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LA Santa Barbara Church











葛洛斯專欄/美危機核心不是債務 是經濟
 

過去幾天的歐巴馬總統似乎成了債券市場專家,他在8日稱頌美國是AAA國家,而且不管債信評等機構怎麼說,永遠是AAA國。美國公債立即報以熱烈漲聲,價格勁揚,殖利率跌至周期的低點。遺憾的是,漲聲面對的現實卻是一個債務沈重且財力不足以提振需求的AA+國家,成長日漸遲緩,甚至可能再度陷入衰退。

政治人物和投資人都必須明辨因與果,以及病因與病徵。華府過去幾個月的運作都基於一個假設,即美國和歐元區都面對一場必須藉短期削減支出來解決的債務危機。

增加收入可能是解決辦法之一,但必須搭配不成比例的削減支出(例如每1美元增稅,搭配3或4美元減支)—這個前提是假設市場與經濟成長從根本上需要財政緊縮措施,就像過去數十年國際貨幣基金(IMF)在新興市場的作法。共識是,我們必須像1980年代的阿根廷、巴西和墨西哥,藉削減支出、降低赤字來勒緊腰帶,然後經濟成長就會隨之而來。

但儘管我們的債務危機是真實的,而且未來幾年還會擴增為天文數字,但債務不是病因,而是病徵。簡單的說,總需求不足,或消費和投資不足,才是病因。債務只是政府與民間市場錯誤的藥方養大的病徵。過去數十年來,美國和全球市場的競爭者一直面對總需求不足的問題,而隨著槓桿操作的萬靈丹效力逐漸耗竭,現在才終於清醒過來。這種可能致命的資本主義疾病,是幾種長期現象造成的結果:

(1)人口老化。嬰兒潮世代接近退休年齡,支出相對於年輕一代開始減少。

(2)全球化。來自亞洲和其他國家的20億勞動人口,搶走已開發市場訓練不足、40幾歲人口的就業與所得。

(3)科技創新。機器與機器人取代勞力,為企業創造獲利,卻導致薪資降低。

債務危機的頂點過後,緊縮支出措施長期抑制成長的影響勢必開始顯現。信用卡額度用盡而無法繼續支出,意味我們已達到市場機制強迫我們去槓桿的極限。不過,危機的核心不是債務,而是全球性的總需求不足。隨著世界各國競相採取鼓勵人民就業的措施,決策者也紛紛降低利率和延緩政府、企業和家庭的違約,以提供喘息空間。

然而就財政來說,立即採取反凱因斯的財政平衡,形同對任何一息尚存的需求再束緊套索。華府為舉債上限爭論不休,忽略了創造就業,是基於對平衡財政可以創造平衡經濟的錯誤信念。平衡財務不會創造平衡經濟。

總統與國會必須認清,一個AA+國家若想保住AA+評級,短期必須專注於成長,而非減債。

我們有債務問題,但根本上這是總需求危機。凱因斯如果活在21世紀一定會看出這一點,並發出警告,指出死守財政觀點的決策者,將引導我們走向衰退和重蹈慘澹的1930年代,而不是一個低成長、但生機依舊盎然的21世紀美國經濟。

(作者Bill Gross是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共同投資長)

【2011/08/12 經濟日報】





→如你/妳看完這篇文章後,覺得是篇好文的話,麻煩你/妳在右下方按一下「推」哦!
 你/妳的一個小動作,都是鼓勵版主創作的動力哦!


★點選以下圖片即可訂購去~         
      
 
鉅豐烈豹財經網  鉅豐烈豹財經網 鉅豐烈豹財經網
 鉅豐烈豹財經網  鉅豐烈豹財經網 鉅豐烈豹財經網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