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目前混亂的經濟局勢當中,大家都比平時更需要經濟評論專家們的意見,但我們也發現,

專家們對於未來的看法,經常並不很準確。如果他們是仔細觀察經濟走勢的一群人,

為什麼他們無法預見這波經濟衰退來到,又對金融市場的崩解顯得如此驚訝?


理財雜誌《Money Magazine》專訪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教授Haas商學院教授Philip Tetlock,

他對金融或政治專家的思考模式有深入研究。他不只分析專家們的說法和想法,

還有專家們如何看待與理論矛盾的證據,在判斷錯誤時又有何反應。他把專家們分為兩類,

一種是懂得深刻反省思考、謹慎預測的類型,另一種則是堅持已見、大膽預言的類型。


謹慎型專家的經濟預測較為準確,其原因與他們的學經歷無關,而是取決於他們的思考模式。

他們能夠自我檢討,當出現矛盾證據時願意修改理論,勇於質疑重大的機制,做預測時也較為保守。

但大膽型專家通常都相信某一種願景,喜歡以一種理論解釋所有情況。當大環境符合其願景時,

他們是先知;但很多時候,他們的想法遠遠落後環境。


在預測經濟前景時,如果意圖把簡單的模組套用在複雜的情況,就極容易出錯,

比如「大蕭條再臨」的論調就是一例。而當環境證據改變時,如果專家們妄下結論,

或是無視環境改變,也都會使預測錯誤。


在 Tetlock的研究中更發現,許多專家對經濟預測的準確率並不比亂猜好多少。

甚至還比不上思考合理、充分收集資訊的非專家人士。諷刺的是當某位專家愈有名,

他的經濟預測就愈不準確。


Tetlock 以一個例子說明,複雜計算的預測公式不見得會比隨機預測(比如丟銅板)來得準確。

Tetlock曾和一群耶魯大學學生做過一個實驗,他把老鼠放在T型迷宮中,隨機把餌食放在T字的左邊或右邊。

但這經過設計,餌食出現在左邊的機率為 60%。實驗進行一陣子後,老鼠學聰明了,總是會往左轉,

以期吃到有 60%機會出現的食物。不過耶魯學生們卻試著對食物出現機率做各種複雜的計算和調整,

試圖正確預測每一次餌食出現的位置,結果正確率為 52%,還輸給了老鼠。


既然如此,那麼投資人該如何分辨一位專家的預測可信度? Tetlock建議,如果某些預測看起來非常令人熱血澎湃,

就該冷靜下來自問,其中是否有任何問題?如果愈看不出問題,愈是應該擔心。


除非要求對經濟的預測非常準備,否則大部分專家的預測都「幾乎不可能出錯」。原因?

他們的預測中可以不說明日期和精確數字,如此一來,就能辯稱所謂的道指上看36000、

台股上看24000等等預測不是有問題,只是要多花點時間罷了。


同時,專家們也擅長於編造說辭來解釋自己的錯誤。比如,如果當初能注意到某位專家對二房危機的警告,

今日的金融危機就不會這麼嚴重云云。這種推論其實立論薄弱,因為假設性的語句很難證實是對是錯。


而 Tetlock說,許多專家都沒能預期出這一波經濟衰退,主因是貪婪與傲慢。


貪婪指的是衍生性金融商品的獲利能力。當金融市場一開始接觸如擔保債權憑證 (CDO)的衍生性金融商品時,

必定曾經懷疑過它的不穩定性。但當市場因此而快速賺進大筆財富時,他們也不願深究衍生商品到底還有什麼問題了。


而傲慢指的是產出衍生性金融商品的數學模組。人們太過輕信數學模組的能力,甚至不敢挑戰它,

然後真的以為,連償付都有問題的次級貸款有資格成為投資等級的證券。數學模組不但誤信了大數法則,

也錯估了美國房市出現全國崩盤的可能性。


似乎專家的預測是這麼不可信,但 Tetlock卻說,市場不能沒有這些專家,

因為我們都需要相信自己活在一個可預測的、可掌控的世界。只是,希望專家能準確預測未來,是一件難上加難的事。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