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為網路流傳,非原創者同意不得移作商業用途!)

《獵豹短評》
1.國內金融業之存放比仍處低檔,資金需求不振並無改變,加上消金業務緊縮,爛頭寸早成銀行心中的痛,因此,央行提高指標利率並無法拉高市場放款利率,反而因存款利率被要求配合調升下,一方面,使存款金額上升,另一方面,資金成本再度上揚,將直接壓縮銀行利潤。

2.央行調升官方利率,但市場利率因決定於資金之供需變化,在資金需求並未增加下,提高利率只會提高資金流入金融機構,造成金融機構資金水位進一步提高,使貨幣市場資金之供給提高,市場利率若非央行積極沖銷,要上漲恐怕很難!

《工商時報社論》
2006.09.30  工商時報
央行升息須同步提高沖銷操作利率
工商社論


中央銀行本周四召開第三季理監事會議,決定再升息半碼,重貼現率由二.五%升為二.六二五%。這是民國九十三年十月以來,央行第九次升息。之前各方原預期央行會暫停升息,因稍早美國聯準會並未升息,且國際油價也明顯回跌,國內油價亦反映成本降價兩次,通膨壓力已略見舒緩。

實際上,國內金融機構也希望央行不要再升息,因目前國內錢滿為患,升息違背市場供需原則。且依過去作法,央行升息半碼(○.一二五%)之後,會軟硬兼施要求金融機構跟進升息。但在目前資金供過於求情況下,銀行放款利率易降難升,此使得銀行存放款利差逐季縮小,利潤也遭嚴重侵蝕。如果銀行基於利潤考慮,抗拒央行要求,未調升存款利率,央行可能先口頭警告;如果銀行仍頑抗,央行在沖銷操作發行定期存單回收資金時,就會把該行排除在名單之外,使其手頭資金無處可去,被資金「淹死」,下場一樣很悲慘。據金融界人士估計,過去幾年若央行每次升息半碼,一家中小型規模銀行,每月利潤將減少約一千萬。央行升息九次,估計此一規模的銀行,每月利潤減少約一億,一整年下來利潤減少逾十億。這是近年銀行經營者的心頭之痛。但面對央行強勢作為,各銀行經營者卻「敢怒不敢言」。


央行在九十三年十月開始升息後,即採前述作法。我們一年前曾發表社論,指出央行貼放利率已與市場利率嚴重脫節,這是很不正常現象,也損害央行信譽。主要原因是,我國近十年來資金明顯供過於求,銀行為放不出去的爛頭寸所苦,並不需要向央行借錢、融通。因而央行每季鄭重召開理監事會,調整的央行利率(包括重貼現率、擔保放款及短期融通利率),可說「形同虛設」。反而是央行為回收市場游資,發行的定存單利率高低,才真正具關鍵影響力。一般銀行為消化貸不出資金,除購買央行定存單外,只好在市場拆借出去,也因此銀行間拆款利率至關重要。但此二者(即央行定存單發行利率及銀行間拆款利率),在央行貨幣政策聲明中,並未明確定討論,訂出目標值或範圍。也就是說,央行說的是一套(即重貼現率),但做的是另一套(即央行定存單發行利率),兩者之間落差很大。

舉例言,在此波升息之前的民國九十三年第三季,央行重貼現率為一.三七五%,央行定存單發行利率約一.○五%,銀行間拆款利率亦約一.○五%。當時本國一般銀行存款加權平均利率約一.一四%,放款加權平均利率約三.四三%,存放利差約二.三%,利率結構較為正常。至今年七月,央行重貼現率升為二.五%,央行定存單發行利率為一.六%,銀行間拆款利率約一.五九%。今年第二季本國一般銀行加權平均存款利率為一.四六%,平均放款利率不升反降至三.四%,存放利差進一步縮小到一.九四%。

前述數據顯示:(一)近二年央行定存單發行利率升幅約○.五五%,僅為重貼現率升幅的一半,兩者呈巨大落差。(二)近二年銀行平均存款利率升幅約○.三二%,僅重貼現率升幅的三分之一,平均放款利率甚至降低○.○三%,也就是央行一再開會說要升息,但市場僅略微反映(存款部分)或完全未反映(放款部分)。(三)央行可能辯稱,至少央行定存單發行利率升幅略大於銀行存款利率升幅,央行未虧待銀行。但我們必須指出,民國九十三年七月央行定存單發行餘額約三兆四五五八億,至今年七月底餘額僅微增至三兆五五九○億。此顯示央行並未積極執行沖銷操作。而此期間本國銀行存款總額約由十五兆增至十七兆。央行定存單發行額佔存款額約二成,央行這一連串升息的作法,仍使銀行整體資金成本上升,利差及利潤縮小。

在先進國家如美國,央行貨幣政策主要在資產面操作,因此重貼現率很重要。但在我國,央行則全在負債面操作,貨幣政策操作要看央行定存單利率,央行要升息就須以定存單利率為基準,擴大其升幅;或明示拆款利率的目標。否則央行說一套,做的是另一套,銀行深為爛頭寸所苦,將放鬆貸放條件。如最近的雙卡風波,即為著例。期望央行察納雅言,勿過於計較本身盈餘數字,貨幣政策目標須更著重於全盤金融穩定,並提升貨幣政策透明度。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