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三個案例,節錄至【商業周刊】1044期,第134頁到138頁。

案例一:做足功課搭轎,摔得更重
我會看公司營收狀況、技術線型,也會看法人籌碼和融資進出狀況,更會選擇強勢股切入。所以七月底,當大盤從九千八百點跌下來時,我發現一檔IC設計股旺玖,當大盤大跌好幾百點時,居然還維持強勢,因此開始買進,還把全部的錢都壓在這檔股票,將近一百萬,結果被慘套,現在更一路跌到四十多塊,我內心超煎熬,每天都很難過。

進場前,我已觀察這檔股票好幾個月,它在五十七塊跟七十塊之間來回震盪,而且我觀察這檔股票,幾乎都故意把收盤價拉高,感覺有人護盤。而且該公司第三季財報公布,稅後淨利更比第二季大增1.68倍,這樣的好成績,為什麼還會每天跌停?我真不懂。

有人說這檔股票融資很高,但我觀察,當股價前一波從九十塊跌到六十塊,一般融資早就斷頭,但它卻沒有大幅減少,所以我相信這是主力自己融資,既然他這麼看好,我當然要乘機搭轎,但沒想到轎沒搭成,只有住進價格越來越便宜的套房。

剛跌破五十五塊時,我曾想過要停損,但怕是假破底,只好繼續攤平,沒想到越攤越平,最後股價連續好幾天都開盤就跌停躺平,唯一自我安慰的是,每天損失的金額越來越少。

後來十月份營收公布,才知道比去年衰退了32%,但又能怎樣,我成本那麼高,根本就賣不下手。更難過的是,家人跟朋友聽我「讒言」,跟著買進不少,現在是家不敢回,朋友不敢去找,深怕被人家問起。唉!學會看財報和技術面,又能保證什麼?


案例二:賭比價行情,成最後老鼠
我手頭上有二十多支股票,帳面價值大約也有一百多萬,不過好笑的是,一半以上都是套住的,其中套最深的是漢磊這檔。
年初我買(漢磊)在二十七塊左右,後來一路抱到五十塊左右賣掉,結果它十月中回跌到當初進場點三十塊附近時,雖然當時大盤在跌,但我看到另外一檔IC設計股義隆電又開始漲,我想漢磊也跌這麼多了,要賺個比價行情應當不難,又跳進去買,結果又套住。
看它每天跌都很心痛,同時看到投信又在拚命殺股票,我原本以為投信賣那麼多,賣壓應該會減輕,沒想到十一月份因為全球股災,投信更是大幅賣出,賣得我每天都很心痛,最後我也就往下「加減賣」,認賠賣在二十三塊。
我挑股票除了聽朋友講,晚上也會看股市節目,我筆記做得很好,老師講哪個產業、哪支股票,我都會記下來然後追蹤,每天記錄法人買賣,因為我是小散戶,要注意法人買賣的方向,但如果晚上沒有空閒時間看,我一定早上開盤時看一下。
唉!當時我忽略自己每天看電腦時,就已經看到這波買最多的外資、投信也天天在賣,而像螞蟻雄兵的散戶融資卻是每天增加,功課真是白做了!


案例三:投機不成,全家長住套房
今年六月份時,我常看到電視新聞報導說股市要上萬點了,有一波資金行情,我想說,我不貪心,只打算賺個10%就走人。我挑了今年最沒漲的DRAM股茂德,認為應該有補漲行情。
當時我就把手邊約八十萬的資金,先在十四塊多時,買個二十張;到了八月初全球股災,有朋友告訴我,撤出的資金一定會找那些股價最便宜的進駐,因為風險最低。所以,我又從十三塊分批往下分別買進茂德,加上又參與配息,我想說成本又降低了。但我後來才曉得,股價要能上漲將公司配發的股息回補,才算真正賺到,只要股價又跌,我等於是賠錢,真是天真如我。
我買進時,並沒有注意到當時DRAM產品價格已經開始走跌,也沒想到許多檔DRAM股股價已經半年多都沒創新高,根本就是弱勢股,一旦大盤走跌,就會面臨法人因為資金要留在強勢股上,必定會先砍弱勢股。
更可怕的事情是,因為我爸媽還跟著我買,害他們也被套,因為他們買了上千張,這一支股票,害全家都睡不好。


自我檢討(自己也曾面對這樣的問題):
1.沒有停損機制,尤其在股市相對高檔時更危險。在反向操作這本書裡有一段話,個人覺得很有道理:「下了停損單,可以把小賠滾成大賠的可能性消除。因此,每張停損單一執行,都是成功的操作。要是你的投資組合策略消除了大賠的可能性,那麼相對於其他投資人,你便占有很大的優勢。」
2.建議別人買進,增加自己心中的壓力。我目前手中一檔過了停損價仍沒執行停損的個股就是犯了這個毛病。因為怕被朋友唸害他賠錢,而忘記停損比自己面子更重要。或許在自己沒辦法克服這個心理障礙前,不給別人建議是最好的做法。免得害人又害己。
3.至於學會看財報、技術面等等,並不是我的重點,別讓
自己的期望變成決策的依據,才是我進步的來源。誠如豹大及總大所言:「賣出始於買進的理由消失時」
4.當貪慾凌駕理智時,種下禍因;當恐懼摧毀信仰時,苦嚐惡果。尤其當有使用融資時,真是生不如死!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