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點及短評》
「日前中鋼開出的7、8月盤價,熱軋價格直逼每公噸490美元,但中鋼第二季外銷熱軋每公噸400美元最近交貨;外銷低價、內銷高價的現象,引起下游譁然,出現十年來最大反彈。部分鋼廠更要發動到中鋼圍廠;一家中鋼的大客戶直言,「當中鋼的客戶實在很衰」。」

中鋼最近兩季或許賠怕了,否則怎會發生「外低內高」的報價?


「中鋼要是誤以為在股市起漲後,景氣就要來了,這種把資金面所堆砌起來的泡沫行情,當作是真正的實質需求轉強,就真是要命的錯誤認知。雖然近來原油價格在漲,但鋼鐵市場與石化產業情況完全不同;對石化產業而言,中國大陸產能不足,而下游需求所受金融海嘯衝擊也相對較小;反觀鋼鐵市場,基本上已是超額供給超很大,再加上其最重要的下游產業,汽車及機械業在此次海嘯受創最重,要以鋼鐵與其他原物料來類比,恐將誤導;若真能類比,中國中鋼協又何必堅持鐵粉礦需降價四到五成?中鋼又何必急著超低價出口清庫存?」

最新的鐵礦砂價格約下降30%,但中國仍努力在向巴西礦砂供應商爭取至少降價40%。由此可見,國際礦砂行情仍未見回春,產業的能見度可能依舊不高。


《相關新聞報導》
殺雞未必能取卵

日前中鋼開出的7、8月盤價,熱軋價格直逼每公噸490美元,但中鋼第二季外銷熱軋每公噸400美元最近交貨;外銷低價、內銷高價的現象,引起下游譁然,出現十年來最大反彈。部分鋼廠更要發動到中鋼圍廠;一家中鋼的大客戶直言,「當中鋼的客戶實在很衰」。

這跟我們所認知的所謂中鋼優良的上下游群聚,實在落差很大,過去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上下游生命共同體的情誼,也似乎只能追憶;而這樣的情形,對照政府的三挺政策,感覺起來也特別諷刺。

中鋼的說法先是:從去年第四季到今年5月都賠錢,不能繼續虧損下去,否則無法對股東交代;後又說中國大陸寶鋼所開出的內銷盤價也在漲,平均漲幅甚至達到10%。問題是,中國大陸之所以漲的理由是,中國大陸的中國鋼鐵協會與世界三大礦場的談判陷入膠著,中鋼協一直希望談到的價格是下降40%~50%的幅度,但之前鐵粉礦廠必和必拓與力拓所開出的降價幅度為33%,不為中鋼協接受,也因此中國大陸鋼鐵廠所開出的盤價,有試水溫的意味,並非認定未來鋼價就能扶搖直上。

但不管中國大陸開出盤價如何,中國大陸鋼廠在其原料價格的取得上正積極努力,而中國大陸鋼鐵市場基本上,也非獨家壟斷,價格的訂定自有其下游接受度的考量。反觀仍獨占國內市場的中鋼,請問近來做了什麼努力?首先是在確定台塑鋼鐵放棄台灣基地赴越南後,中鋼透過參股台鋼,想的就是如何鞏固其國內獨占地位;另外,就是把去年底以來的一大堆庫存,以超低價格賣到國外,然後才想要從第三季提高國內售價來彌補虧損;更差勁的是,據媒體報載,中鋼還要求日韓鋼廠不要到台灣破壞行情,以致國內業者買不到低價鋼料。這真是過去我們所認知的國營企業模範生?

中鋼要是誤以為在股市起漲後,景氣就要來了,這種把資金面所堆砌起來的泡沫行情,當作是真正的實質需求轉強,就真是要命的錯誤認知。雖然近來原油價格在漲,但鋼鐵市場與石化產業情況完全不同;對石化產業而言,中國大陸產能不足,而下游需求所受金融海嘯衝擊也相對較小;反觀鋼鐵市場,基本上已是超額供給超很大,再加上其最重要的下游產業,汽車及機械業在此次海嘯受創最重,要以鋼鐵與其他原物料來類比,恐將誤導;若真能類比,中國中鋼協又何必堅持鐵粉礦需降價四到五成?中鋼又何必急著超低價出口清庫存?

再說台灣金屬產業鏈中,過去中鋼的確扮演著台灣金屬產業母雞帶小雞的角色,台灣金屬相關產業也因此在國際競爭上,有其一定的優勢,這樣禍福相依的體系,不一定所有人都能了解;倘若中鋼的決策者,對此產業一無所知,但聽從專業經理人的意見,也就罷了,過去林文淵顯是如此。但現在,倘若決策者只關心中鋼自身的短期損益,只想著如何殺國內的小雞取卵,來弭平短期虧損,那真是國內金屬產業災難的開始。

而這樣的作法也未必能夠如願;下游廠商在國內外低價購料都受阻的情形下,減產似乎是不得不的作法;但國外下游廠商卻可拿得到較便宜的原料,產能一減一增,因此短期間,中鋼可能因為下游的減產使庫存增加而未蒙其利,而台灣金屬產業說不定也因此被洗牌出局,演變成中鋼與下游產業雙輸的局面。

更糟的是,未來全球鋼廠不斷地整併下,中鋼對外競爭的利基在哪裡?倘若,對外競爭有限,只能靠國內獨占利益存活,那麼,套句前引業者的話,「當中鋼的客戶實在很衰!」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