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文引自經濟日報》

「修理中國」的聲浪在美國喊得震天價響。從Google到人民幣匯率,中國被認為是美國一切問題的根源。不幸的是,這反映了糟糕經濟學與代罪羔羊政治的結合,恐怕非常致命。

政治壓力來自美國勞工的焦慮。經過十多年的實質薪資停滯,加上最近飆高的失業率,美國勞工現在承受前所未有的壓力。於是選民要求答案,而他們得到的回答是,這全都是貿易赤字害的,美國的生產力被轉到外國去了。而華府認為,所謂的中國操縱匯價貢獻了2008到2009美國貿易赤字的39%,所以他們說,修理北京會讓美國工人的日子變好。

失業問題 想找替罪羔羊

不管這看起來多吸引人,卻是基於糟糕經濟學而獲得的結論。2008到2009年間,美國對逾90個國家呈現貿易赤字,這表示美國的問題是「多邊」的貿易赤字。然而,在一些美國知名經濟學家的背書甚至鼓吹下,華府現在想採取的是只針對中國的「雙邊」行動:要不人民幣大幅升值,要不就對中國進口貨課以重稅。

過度消費 才是赤字主因

拿雙邊辦法來對付多邊問題,就好像在沈沒中的鐵達尼號甲板上調整座位。除非拿出解決多邊貿易失衡的辦法,雙邊的干預行動只會讓原本美國對中國的貿易赤字轉移到其他國家。這些「其他國家」很顯然將是生產成本比中國高的地方,結果是讓購買力已經削弱的美國人再受打擊。

如果美國願意好好面對造成鉅額多邊貿易赤字的原因,那狀況會大為改善。美國經濟的核心問題是沒有儲蓄,不是中國。2009年,美國的淨儲蓄率是-2.5%的空前低點。這表示美國必須「進口」其他國家的剩餘儲蓄,然後還要繼續維持貿易赤字來吸引外國資金。也就是說,一個儲蓄不足的國家終會面對多邊的貿易赤字。

沒錯,中國占去美國多邊貿易赤字的最大一塊。但這是因為高成本的美國企業,轉移到中國去尋找低成本替代品。這也顯示美國人偏愛低價、品質愈來愈好的中國製產品。因此,儲蓄不足的美國人,應該要很慶幸還有中國這個貿易夥伴提供便宜商品。

當然中國也不是完全無辜。就像美國,中國外貿有大幅的多邊失衡,不過是以順差的形式出現,變成鉅額外匯存底。作為地球村的一分子,美國有義務解決負儲蓄的問題,而中國也有義務減少超額儲蓄。

但這些是多邊的失衡問題,所以也需要多邊的解決辦法。中國是美國90多個貿易逆差國的其中之一,同樣地,中美貿易也只占中國整體貿易額的12%。用中美雙邊的辦法要來解決多邊失衡的問題,將是個錯誤。

但是某些美國聲譽卓著的經濟學家卻宣稱,人民幣對美元升值不只能讓美國產生100萬個工作,還能為奄奄一息的全球經濟注入生機。作為一個經濟學家,他應該要懂得更多:相對價格的變動是個零合遊戲,這只會重新分配派餅,無法把餅做大。

結構失衡 增加民間儲蓄

對於全球經濟的結構性失衡問題,調整兩個國家貨幣的相對價格不是解藥。我們真正需要的是全球儲蓄的調整。尤其是美國應該減少赤字,增加民間儲蓄,而中國同時必須鼓勵民間消費。

華盛頓拿北京當成代罪羔羊,正讓世界逼進無底深淵。這不會是第一次基於糟糕經濟想法,昧於現實而作出的政治決策。但是這次失策所帶來的後果,將會使2008到2009年的經濟海嘯看來只是浴缸裡的水波。(作者Stephen Roach是摩根士丹利亞洲公司董事長/編譯陳家齊)

【2010/03/31 經濟日報】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