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姆太郎在豹大的部落格裡前前後後寫了一些騙回應的親職教育,真是不好意思,其實很多教育小孩這檔事說穿了不過就是將心比心罷了;最近因為看不太到家長,不太有足夠的資料來完成親職教育的文章,想說小小的轉一兩次型好了,或許換個口味也不錯。

        話說最近的各大討論區裡常出現這一句話「發文不附圖,此風不可長」但是在哈姆太郎極力想擺脫「X觀光客」的形象時(註一),每次旅遊的照片可是越來越少。所以這篇「日本居酒屋」(註二)可是一張照片也沒有的純文字版,還請大家見諒。

       哈姆太郎在今年一月的時候帶著「日文通不會」、「英文不會通」的老婆麗麗到日本去實施雙人萬步走的自助行,某天在道頓堀通的大街小巷來來回回走了三遍時發現麗麗的速度越來越慢,臉色越來越不夠和善時,哈姆太郎警覺的想到,再不找點東西填肚子,哈姆太郎可能會被丟進去道頓堀川去慶祝阪神虎贏球吧(註三)。

                                             儘管日本食物百百種,但是

                    哈:「吃拉麵好不好?」     麗:「中午吃過了!」

                    哈:「壽司呢?」                 麗:「沒熟的我不吃,其他都可以。」

                    哈:「」(心想,要是和板前說把TORO弄熟,應該會被作成人肉殺西米吧)

                    哈:「咖哩好不好?」         麗:「太辣,火氣大!晚上不好睡!」

                    哈:「那炸物呢?」             麗:「就跟你說火氣大了~~~~!」

                                               一陣沈默後~~~~~~

                    麗:「ㄟ~~~日本不是有一種叫什麼居酒屋的店,我們去吃看看」

                    哈:「可是我怕不會點菜」

                    麗:「怕什麼,你會日文啊!再不然總有照片吧」

        哈姆太郎心想:我是學過日文,但是僅止於看有字幕的國興衛視,況且,居酒屋好像不便宜耶~

         不過麗麗都說了,只好硬著頭皮找些看起來價格比較「親民」的店。不一會麗麗看到某間店的招牌「雙人套餐¥6950+5%」說道:「這家看起來還不錯耶~」

哈姆太郎這時看看皮夾,小心的啟動腦內小算盤6950*1.05*0.332408(瞎密,一個人1200新台票),計算完畢後認真的說道:

                            「ㄟ….隔壁那家的照片看起來比較好吃耶還可以單點~」

                            「況且這一家坐在窗戶旁,外面走路的人會看到你在吃東西耶~」


        這時哈姆太郎可是不等麗麗反應到其實沒有人會在二樓的半空中散步就拉著麗麗往隔壁那家去,「可是隔壁在地下室耶
……」哈姆太郎趕緊搶白道:「別可是啦,那麼多串吃不完啦,我們去隔壁啦,下次再換這一家」

                                                  其實哈姆太郎覺得比較好吃的原因是在「每皿均一價¥298

 一進店裡坐下,服務生來了兩張MENU,因為看得出來哈姆太郎是外國人,還特地拿了英文的來,結果哈姆太郎為了展現學了十多年的50音不全日本語,跟人家說「你鬨狗呆就補(日語OK)」,結果一看沒感覺(因為還在拼音),再看就傻眼,怎麼圖片看起來都是酒,單字拼來拼去也都是酒精飲料的樣子,這時哈姆太郎心中吶喊著:「我要吃東西啦!」看看麗麗的英文MENU似乎也都是酒類飲料,只好又硬著頭皮點了兩杯輕酒精的沙瓦(還好在台灣看過這玩意),這時還要和麗麗解釋:「先點點看啦,沙瓦其實酒精不重…..啪啦啪啦」


        等我們兩個槁不清楚狀況的外國人點完酒,服務生如釋重負的離開,不過哈姆太郎可還是一顆心懸在半空中,心中
OS:「會不會只有酒喝啊!可是別桌都有東西吃啊,要怎麼點」(註四)


        沒多久服務生帶著兩杯沙瓦和另外兩張英文
MENU來,給MENU的時候還附帶做了個吃東西手勢,這時哈姆太郎才終於放下心了,不過馬上又發現「糟糕!英文菜單看不懂。」又只好用著怪怪的腔調「你鬨狗面扭瞇ㄙㄟ逮苦搭賽(請給我日文菜單)」服務生一定心想,你這觀光客真怪,給你英文不看,要看日文。


       沒辦法,誰叫哈姆太郎和英文不熟,


       照著「當店推薦」「自慢」等字樣,點了一堆後麗麗說道:「日本人的燒鳥就是烤雞肉,那有沒有烤雞肝?」又糟了一個大糕,圖片上看不出來哪一個是雞肝,日文又不是很確定,這時英文菜單可派上用場了,找到「
liver」的字樣一對照,就是他了~(呼~哈姆太郎又再一次驚險的度過考驗)

最後就在酒足飯一點點飽的情況,哈姆太郎看著看不懂的日文菜單,找來服務生指著一個不認識的圖片「ㄏㄧ都租」,等到端上來哈姆太郎一咬,口感怪怪的,不像是肉啊~


                                             哈:「ㄟ!你那一串有沒有肉?」

                                       麗:「有啊!幹嘛?」

                                       哈:「喔~沒事」(註五)

  這時哈姆太郎又悄悄的翻了翻英文菜單,想看看這最後點的東西不會就是咱們鹽酥雞攤上的美食,結果映入眼簾的字樣果然當下讓哈姆太郎讓那東西從嘴巴有技巧包上紙巾再回到盤子裡,因為那個圖片旁清楚的標示著「TAIL」,是的,就是七里香。好吧,就當是個美好的結「尾」吧。一結帳,含稅不過¥2800多,這時哈姆太郎可真是覺得,這家在地下室的店一定比那家在二樓的好吃。

註一:自從有一次為了照相把一群十幾個日本上班族檔在馬路上之後,哈姆太郎拍照都很小心,因為日本人會等你拍完照才過去,況且邊吃邊拍有點不好意思。

註二:日本居酒屋是先點酒再點下酒菜,比較不屬於正餐。

註三:當阪神虎奪冠時會有人跳下道頓堀川慶祝。

註四:早知道應該點生啤酒。

註五:其實麗麗一直不知道他吃的是「TAIL」,還好他只記得每一樣都很好吃。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