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純屬虛構,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2
在公司第二十六樓,靠近公司金庫的旁邊,有一間很特別的辦公室,它不
同於其他部級主管辦公室,一般是用透明僅約六尺高的玻璃屏風隔出來,但它
是以隔音核桃三夾板隔出,裡頭除了特大彎月型現代化造型的主管辦公桌外,
椅背後面的公文櫃則以密閉書櫃方式陳列,讓人無法窺見裡頭到底放了什麼類
別的公文,在辦公桌右側靠牆邊的桌上,有一部桌上型電腦及一部閃動著即
時金融市場行情的電腦螢幕,辦公室牆邊深色小方桌上則巧妙地擺放著一部小
型印表機。深籃色地毯更讓人覺得此處充滿神秘感且深不可測。
主管位子正對面則是L型的綠色絨質沙發座椅,可以讓五位來訪客人同時
入座,夾在中間的小方型茶几上,則擺著一尊凸肚裂嘴笑臉迎人的彌勒佛,沙
發椅前面的透明深色玻璃茶几上擺著一個仿釉彩的玻璃煙灰缸。
這間辦公室的主人便是財務部利修平經理,全公司超過一百位的經理級主
管沒有人的辦公室跟他一樣,說陳設,它比不上協理級以上主管,講面積卻與
二十八樓那八位副總不相上下。
利經裡並不是這家公司的元老級員工,但卻也在這理待了超過了二十五年
了,當時,他是隨董事長來接收這家公司的。
『想當初呀!沒人敢接呀!要不是老董事長看在朋友份上出面接手,這些
客戶及債主去那裡要錢吶?』言談中,利經理總是對老董事長的有情有義充滿
欽佩。
『想當初,我初來乍到,什麼都不懂,一個三十歲還不到的年輕小伙子,
一個人管所有會計及財務部門,每天光支票就蓋到手酸!』在公司記錄中,利
經理二十八歲便當上總公司財務部兼會計部經理,後來因業務量過大,公司才
讓他免兼會計部經理,但從此二十年,他也成為在任歷史最久的部長級經理,
這個記錄到目前也無人能破。
說起利經理這個人,總公司部長級以上主管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他沒有顯赫的家勢,也沒有驚人學歷,但能爬上財務主管位置,而且一做便是
二十年,一定有其獨特之處,大家都知道,他的職稱雖沒有協理級以上的主管
威風,但在公司裡,能每天與老董事長直接通上電話者,他便是其中之一。
『我家在彰化溪洲,西螺大橋對面便是雲林縣西螺鎮,我家便是在橋下種花
生與西瓜的!夏天颱風一來,就把大家都吹得脫褲子喝西北風去了。』利經理
從不怕提及自己來自佃農的身份背景,『會上初級商校,是我小學時做夢都想不
到的事!』在民國四十年代,對一個佃農之子要上初級商校確實不易。
『我後來半工半讀完成商專夜校課業。』談起求學過程,利經理時而嘆息、
時而顯出滿臉驕傲。看他一臉痴肥,但總是堆滿笑容,也很少對底下員工發大
脾氣,活像辦公室裡小方型茶几上的彌勒佛,女基層職員沒事常愛圍著他瞎鬧一團。
『我剛退伍時便跟在老董事長身邊,』利經理講話的神韻像極一位歷史學
者,手上的煙斗及騰空而起的白色煙霧,更添幾許優雅與神秘。『不管刮風下雨,
白天或黑夜,只要有好土地,老董一喊!我便成為司機兼帳房!』利經理一講
起陪老董事長到全省各地找地投資的過往歷史總是滔滔不絕。在那個年代,有
商專學歷又有珠心算上段實力者,恐怕也不會太多,利經理便是其一。

星期一的早晨。
人事部二科主管,蔡中賢科長往利經理的辦公室走來,經理室外頭股務
科的戴美麗,看見蔡中賢迎面而來,連忙起身鞠躬招呼:『蔡科長早!』其他人
也連忙喊:『蔡科長早!』
『大家早!大家早!』蔡中賢笑臉盈盈地微微彎腰連聲跟大家回應。“叩叩
叩”,輕輕連敲三下利經理辦公室大門,等待回應。
『誰阿?』利經理放下小鏡子,並關掉電動刮鬍刀“嗚嗚嗚”的電動聲響,
轉頭望向門口。
『報告經理,是我,蔡中賢!』蔡中賢一聽到辦公室裡面有回應,立即大
聲報告,並報出自己的姓名。但他還不敢直接推門進入。
『你進來!』利經理將小鏡子及刮鬍刀收進辦公桌右側第二個抽屜,並同
時回應一聲。
『經理早!』蔡中賢一推開門便堆起笑臉向利經理彎腰打招呼,隨即轉身
欲將門順勢帶上。
『等一下!』利經理示意蔡中賢不要關門,『美麗阿!泡兩杯烏龍茶進
來。』利經理習慣留在座位對門口的戴美麗講話。
『馬上來。』戴美麗的聲音一向十分嗲氣,她刻意提高尾音回應,讓人聽
了一陣酥麻,邊忙著起身泡茶去。
蔡中賢剛坐定,不一會兒功夫,戴美麗便端進兩杯熱騰騰的烏龍茶進來,
因穿著公司制式窄裙制服,臀部與包裹在白色襯衫下的曲線顯得益形明顯突出。她小心奕奕蹲下,把茶杯擺放在長型玻璃茶几上,便迅速掩門退出辦公室,模樣看起來像極了日本料理店的女服務生。
這時利經理才起身移往蔡中賢側邊單人座沙發椅坐下,並伸手從小茶几上的小木盒中取出一條深咖啡色的雪茄,蔡中賢迅速拾起擺放在一旁的金黃色打火機,幫他把火點上,這個K金打火機是去年蔡中賢出國時,從日本帶回來的,金黃色閃閃發亮,加上輕巧的外形,讓利經理簡直愛不釋手。這個打火機當初花掉了蔡中賢將近一個月的薪水。

『中賢阿!聽說最近趙總好幾次找謝經理去問財務系統各單位職掌的問題?』利經理首先打開話匣子,『各單位工作職掌及教育訓練不就是你的業務嗎?』利經理對總公司各單位負責的業務項目幾乎比總經理還熟悉,『找你去問不就好了?何必找老謝呢?他又沒你清楚!』,『難不成要對財務部來一次業務總檢討不成?』利經理抽著手上的雪茄並吐出濃濃煙霧噴向空中。
『應該不至於才對,』蔡中賢接著說:『放款部也算是財務系統,可見並不是只針對財務部才對,』蔡中賢看一下利經理的眼神,『我聽說是與新業務有關,而且還是由企劃部發動主導的。』他補充說明。
『 該不會與早上十點的會議有關連?』利經理自言自語起來。
『 什麼會議?』蔡中賢其實並不知道早上十點將要在二十八樓王副總辦公室召開會議的事。
『還不是一些老掉牙的事,』利經理言語中充滿不屑語氣,『老王自從統管財務系統及企劃部後,就不斷要求經企科提案檢討如何提高公司財務及投資收益的事!』他又抽了一口手上雪茄,『老董事長為了這件事也叫我去問過,』
邊講邊將雪茄往煙灰缸捻熄,『說的比做的好聽!』好不容易停頓下來,彎身端起盛滿烏龍茶的員外型茶杯,啜飲一口。
『財務調度一向不是由經理您一手負責?投資決策更是老董事長直接決定交由您執行,有何好檢討的?』蔡中賢應和著利經理的話。
『但是------,』利經理停頓住,望了蔡中賢一眼,『公司總資產每年以將近百分之五十的速度成長,』利經理側過頭向蔡中賢小聲的接著說,『你知道現在公司總資產及可用資金有多少了嗎?』這些數字是公司裡少數人才知道的,利經理欲言又止的停了下來。
『換成百元大鈔,整個二十六樓都裝不下!』利經理又扯開嗓子大聲說話。
『哦!』蔡中賢不自主的驚愕一聲。
『你也知道,最近幾年,政府對保險業投資不動產並不鼓勵,民間也交相指責保險公司利用資金炒作房地產,』利經理又喝了一口烏龍茶,『我們公司雖不是國內數一、數二的保險公司,但最近十年,壽險新契約的成長卻始終明列前茅,總資產及可用資金累積速度也相當驚人。』
『對呀!這幾年業務系統氣勢越來越旺,業務部每年報升人數始終排在最前面。』人員升遷其實是人事一科的業務,但蔡中賢對那些人升遷及異動的消息總是不會放過。
『沒錯!去年年中,趙總經理調動數理部邱經理升任業務系統代協理,聽說就是李常董的意思,老董事長也沒任何意見!』利經理畢竟是公司重臣,他知道的訊息顯然比蔡中賢層級高很多。

邱經理,邱節謙,是公司另一位明日之星,他是國內少數同時擁有美國精算師及日本精算師執照的數理高手,目前還是某大學夜間部的兼任副教授,進公司不到十年便升任數理部數理一科科長,掌管公司商品各項費用率的把關與追蹤,接著,又以不到五年時間,直接爬上數理部經理職位,前後只用了十二年時間,創下公司最近十年最快升遷記錄。公司內部一些心生妒嫉者,便說他是『太子黨』,把他歸為於李常董人馬。

李常董,李逸龍,他是老董事長的第二個兒子,五年前剛從美國長春藤名校畢業的化學博士,本來已是美國東岸著名大學的教授,他的指導教授還是諾貝爾化學獎得主。被父親徵召回國經營家族企業,恐怕是他這一生的宿命。四十歲不到的年紀,髮鬢早已染上斑白,但高挑俊秀的外表仍難擋其在女性員工內心無盡的魅力與遐想。

『他是常董的人馬,這是全公司都知道的事。』蔡中賢語氣帶著酸味,他與邱節謙同一天來公司報到,望著邱節謙一路扶搖直上,心中始終有一份不平。

蔡中賢,嘉義布袋人,家中靠近海邊,幾代都以補撈及養殖文蛤為業,是家中唯一受過大學教育的人,他過去一向認為自己能讀到大學畢業,對他而言,已是上蒼給他福運了,因此,對父親父兼母職的付出,他自小點滴在心頭。在嘉義念中學時,成績優秀的同學紛紛選考丙組醫科之際,唯獨他與眾不同,選考以法商為主的丁組科系,並順利以第一志願進入臺灣最高學府商學系就讀。
在他心中,賺錢是他無可旁貸的責任,對金錢的無盡追逐也變成他此生的宿命!


(待續------,不定期刊出、前期文章將不定期刪除,不許引用與複製!)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