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es Investor Relation Really Matter?

 

 

投資人關係重要嗎?

 

 

    傳統的投資人關係,就是找一些可愛的小弟弟、小妹妹用親切的笑容,甜美的聲音,幫投資人辦理手續分送紀念品,大概就功德圓滿了。高科技產業也就依樣畫葫蘆,豈不是又輕鬆又愉快而且皆大歡喜嗎! 

 

     那麼為什麼有許多公司要發大錢,請來國外著名的投資銀行總經理、財金博士、華頓學院等高階人才來當投資人關係主管,豈不是太浪費了,這些人可都不是省油的燈喔!個個都是百萬美元的身價呢!

      以目前外資持股約占台股市值的23%,高科技公司更高達30%-70%,能獲得外資法人的青睞,對於公司資本的穩定及發展有相當大的助益,對於價值的提昇更有不可抹煞的功效,例如某公司因為找到了一個非常英俊的先生,經過財政工程的重整,在短短的兩年市值由600多億提昇至1800億,這樣的功效證明投資人關係確實是一個值得好好經營的單位,花費不多卻能提昇公司的數倍價值。投資報酬率高,支出成本低,附加價值高,是公司在研究開發及產品拓銷之外,最值得投資的單位。  

 

     我們以股東價值的眼光,來看公司價值的驅動因子,公司三大價值驅動因子分別是成長率、資金成本、資本報酬率,成長率及資本報酬率均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及設備的大量投資,而降低資金成本,儘須少數的人力及資金即可獲得鉅大的回饋,因此,是最值得投資的單位。  

 

      假設投資人關係處,吸引10億美元的投資,那麼公司將可節省約5億台幣的利息知出,公司得到投資的能量,資源的溢助,更可得到牽制對手的戰略,其有形無形的利益約略10億台幣,對於高科技產業,如半導體產業資本投資高,市場變化快,營運成本高的特性更有如虎添翼的效果,確實是值得投資並且用心來發展的單位。 

 

      日本的半導體名人川西 剛先生曾經說:『半導體產業最重要的是現金流量的管理,因為半導體產業維持繼續生產的費用比投資成本還要高。』

 因此,半導體產業除了營運所產生的現金流量,更進一步必須經由募集資金來維持產業技術更新,以及強化競爭力,以半導體產業著名的摩爾定律,每18個月價格降低一半,產品功能增加一倍,半導體產業不斷地投資研發,是一個無法規避的道路,如何運用財務工程規劃投資策略及投資時間點,就是半導體產業優勝劣敗的關鍵因素。  

 

半導體產業由於資金需求高,產業需要高專業技術,因此須要專業分析師的分析報告,如果投資關係人能確實的向投資人分析公司的經營策略,內在價值,現金股利政策等公司價值,使公司的價值合理的反映在股價上,強化公司的競爭優勢,降低資金成本,提昇公司形象,難怪tsmc mtk delta 肯發功夫來做投資人關係,特別設立投資人關係處,來處理投資人關係。以台達為例:  

 

台達電遇到海英俊,彷彿是麗質天生但原本不諳打扮的女孩,遇上一流的造型化妝師,立刻風華四射  

 

2年來,台達電市值從6百多億元,暴漲3倍至今超過18百億元,近日台達電的股價更衝上暌違5年的百元大關。兩年前接下實際營運棒子的執行長海英俊,以過去在外資金融圈豐富的資歷與長才,確實擦亮了台達電的老字號招牌。  

 

其實台達電的經營體質一向良好,只是鄭崇華工程師背景的性格一向是多做、少說,讓外界總覺得不易瞭解,也缺乏市場題材。一位資深媒體記者就說,以前參加台達電的法說會「很容易睡著」,營運數字揭露的少,涉及客戶的不提,甚至關於景氣預測,也總是低調的說「不清楚」。  

 

但是深諳市場需求的海英俊來台達電之後,逐步改變了這個情況。台達電開始積極舉辦法說會,對於媒體、法人、投資人都樂於做更多溝通。在人資與公共關係上,他從飛利浦、台積電找來經驗豐富的能手倪匯鍾、周志宏,一同建立起更專業的人事制度與對外溝通。  

 

海英俊自己每年也經常飛奔新加坡、香港等地,向外資做報告,「希望外資比例提高,外資要求多,對公司是正面的幫助。」。他的努力沒有白費,現在,台達電的外資持股比例高達7成,是最受外資青睞的台股之一。  

 

海英俊也發揮自己的財務專長,從擔任投資長起就積極整理轉投資事業,撤出在半導體的投資,讓台達電的事業架構更為清晰。   

 

以光寶為例,看看優秀的投資關係人如何為公司帶來巨大的影響力:

 

 

前荷銀、光華投信投資長、現任光寶科技財務長的林群,是一位優秀的IR(投資關係人員),不僅要提供資訊給外資法人,化解他們對公司的疑慮,更重要的是要想辦法從他們的腦袋中挖到寶,找到公司需要的資訊,這才是厲害的IR。

剛接任光寶財務長時,一天最多排了十七場小型法說會,將光寶介紹給國內外法人產業分析師及基金經理人。即使到現在,每年的三月及九月所謂的旺季,林群每天仍有四、五場法人拜會,平均一個月就會見到一百多位分析師及投信基金代表,接見法人已成為他工作的一部分。三年來,光寶的外資持股更從一四%增加到四四%,大增約為新台幣二六○億元,林群功不可沒。

再看看聯電劉啟東的例子: 在企業裡,曹興誠信任他;走進國際金融市場,全球最有錢的三十大外資法人都相信他。多次的年度票選中,劉啟東同時獲選為亞洲區最佳科技分析師、台灣最佳分析師的雙料冠軍。在他開始為聯電代言後,聯電的資訊透明度大幅提升,外資也跟著對聯電更有信心,外資法人持有聯電股票的張數與比率,由二○○一年的一五%一路最高升到二○○三年的三八%。 

 

以最近的例子來看傳產股王一路從近300元被拽到將近腰斬,市值跌了一半,如啞巴死了小孩有苦無處說,其實傳產股王不用與狼共舞,善用IR將自己的Intangible Asset, DCF 大方的說出來,市場上高手如雲,識貨的人多著呢

何必讓人牽著走呢?

 

Effective investor communication can help Align the market price of company’s shares with the company’s intrinsic value.

 

If a company’s stock price exceeds its intrinsic value, it will eventually decline as the company’s performance becomes evident to the market. Too high a share price also may encourage managers to support the share price by adopting short-term strategies, such as deferring investments or maintenance cost that will lower long-term value creation. Then, when the share price declines, employee morale suffers, and management must face a concerned board of directors who may not understand why it fell. Conversely, too low a share price has drawbacks, including takeover threat, the unattractiveness of using shares for acquisitions, and possibly demoralized managers and employees.

 

Does Investor Relation Really Matter?

 

 

投資人關係重要嗎?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