失敗的生態池與外來入侵種的種源中心(下)
{###_poin8888/15/1671369128.jpg_###}

最近在新竹市區閒晃時,看見一個污水處理生態池,發現他與台大生態池與農場旁水溝的植物相似度有80%相似度,這才驚覺原來台灣的生態池都是這麼搞的。
台灣所謂的生態池,好像只是以生態工法為手段的污水處理池,將污水導入池中,借由水生植物吸收降解部份毒素後,再將水排入水溝。所選擇的植物當然以水生植物為原則,原生或外來就不見得是設計或執行者的考慮重點了;所以,或許現在多數的生態池都稱自然降解池比較適合。

上次還是有許多植物沒介紹完,這次就一次把他貼完。

有美人腿之稱的筊白筍。
{###_poin8888/15/1671369129.jpg_###}

這可不是牽牛花喔,他可是與牽牛花同科的空心菜,番薯也是旋花科的,所以花都很像。對了,番薯是外來植物,芋仔才是本土的物種。
{###_poin8888/15/1671369174.jpg_###}

稀有植物大安水簑衣,現在到處都有種。
{###_poin8888/15/1671369130.jpg_###}

{###_poin8888/15/1671369132.jpg_###}

光冠水菊在南太平洋、紐澳及北美已造成當地原生水生植物及水庫的重大威脅,但因其為良好的蜜源植物,所以在台灣還有許多傻傻的單位仍在推廣栽植。
{###_poin8888/15/1671369145.jpg_###}

{###_poin8888/15/1671369176.jpg_###}

多葉水蜈蚣
{###_poin8888/15/1671369147.jpg_###}

木賊
{###_poin8888/15/1671369156.jpg_###}

{###_poin8888/15/1671369175.jpg_###}

三白草
{###_poin8888/15/1671369154.jpg_###}

這可能是水燭,他跟香蒲的差別在雄花序與雌花序並不相連。
{###_poin8888/15/1671369133.jpg_###}

這才是香蒲,上面是雄花序,下半部是雌花序,兩花序相接;這張是別處拍的。
{###_poin8888/15/1671369126.jpg_###}

據說是荷蘭人雜交的某種水簑衣,不會開花(這是林春吉說的)。
{###_poin8888/15/1671369168.jpg_###}

毛葉腎蕨
{###_poin8888/15/1671369138.jpg_###}

垂花水竹芋
{###_poin8888/15/1671369158.jpg_###}

{###_poin8888/15/1671369159.jpg_###}

{###_poin8888/15/1671369177.jpg_###}

水竹芋
{###_poin8888/15/1671369162.jpg_###}

{###_poin8888/15/1671369163.jpg_###}

{###_poin8888/15/1671369178.jpg_###}

黃花藺
{###_poin8888/15/1671369127.jpg_###}

水金英
{###_poin8888/15/1671369179.jpg_###}

銅錢草
{###_poin8888/15/1671369148.jpg_###}

大萍
{###_poin8888/15/1671369164.jpg_###}

人厭槐葉萍
{###_poin8888/15/1671369165.jpg_###}

可能是絲帶水蘭,林春吉說是披針葉慈姑,可我google不到他
{###_poin8888/15/1671369143.jpg_###}

{###_poin8888/15/1671369144.jpg_###}

{###_poin8888/15/1671369160.jpg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gercsia3 的頭像
tigercsia3

獵豹財務長郭恭克部落格(JaguarCSIA)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禁止留言
  • box131217
  • ..人厭槐葉萍..
    植物名如此..是它的外貌嗎?
  • lin091955
  • 感恩
  • u2288
  • 原來空心菜會開花..感謝分享.
  • Dondrup
  • 自然降解池,原來如此。
    用心不同,成就出的樣貌也就難逃山客大的法眼了。
    向豹大、教授和tivo大學習财報的研讀也好這麼仔細明辨其訊息的性質才行。


    番薯和芋頭的釐清有趣兒!
    顧名思義蕃薯自然是外來種,
    偏偏常日裡鄉下田地上蹲下一挖便是一籃,
    天生成的隨手蹴就,
    再弄熟了,暖和大夥兒的胃,
    土陶碗裡尋常百姓的甜點能帶出親友難得聚首的幸福滋味,
    一時間誰竟能興起鑑往的慧思!
    再說,過日子罷了,
    小戶人家城裡鄉下一樣過,
    哪裡懂得柴米油鹽之外!
    豈知,
    如今竟都成了傷心事兒。。。
    節日裡倒仍有聚的緣分,
    也就是各自吃著,一時都覺出冷清了,過不去了,再一陣胡混...
    終究是欲親反疏...
    多年的積累並非一朝,
    長此以往,
    有時想想自個兒無論如何來日也有個終了之時,
    到那時捨不捨得還能由得我!?
    罷了...罷了...
    眼前能好一日就是一日,
    總算一塲。
    我就認這個了。

    .....
    話說回頭罷,
    可喜我還是個好吃的,
    這點,貧賤富貴不能移,
    番薯好!芋頭好!
    掺點兒冰糖清煮甜而不膩,
    就是招待賓客的點心;
    有時兩味置一鍋熬,
    色香味更豐富些,
    怎麼都能讓人感到滿足!


    投資的習學有腳耕記實一路同行真好!
    謝謝山客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