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主要國家貨幣對美元匯率週線圖》











資料來源:XQ全球贏家, Money DJ


《重點及短評》
「國際貨幣基金(IMF)本月6日再度下修明年全球經濟成長率預測,上月IMF剛將8月間預測的3.9%,大幅下修為3.0%,而今再降為2.2%;如此緊密的大幅下修全球經濟成長率,是過去少有的現象。而其中所有先進經濟體包括美國、歐元區、英國及日本全部淪為負成長,是二次世界大戰以來首度全年經濟負成長。顯然自去夏美國次貸風暴爆發,隨即擴散至全球形成金融海嘯,對全球經濟已造成嚴重衝擊,自今年第三季起,至明年全年均將陷入衰退中。」

短評:
全球七大工業國家GDP產值超過全球總產值之五成以上,在已開發國家經濟陷入衰退之大環境之下,新興工業國家及原第三世界國家都將難以倖免。我國經濟景氣一向以美國為依歸,將難於自外於全球經濟趨勢。


「由於美國出口以工業產品為主,而製造品出口值相當於美國製造業GDP43%以上。因此美國出口增加率的減緩甚或減少,將影響製造品出口需求,導致製造業就業人數增加的減緩,甚至失業增加。同時,美元升值使進口成本降低,進口品將取代國內製造品,迫使製造業工人喪失工作機會。 如美元持續升值,出口增加減緩或減少,進口增加,使國內製造業減產,將造成更深層的影響;一是製造業就業機會減少或裁員,致使實質工資提升困難,不僅影響消費,也造成所得分配不均,影響社會健全發展;二是製造業減產,設備利用率降低,不僅不需擴充投資,而且降低企業盈餘,影響投資財源,不利投資。」

短評:
出口商品需求減弱、內需市場萎縮,將使美國非農業就業人口持續減少,對總體經濟產生惡性循環。


「美國今年第三季經濟已淪為負0.3%的成長來看;除個人消費受到金融海嘯的嚴重衝擊,萎縮3.1%,而其中耐久財消費大降14.1%,非耐久財消費也大降6.4%,是過去少有的現象,致使內需對其GDP成長的貢獻,擴大到負1.4個百分點。而對外貿易由於美元的急速升值,已使美國第三季出口增加率腰斬為5.9%,進口萎縮降為1.9%,入超的降幅大為減緩,對GDP成長的貢獻大幅降至1.1個百分點,無法抵消內需的萎縮,致使第三季GDP淪為負成長。此不過是初步的影響,如美元持續維持強勢,正在遭受金融海嘯衝擊的第四季及明年的美國經濟,將更為嚴峻。」

短評:
因失業人口劇增、房地產及金融資產下跌,美國民眾無法因美元升值而提高其對國外商品的需求。美元升值使美國對外出口降低,但進口至美國的商品也下降。


「從台灣10月對美直接出口減少11.4%外,對間接轉出口美國的對大陸及越南出口更分別大幅縮減19.9%及24.6%。對該三地出口高占台灣總出口的54.5%,均呈兩位數的下降,可見對台灣出口衝擊之嚴重。」

短評:
不要天真的以為新興工業國家(含中國)可以撐起全球經濟免於持續向下收縮的趨勢。縱使中國GDP產值2008年可望攀高至全球第三位(僅次於美、日),但以其13.5億人口,GDP產值竟不及人口僅1.3億的日本,佔全球總產值2007年也僅6.0%。過度寄望中國市場恐怕是一廂情願的想法。



《相關新聞報導》

強勢美元對美國經濟雪上加霜

國際貨幣基金(IMF)本月6日再度下修明年全球經濟成長率預測,上月IMF剛將8月間預測的3.9%,大幅下修為3.0%,而今再降為2.2%;如此緊密的大幅下修全球經濟成長率,是過去少有的現象。而其中所有先進經濟體包括美國、歐元區、英國及日本全部淪為負成長,是二次世界大戰以來首度全年經濟負成長。顯然自去夏美國次貸風暴爆發,隨即擴散至全球形成金融海嘯,對全球經濟已造成嚴重衝擊,自今年第三季起,至明年全年均將陷入衰退中。

弔詭的是,連續七年走貶的美元,卻在經濟走入衰退初期,自7月開始強勁升值;至本月10日止四個多月來,美元除對日圓、人民幣貶值外,對澳元升值超過40%最高,其次對歐元、英鎊、韓元升值25%至30%,對新台幣、新加坡元、菲律賓披索升值8%至10%。美元如此大幅升值,對正在衰退中的經濟更是雪上加霜。

今年第二季美國在金融海嘯的衝擊下,國內需求已淪為負成長,對GDP成長的貢獻是負0.1個百分點;不過由於美元自去年第四季以來對各國貨幣急速貶值,如對歐元貶值15%,有利於出口,不利於進口,導致美國第二季出口大增12.3%,而進口則萎縮7.3%,使入超大幅縮減,對GDP成長貢獻2.9個百分點。美國對外貿易入超的不斷擴大,一向對美國經濟成長是負面的貢獻,而去年第二季入超開始縮減,對GDP成長轉為正的貢獻,今年第二季貢獻比率大幅提升,不僅克服內需的萎縮,更全力支撐經濟成長2.8%,則是罕見的現象。

但今年7月開始,美元急速升值轉為強勢,相對的有抑制出口,刺激進口的作用,致使入超持續擴大,不利於經濟成長。由於美國出口以工業產品為主,而製造品出口值相當於美國製造業GDP43%以上。因此美國出口增加率的減緩甚或減少,將影響製造品出口需求,導致製造業就業人數增加的減緩,甚至失業增加。同時,美元升值使進口成本降低,進口品將取代國內製造品,迫使製造業工人喪失工作機會。

如美元持續升值,出口增加減緩或減少,進口增加,使國內製造業減產,將造成更深層的影響;一是製造業就業機會減少或裁員,致使實質工資提升困難,不僅影響消費,也造成所得分配不均,影響社會健全發展;二是製造業減產,設備利用率降低,不僅不需擴充投資,而且降低企業盈餘,影響投資財源,不利投資。

再就美國今年第三季經濟已淪為負0.3%的成長來看;除個人消費受到金融海嘯的嚴重衝擊,萎縮3.1%,而其中耐久財消費大降14.1%,非耐久財消費也大降6.4%,是過去少有的現象,致使內需對其GDP成長的貢獻,擴大到負1.4個百分點。而對外貿易由於美元的急速升值,已使美國第三季出口增加率腰斬為5.9%,進口萎縮降為1.9%,入超的降幅大為減緩,對GDP成長的貢獻大幅降至1.1個百分點,無法抵消內需的萎縮,致使第三季GDP淪為負成長。此不過是初步的影響,如美元持續維持強勢,正在遭受金融海嘯衝擊的第四季及明年的美國經濟,將更為嚴峻。

此時,美元大幅升值,除對美國經濟造成嚴重傷害外,對貨幣貶值國家,原本有促進對美出口的作用;可是由於美國內需在金融海嘯及美元強勢的雙重衝擊下,已淪為負成長,將使進口萎縮,而美國仍是全球最大的進口國家,美國進口的停滯或萎縮,將對以美國直接或間接出口為主的出口國家最為不利。

此可從台灣10月對美直接出口減少11.4%外,對間接轉出口美國的對大陸及越南出口更分別大幅縮減19.9%及24.6%。對該三地出口高占台灣總出口的54.5%,均呈兩位數的下降,可見對台灣出口衝擊之嚴重。在金融海嘯對經濟衝擊正在發酵之時,美元快速升值,對其他國家的影響也不會例外,只是衝擊程度大小而已;更何況此時美元升值,對貨幣貶值國家剛恢復穩定的通貨膨脹問題,也有死灰復燃之虞,致使貶值國家不敢大膽採取強烈擴大內需措施,而延緩全球經濟復甦的時程。總之,此時美元走向強勢,對全球經濟弊多於利,誠屬不智之舉。

【2008/11/13 經濟日報】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