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洛山磯校區孔子銅像



重點及短評:

「中國大陸去年12月貿易順差降至130.8億美元,比11月減少98億美元,是八個月來最低紀錄且遠低於外界預期,可望使大陸國家主席胡錦濤下周訪問美國時,在人民幣議題上有更多討價還價的籌碼。

12月進口金額為1,411億美元,年增率25.6%,小幅超越經濟學家預期的24.9%;同期出口金額為1,542億美元,年增率為17.9%,低於外界一般預期的23.3%。

若以2010年全年計算,大陸去年貿易順差為1,831億美元,不僅是連續第二年降低,而且遠低於大陸在金融海嘯前,在2008年創下近3,000億美元的最高年度紀錄。」


1.中國自行公佈之數字往往跟國外貿易對手國公佈的數字有落差,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下周即將訪問美國,或許統計單位也想盡一點努力吧?

2.全年貿易順差仍高達1831億,這仍是一個天文數字,以中國人民幣於2009 ~2010年對美元的升值幅度而言,在新興工業國之中,幾乎是最小的,但貿易順差卻是最高的,你認為人民幣匯率的升值壓力會因為一個月的貿易順差下降而舒緩嗎?不要想得太天真了。

3.中國內部通貨澎脹壓力已越來越大,加上農產食品類價格飆漲,長期壓抑人民幣匯率對其負面效應,極可能於2011年開始明顯浮現,中國勢必要在物價穩定及人民幣升值之間做出選擇,人民幣最終仍將反應國際經濟現狀而逐步升值。



《相關新聞報導》

陸貿易順差 上月驟降

中國大陸去年12月貿易順差降至130.8億美元,比11月減少98億美元,是八個月來最低紀錄且遠低於外界預期,可望使大陸國家主席胡錦濤下周訪問美國時,在人民幣議題上有更多討價還價的籌碼。

 

經濟日報/提供

大陸12月進口與出口雙雙創下歷來最高金額,且單月貿易總額首次突破2,900億美元,外資認為,中共官方平衡貿易發展的政策開始見效,因進口與出口均呈現一定的成長力度,且內需經濟的復甦無虞。

路透與彭博資訊報導,大陸海關總署昨(10)日公布,12月進口金額為1,411億美元,年增率25.6%,小幅超越經濟學家預期的24.9%;同期出口金額為1,542億美元,年增率為17.9%,低於外界一般預期的23.3%。

若以2010年全年計算,大陸去年貿易順差為1,831億美元,不僅是連續第二年降低,而且遠低於大陸在金融海嘯前,在2008年創下近3,000億美元的最高年度紀錄。

大陸國泰君安證券總體經濟分析師王虎說:「這可能降低人民幣升值壓力,並且消除中央銀行立即採取緊縮政策的部分壓力。」

滙豐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屈宏斌指出,中共官方設法將貿易順差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的比重,從2007年逾11%的高峰,降低至去年的3%左右。

他說:「中國已經重新平衡貿易順差,減低人民幣加速升值的理由。」

報導指出,這項消息不見得能夠完全消除美國行政及立法部門對人民幣升值的呼聲,大陸海關統計顯示,除了部分重型機械及農產品,美國出口貨品在促成去年大陸進口成長中的比重不高。

統計也顯示,2010全年中國大陸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反而增加26%,達到1,810億美元,這只會使揚言再度對中國大陸祭出嚴格立法的部分美國國會議員,態度更為強硬。

道瓊社報導,瑞銀證券中國經濟研究主管汪濤認為,去年大陸貿易順差得以降低,幾乎完全是因為進口物價增高,而2011年不會再有這個幸運因素加持。

【2011/01/11 經濟日報】

全球貨幣競貶 將爆貿易戰


巴西財政部長蒙迪嘉(Guido Mantega)接受金融時報專訪時指出,巴西已準備好阻升本國幣里爾的措施,並警告由於中國、美國等操控本國幣匯價,一場「貿易戰爭」即將成形。

蒙迪嘉將在20國集團(G20)會議上提出相關議題,並將遊說世界貿易組織(WTO)把操縱匯率定義成某種補貼出口的含蓄性形式,只不過外界咸認在中國擁有WTO否決權的情況下,想改變任何涉及匯率的規範並不容易。這是蒙迪嘉自巴西總統羅塞芙(Dilma Rousseff)1日上台以來首次接受專訪。

2006年出任財長至今的蒙迪嘉,9月拋出「貨幣戰爭」一詞,指控各國競貶本幣匯價來提振出口,隨後便開始針對外資在巴西的投資組合採取管制措施,以抑制里爾兌美元的升值趨勢。過去兩年來,里爾兌美元升幅累計達39%。

蒙迪嘉指出,巴西去年把管制重心放在現貨市場,如今將轉向被認定是推升里爾匯價主力的期貨市場,「未來將在期貨市場推出更多措施」。

而據彭博報導,巴西官方公報10日發布一項去年9月17日的決議內容指出,管理主權財富基金的巴西財政部可能與央行簽訂協議,在現貨和期貨市場開放貨幣交易。巴西政府將允許主權財富金交易貨幣衍生性商品,顯示羅塞芙政府已準備好採取更多措施抑制里爾升值。

巴西、智利和秘魯上周不約而同表示要捍衛本國幣。

巴西央行6日要求本國銀行須對美元空頭部位提列準備金;智利宣布將在外匯市場買進120億美元阻升披索;秘魯則將延長銀行對海外分支機構的準備金規定,以平抑索爾的波動。

南美洲干預本幣升勢的行動,使得如何控管投資資金流動的議題引發各界關切。國際貨幣基金(IMF)上周曾說,全球需要一套法則來管理控制資本的手段。

蒙迪嘉特別點名中國和美國是操控匯率的兩大主力。他說,巴西與美國間的貿易,已由過去一年約150億美元貿易順差,變成一年約60億美元的貿易逆差,主因是美國為提振經濟採取所謂的寬鬆貨幣政策。

此外,中國人民幣匯價被低估也扭曲了全球貿易。蒙迪嘉說:「我們與中國有很好的貿易關係,但還是有些問題,我們當然樂見人民幣升值。」

【2011/01/11 經濟日報】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