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青葉農場








《生產者物價指數年增率》




資料來源:XQ全球贏家




《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


資料來源:XQ全球贏家


重點及短評:

大陸國家統計局昨(11)日公布2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比去年同期上漲4.9%,未如市場預期下降,且生產者物價指數(PPI)上漲7.2%,創近兩年半新高,顯示通膨壓力增加,政策緊縮預期將進一步升高。

大陸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盛來運表示,外國輸入性的通膨壓力、大陸內部相關成本上漲、及「翹尾因素」是2月CPI高於預期的三大原因。

路透社報導,外界原先預期,2月大陸的CPI會比1月略為降低,但卻是連續兩個月超過大陸政府設定4%的年度控制目標。比預期高的還有創下2008年9月以來新高的PPI。」


1.中國經濟景氣循環仍處於加速成長之循環階段,一般物價、工資率、利率同步走升本就是在預期之中。

2.生產者物價指數年增率攀高至2008年9月以來新高,除因國際原物料價格因素造成外,人民幣長期遭中國官方操控低估亦是另一主要原因。

3.預料中國人民銀行近期便會再度祭出貨幣緊縮動作,不排除調升存準率及存放款利率之任何一種,中國一年期定存利率於2011年底之前恐怕要再從目前的3%調升至約4%的水準。而人民幣升值壓力將依舊存在,亞幣升壓亦將如影隨行。



《相關新聞報導》

大陸2月CPI增4.9% 再度超標

大陸2月消費者物價指數比去年同期上漲4.9%,未如市場預期下降。
(新華社)
大陸國家統計局昨(11)日公布2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比去年同期上漲4.9%,未如市場預期下降,且生產者物價指數(PPI)上漲7.2%,創近兩年半新高,顯示通膨壓力增加,政策緊縮預期將進一步升高。

大陸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盛來運表示,外國輸入性的通膨壓力、大陸內部相關成本上漲、及「翹尾因素」是2月CPI高於預期的三大原因。

路透社報導,外界原先預期,2月大陸的CPI會比1月略為降低,但卻是連續兩個月超過大陸政府設定4%的年度控制目標。比預期高的還有創下2008年9月以來新高的PPI。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認為,本來預期2、3月CPI將有明顯下降,結果卻是與1月持平,未來仍有出現新高點可能性,「應該會是在6月」。

申銀萬國首席宏觀分析師李慧勇表示,未來4個月CPI漲幅基本維持在5%左右。他指出,PPI增速高於預期,主要跟今年工業生產統計口徑的調整有關。

2月的經濟數據高於預期,再度引發外界對於政策的緊縮預期。光大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潘向東表示,大陸目前通膨壓力較大,上半年CPI會創出新高,3月大陸人行應要有一次升息。「從目前的經濟現狀看,經濟增長仍算不錯,但輸入型通膨壓力增加,控制通膨仍是當前主要任務。」李慧勇預計,今年人行會調高存款準備率二次、升息二次。

潘向東提醒,目前大陸的經濟增速已經逐漸放緩,而通膨壓力仍居高不下,單純依靠貨幣政策的話,恐怕會對實體經濟形成負面影響。他指出,面對過多的流動性,應該採取疏導的方式,讓股市成為吸收多餘流動性的地方,而不是一味的收緊貨幣政策。


【2011/03/12 經濟日報】



周小川記者會解讀

匯率

問:人民幣加快升值,可以作為一項政策工具,用來對抗通膨率上升,是否認同這種觀點 ?

答:匯率的變動的確會對物價水平產生影響,在國內經濟規模非常大的情況下,真正管理通貨膨脹的主要工具還不是匯率。人民幣匯率政策和匯率改革一貫堅持的「三性」原則(主動性、漸進性和可控性)中有一條叫漸進性,未來仍會堅持「漸進性」推進匯率改革。

解讀:人民幣將維持緩步升值。

利率

問:央行在匯率和利率上的調節如何權衡,2月CPI達到4.9%,與1月持平,如果為了通脹壓力增大的話,下一步會不會對匯率進行一次性大幅度調整 ?

答:利率政策肯定會是一個需要運用的重要工具。任何金融政策工具都可能有負面的影響,可能會使資本流入有所加大。在當前來講,利率政策還是一個重點需要使用的一項工具。中期來看,實際利率大體為正。

解讀:大陸將持續升息,使存款利率高於通膨率。

存準率

問:央行是不是還會繼續使用、常態化使用差別存款準備金率來調整信貸規模,以替代原有的信貸額度的管理 ?

答:不能一概而論說存款準備金率的政策工具是不是在什麼場合下,就肯定會使用或者長期使用,或者不長期使用,以及什麼樣的力度。存款準備金率是不是已經到達了極限,至於你提到的感到資金緊張,我覺得是正常的。

央行從2010年1月開始利用存款準備金率的提高來吸收流動性。這個方法現在肯定還是需要用的。

解謮:存準率仍有上調空間

【2011/03/12 經濟日報】



周小川:抗通膨 利率政策優先

面對當前通貨膨脹壓力,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表示,大陸央行在政策工具運用上利率工具將先於匯率。他並強調,人民幣匯率改革仍將繼續堅持「漸進性」原則,不會採取一次性大幅度升值。

周小川昨天率領人行副行長胡曉煉、劉士余、易綱等人聯袂在人大新聞中心召開記者會,由於昨天大陸國家統計局剛好公布2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較去年同期上漲4.9%,與1月持平,但高於外界預期,導致物價、利率和匯率等問題成為媒體關注提問的重點。

周小川表示,儘管大陸去12月及今年1、2月CPI仍處於高檔,但「通貨膨脹預期」目前仍相對平穩。至於全年的通貨膨脹,大陸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已經明確提出,全年將把CPI控制在4%左右。

周小川說,大陸經濟在成功應對全球金融危機復甦後,通貨膨脹也有所提高,在這種情況下,「利率政策肯定會是一個需要運用的重要工具」。

即便升息可能因與美國利差擴大進一步引發熱錢流入,但由於中國資本項目尚未完全放開,加上可以運用一些手段來管理資本流動。因此,經過比較權衡後,利大於弊,「利率政策還是一個重點需要使用的一項工具」。

至於會否透過升值來緩解通膨壓力,周小川表示,匯率調整雖然對於國內價格有一定程度影響,但相對於小國開放型經濟而言,中國這樣一個非常大的經濟體,這方面的影響並不大。

他強調,「中國作為一個大國,在國內經濟規模非常大的情況下,真正管理通貨膨脹的主要工具還不是匯率。」

周小川並指出,人民幣匯率政策和匯率改革一貫堅持的「三性」原則(主動性、漸進性和可控性)中有一條叫漸進性,未來仍會堅持「漸進性」推進匯率改革。

對於未來是否繼續調升存款準備率,周小川說,兩年多前全球金融危機爆發時,為了應對各國都採取一攬子刺激計畫,包括積極的財政政策和適度寬鬆的貨幣政策。在那個階段,人行確實希望市場上有較多的流動性。

流動性過多也將引起物價的變動。因此人行根據對金融危機和經濟復甦走向的判斷,2010年1月起就開始透過提高存款準備金率來吸收流動性。

周小川表示,儘管之後,全球經濟又出現一些不確定性,例如歐洲爆發主權債務風險,美國去年8月經濟和失業率數據又不樂觀等,但總體而言,從那時候起,人行就開始注意收縮市場上過多的流動性。

周小川說,「所以這個方法(調升存準率)現在肯定還是需要用的」,特別是今年中國的貨幣政策已經轉為「穩健的貨幣政策」。人行會繼續使用管理流動性的各項工具,以體現出「穩健的貨幣政策」。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