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寫在2003年11月,看完亞洲杯錦標賽之後,頗有所感。並未發表,但讓我做了一個決策。替小朋友成立足球隊。

以下是這篇文章內容:

2003年11月5日到7日,在日本札幌舉行亞洲盃棒球奧運資格賽複賽。這些比賽攸關2004希臘奧運參賽,所有的球隊勢必全力以赴。

中韓之戰,真是高潮迭起,中華隊在一局上的失誤,造成先失一分。中華隊此次比賽,二次落後二分,二度追平。直到第九局上時,中華隊尚以2:4落後二分。這個時刻韓國中繼投手林昌勇的二次保送,導致韓國教練更換投手,這個更換是一個最致命的失策,中華隊有幸扳回二分,重燃希望。

這場比賽,大家步步為贏。稍有閃失,對手立刻趁虛而入。每支球隊都在補捉剎那間的機會,同時也竭盡所能消滅所有的失誤。任何一次的投、接、打都可能改變戰局,而結果關係四年一次的奧運參賽權,雙方都背負輸不起的壓力。

平分而論,韓國球隊攻守優於中華隊。所以中華隊苦苦追趕九局,可以理解。中華隊贏球的潛能是在於永不放棄的精神,緊緊咬住失分,並趁機步步進逼對方,終於在其教練過度緊張之下,僥倖取得大逆轉的一分,實在可貴,難怪全臺為此球賽瘋狂不已。

中日之戰,日隊的攻守更優於韓隊。中華隊敗得並不意外,但失誤太多,投手壓制無力,竟以0:9落敗。

中華隊輸給日本的解讀,我特別與眾不同。以前印象中,總覺得亞洲棒球三強,就是中、日、韓。最近再次翻讀資料同時深刻反省,才發現不對。

這次日本對中華隊的投手是松坂大輔,此君今年23歲,有神童投手之稱,球速能大在150公里以上,並有七種拿手投球球技。一般人的肉眼對於在時速146公里以上的球,看到球就像看到一顆白影,也就是說,打者面對這樣的投手,他只能靠猜來揮棒,所以中華隊大部份球員都是用猜的方式揮棒,但投手不會只投直球,他的球會上飄或下墜、左扭右拐,您只能猜,即使能猜也不一定能猜對,猜對也不一定打得到,打得到也未必能形成安打。更何況人家都已經將每位打擊者的弱點都找出來,。您不用猜,我就是只知道您的盲點在那裏,專門攻您所不會。

日本投手強,不是只有一位松坂大輔,而是有好多位,此次上陣,個個時速皆能到150公里,右投左投,各種投法皆備。反觀我們在國內只有一位陽建福,而且不強,另外只能從美小聯盟召回王建民,從日召回張誌家及許銘傑。投手之弱可見一般。而張誌家上場投球時,球速最快也僅在145公里,媒體竟佯稱是張誌家一上場就狂飆球速。殊不知別人上場個個都是150公里以上,而且臉不紅氣不惴,我們的媒體是夜行吹口哨,自己壯膽,但容易誤導民眾。

我們投手不強,自然打擊不強,守備也弱。也就是自己在臺灣,其實是弱隊跟弱隊打,也可以很熱鬧及精彩,但碰上國際比賽就可以看出端倪了,此次打擊如果不是有一位在美國打小聯盟的陳金峰,戰局一定改變。差別在那裏,國與國棒球實力差別而已。

棒球輸贏固然重要,但背後所呈現的社會現象及學習意義更值得重視。日本球隊根基雄厚,在高中球隊有三千隊,許多人的夢想是以這輩子在高中時能到甲子園打球為榮。三千隊廝殺到最後僅有十幾支球隊能到甲子園,這就像台灣大學聯考,能進入臺大一般,是多少人一生的夢想。

高中有三千隊,國中必更多,國小則更多,我不知道國小有沒有超過一萬支球隊。日本每個國小可能都有一支球隊,那麼小朋友的體能及情緒有一個良好的鍛鍊及出口,家長的眼光也比段不會把小孩子的教育定位在,只有英數及才藝課。

球場的輸輸贏贏,真的在鍛鍊勝不驕敗不餒的運動家精神。如果小朋友很有興趣去投入這項運動,他的不良活動便容易減少。如果小孩往後能投入職棒,年薪能從臺幣百萬到數千萬甚至上億元,打球便是人生職業的選項之一。即使小孩無此天份及福份,高中畢業時,就不以打棒球為未來工作,都來得及。

所以日本從國小到高中,棒球是很重要的一部份,即是體能也是精神的學習,更是社會活力的展現。在這種情況下,優秀運動員其社會地位也高,來源也豐富。

唯有球員來源豐富,根基才能雄厚,成果才能代代接棒,而社會能有更好的發展。個人更能提早學到團隊精神並提昇個人的視野及抗壓性。棒球的重要性實在不言而喻,特別是在今日的臺灣更值得深深思考及採取行動。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