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轉強 熱錢大挪移?
美元指數十二月份已經上漲三.七二%,底部確立,十五日進一步突破前波壓力區的七六.八點後續漲。技術形態看來,這回美元指數可能會出現波段反彈,恐將影響全球資金流動,這對目前處於相對高檔的新興國家股市來說,可能會有嚴酷的考驗。
【文/魏聖峰】

聯準會還不打算升息

有聯準會在控制通膨方面的背書,國際油價過去三個月的均價沒有漲破每桶八○美元,現在油價的短期趨勢向下,國際油價有可能回到每桶六五~七○美元的區間移動,有效降低各國通膨壓力。況且,美國公債殖利率維持低檔,即便公債殖利率已經很低,市場資金仍持續流向債市避險,促使金融市場短期利率進一步走低,有利未來經濟成長表現。即便強調維持低利率水準,聯準會最新貨幣政策出爐後,美元在外匯市場微幅升值,顯示美元潛在的升值壓力仍在。

今年以來美元指數已經下跌五.五%,最低點跌到七四.一七點,距離去年三月份低點的七一點不遠。就是因為美元指數已經跌得夠低,才會醞釀較強勁的反彈。今年以來美元指數下跌過程中,只要反彈碰到月線就會壓回而持續走跌,但這次美元指數反彈均站上月線和季線,甚至於還將月線往上拉;還有近期美元指數上漲出現兩根紅棒,反彈氣勢相較過去幾次強勁。一旦美元指數真的站上七八點,目標價至少上看八○點,如此會更加確立美元的升值趨勢,造成國際資金更劇烈的移動。

去年金融海嘯過後,聯準會將利率一口氣調降到接近零利率,市場看到美國政府赤字將超過一兆美元,投資機構大量承作借貸美元並將資金移轉到高殖利率資產的金融資產投資。根據JP摩根富林明證券統計的國際資金流向中,今年美國貨幣基金流出將近四四三四億美元,這些流出的資金轉投資到新興國家股市、高殖利率資產貨幣套利︵澳幣和紐幣︶,以及原物料商品等金融商品操作。

如果美元中長線的升值格局確立,將增加投資機構讓美元資金回籠到銀行體系的壓力,勢必增加這些金融商品的賣壓,除非當地長線的經濟成長趨勢確立,市場接手的力道很強,才有可能消化這些賣壓。

全球經濟景氣明確復甦,可望增加原物料和大宗物資的需求,即使有不弱基本面加持,最近突然出現明顯回檔,且國際油價和黃金的頭部線型壓力不輕,就是市場擔心美元升值影響原物料的買氣,所以先前明顯上漲且獲利還不錯的原物料商品,成為市場出脫的對象,國際原物料商品對美元升貶的趨勢最為敏感。

國際黃金在九~十一月間大漲約二三%,十二月三日創下每盎司一二二六.五六美元後,不到九個交易日的時間卻已經回檔超過一百美元,回檔幅度將近一成,短線黃金跌幅已大,季線附近一一○○美元雖有支撐,且不排除短線有反彈機會,但未來卻不太容易重回一一五○美元以上,除非美元指數的反彈格局在短期間內結束,且又重回先前貶值的趨勢,黃金才會有較強勁的反彈。黃金從高檔大回檔,明確暗示美元的轉強趨勢。

 

原物料對美元升貶敏感

另外,國際油價十二月份下跌超過一一%,在某種程度上也是美元走強不利未來的油價漲勢。一旦美元持續走強,國際原物料商品的下跌趨勢會進一步擴大到其他非鐵金屬和大宗物資。

從國際資金的流向觀察,今年以來外資在亞洲股市淨買超額度,是二○○五年以後單一年度最大買超,其中在台股淨買超將近一三○億美元,南韓股市淨買超超過二四○.四億美元,買超泰股一六九.四三億美元。若以區域型共同基金流向觀察,今年有二六七.六八億美元的資金流向全球新興市場,以流向亞洲︵不含日本︶金額的一八七.四一億美元最多,資金流向拉丁美洲九○.一八億美元次之,流向金磚四國的總金額也有四七.九六億美元。

 

外資增持巴西股票

由資金流向的金額看來,流向拉丁美洲的金額約只有流向亞洲新興國家資金的一半,在資產配置上,拉丁美洲的資金低於亞洲新興國家。十一月份摩根士丹利國際資本公司(MSCI)調高巴西股市權重,巴西占新興市場指數權重由一六.七%調高到一七%,這和市場先前預期的調降相反,結果出爐後促使外資被迫增持巴西股票,以符合MSCI的權重。今年以來巴西占MSCI新興市場指數的權重不斷提升,累計已經增加超過四%,巴西股市已經有十一檔股票被列為MSCI成分股,且沒有一檔股票被剔除,反應巴西股市今年不斷上漲,市場看好未來巴西股市的投資遠景。

巴西今年演出股匯雙漲行情,巴西股市又有挑戰去年五月份歷史高點的機會,即使巴西政府祭出非常手段阻止里耳的升值(對外資課徵二%的金融活動稅),但因為巴西的內需復甦力道強勁,且預期未來經濟成長預期亮眼,吸引外資第四季持續布局巴西市場,是巴西股市得以大漲的內涵。摩根士丹利證券預估明年巴西GDP年成長率將達四.八%,比墨西哥的二.四%要好,更遠超過拉丁美洲地區平均經濟成長均值的三.四%,成為拉丁美洲經濟最大成長引擎。

今年美國貨幣市場基金已經超過四四三四億美元資金外流,一旦美元中期的升值趨勢成形,這些流向新興市場的部分資金可能會被迫回流美元體系;因此,今年漲幅不小且明年經濟成長預期沒有更亮麗預期的市場,可能會被外資調降評等。其中以印度股市的風險最大,尤其是印度的通貨膨脹壓力比其他新興市場大,印度央行年底升息的可能性越來越大,將影響印度股市未來的漲幅。相反地,如果類似巴西股市有亮麗的經濟成長前景,即使市場趨勢反轉,從巴西市場流出的資金會相對較少。

 

其他相關文章
◎ 封面故事:奇力新 挺進汽車市場
◎焦點議題:TDR效應 海外企業搶登興櫃
◎特別企劃:科技股明年強者恆強
◎名家開講:糧食價格蠢蠢欲動
◎謝金河專欄:慎防雲端跌股從天上掉下來
◎基金導航:原物料實質需求繼續成長




訂閱先探週刊請由此進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