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張(熱鍵:c)




作者
   喬.卡蘭

ISBN
     9789862722824     

出版日
     2012年12月08日

出版社
   商周出版

書籍簡介
 

內文:
葛拉漢在《智慧型股票投資人》(The Intelligent Investor)的最後一章寫道:「投資最高境界的智慧,就是將它視為事業經營。」巴菲特形容這句鏗鏘有力的嘉言語錄,是「關於投資最重要的一句座右銘。」事實上,這句話隱含了葛拉漢、巴菲特、孟格、魯安、許羅斯、布蘭帝、卡恩,以及其他名人藉以致富的投資選股架構。除了安全邊際和「市場先生」,這個概念是康寧漢所謂「葛拉漢的基本觀念是價格與價值為兩回事」的另一個重要層面。

當幾乎所有市場參與者都是根據短線股價上漲或下跌的預測而做出投資決策時,葛拉漢是以一個潛在買方的心態,去檢視股票背後所代表公司的整個經營情形。從這個角度,葛拉漢關心的是股票發行公司在損益表與資產負債表反映出來的「價值」。只有在確定該股票的價值後,他才會去看目前的股價,決定採取什麼行動(即買進、賣出或繼續持有)是最有利的作法。假設,當葛拉漢認為以那個價格買下整個企業合理時,他才會考慮以有利的價格買進一些持股來擁有部分經營權。同樣地,準備賣出股票時,決策的重點就在整個企業的價值相對於目前的市價。

就在葛拉漢首度將此觀念應用在自己的投資至少九十年後,這種企業經營的典範仍持續在定義價值投資法。就像道西這個年輕一代的價值投資人楷模告訴我的:對我來說,班傑明‧葛拉漢的核心思維,就是把股票視為企業經營的一部分,這麼一來,你就能保持將注意力放在企業產生的現金及其資產負債表,而不是市場上其他投資人的意見。從葛拉漢的年代以來,這個觀念的重要性至今從來沒有改變。

換句話說,與其在看A公司股票時,只因為有人認為這檔股票下個禮拜「可能會有動作」而猶豫是否要「買進一些持股」,葛拉漢認為比較好的作法,應該是去假設,如果你身為企業主,是否願意把A公司整個買下來。這樣的觀點是非常有效的篩選機制,因為它強迫投資人更關注公司的損益表及資產負債表,而不是股價線圖。此外,雖然考慮是否要買下默克(Merck,現在的市值是一千○一十三億美元)、可口可樂(現在的市值是一千五百二十億美元)、谷歌(現在的市值是一千八百八十四億美元)這種大企業的全數股份,似乎是天馬行空的想法,但它對於保守的投資人來說,實際上是無價的思考流程。以下的例子可以幫助我們說明這個原則。

賴瑞是你認識的一個朋友,他擁有一家獨立經營的汽車廠超過二十年。現在他想以四萬美元的投資本金,把百分之十的股權賣給你。作為一個精明的生意人,在你將辛苦掙來的四萬美元砸下去之前,絕對不想只聽到賴瑞滿懷信心地向你保證他的事業有多「出色」而已。你還會想詳細了解這家車廠過去幾年的獲利情形(即損益表資訊),可能也會有興趣知道他的資產價值以及公司目前有多少負債(即資產負債表資訊)。因此,即便你並不想買下賴瑞的整個車廠,但你有可能會從這個角度考慮。如果目前經濟情況處於有利位置,你知道買進部分持股是值得考慮的。相反地,如果買下整個車廠很可能會賠錢,那麼你會考慮下修買進的股份至百分之十。

面對可能要拿出四萬美元投資賴瑞的汽車廠時,大部分的人可能會深入研究這種私人企業的過去獲利及資金狀況。但是,同樣的這一群人,很多人會只因為一個電視節目三十秒廣告的買進建議、朋友轉寄的電子郵件(有時原始出處也是來自股票炒手),或最糟糕的只是「憑直覺」,就拿出一千美元這麼大一筆錢去投資上市公司。不管是葛拉漢、巴菲特,或其他信奉價值投資法的百萬富翁和億萬富豪,都不是靠這麼薄弱的藉口而投資致富的。

相反地,無論是購買一家公司百分之一的股份(就像巴菲特和孟格的波克夏公司,最近幾十年就執行過好幾次這類交易)或百分之百的股權,最重要的是,這些投資人視自己為企業經營者,並且以企業主的思維分析潛在的投資機會。就像史威格在二○○三年版本的《智慧型股票投資人》寫道,一流的價值投資人「在心態上,他們買的永遠是企業經營權,而不是股票。」接著他又提到:「不論是買進一家公司全數或小額股份,他們的態度都是一樣的。」換句話說,真正的價值投資人,會透過同樣完整的企業分析──大部分的人用來評估像賴瑞汽車廠這種私人企業投資案的仔細程度──審慎評估目前是否為買進部分默克持股的適當時機。當然,這就是為什麼「多數人」的投資紀錄,遠遠不如全心投入的價值投資人那樣成功的主要理由。

我要購買   我要購買      我要購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gercsia3 的頭像
tigercsia3

獵豹財務長郭恭克部落格(JaguarCSIA)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