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評:

2012年的中國經濟情勢將是全球經濟的不穩定因子之一,中國經濟目前仍處於快速下滑風險之中,若失速墜落,對全球經濟、尤其是亞太周邊國家經濟,將造成很大的負面衝擊。



克魯曼專欄/新金融風暴 正在大陸醞釀

試想想以下局面:最近的經濟成長仰賴因為房地產價格飆漲而欣欣向榮的建築業,從而顯露典型的泡沫徵兆。信用快速成長,而且大多來自不受政府監督或擔保的「影子金融體系」。如今,泡沫即將破滅。我們有理由擔心金融與經濟危機可能正在醞釀中。

我在形容1980年末的日本?或者2007年的美國?可能。不過我現在說的是中國。它正逐漸成為現階段另一個全球經濟危機點。

我一向不願意衡量中國的情勢,原因之一是,外人難以確定它究竟出現什麼問題。我們最好將所有的經濟統計數字視為極其乏味的科幻小說,然而中國的數字比多數國家的數字更具有虛構色彩。我請教真正的中國專家,然而他們似乎見解各異。

即使是中國官方公布的數字,也令人困擾。而最近的連串新聞足以使我們心生警惕。

過去10年有關中國經濟最令人驚奇的特點是,家庭消費雖然增加,卻一直落後於總體成長。目前,消費開支約僅GDP的35%,約是美國的一半。

如此說來,究竟是誰在購買中國的商品與服務?答案之一是:我們。消費占總體經濟的比重下跌,中國為扶助生產而越來越仰賴貿易盈餘。然而以中國的立場而言,更主要的重點在於投資支出,這類支出已經增加到逼近GDP的一半。

一個明顯的問題是,在消費需求相對疲弱的局面下,驅策這些投資的因素是什麼?答案是,它仰賴不斷膨脹的房地產泡沫。2000年至今,房地產投資占GDP的比重已經增加一倍,占投資總增長幅度的一半以上。當然,其他增長的相當比例來自擴大向建築業銷售的民間企業。

我們是否確知房地產是泡沫?它顯露種種泡沫的徵兆:不只是價格上漲,還有投機熱,這是我們非常熟悉的,數年前在美國也發生。想想佛羅里達州的例子。

其間另有一個與美國經驗類似之處。隨著信用擴張,其中多數並不是來自銀行,而是不受規範且未受保護的影子金融體系。兩者的細節存在巨大差異:美國的影子金融主要涉及華爾街與各種複雜的金融工具,中國的影子金融則主要透過地下錢莊甚至當鋪運作。然而兩者的後果相當類似。一如數年前的美國,中國的金融體系可能比傳統金融透露的數字更脆弱。

如今,泡沫已經明顯破滅中。它會對中國乃至全世界的經濟造成多大的傷害?

部分評論家認為不必擔心。他們說,中國擁有強有力的聰明領導人,一定會為了因應經濟成長趨緩的局面而採取一切必要的手段。有關方面一再暗示的看法是,中國絕對會竭盡所能,因為它不必忌諱民主。

不過對我而言,這些言論聽來像是著名的臨終遺言。畢竟我還記得這些評論家1980年代關於日本所提出的各種保證。當時,日本財務省的聰明官僚似乎牢牢控制局面。此後,評論家又保證,美國絕對不會重蹈日本失落10年的覆轍。然而事實上,我們的表現比日本還要糟糕。

中國官員發表的經濟政策聲明並不是特別明確。尤其是,中國對外國人的斥責─包括對美國汽車課徵懲罰性關稅。如此不僅對中國的經濟毫無裨益,而且足以導致雙邊貿易關係惡化─不像來自一個成熟的政府。

證據顯示,中國政府不受法治約束,但受到無所不在的貪腐制約。這意味,中國地方發生的事情可能與來自北京的指示出入極大。

但願我是杞人憂天,然而不可能不擔心。

中國的故事聽起來像極我們已在其他國家身上目睹的重大事件。全球經濟已經因為歐洲一團亂而受到連累,實在不需要另一個危機風暴中心。

(作者Paul Krugman是紐約時報專欄作家)

【2011/12/20 經濟日報】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