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由Justin原創並分享,特此致謝!)

《重點及短評》
1.『在美元全面走貶下,近來新台幣對美元不升反貶,創下今年新低紀錄。相對其他國家貨幣,新台幣貶值幅度更是驚人,過去一年,新台幣對歐元、英鎊、澳幣、紐幣貶值幅度達一二至二○%;對亞洲國家貨幣包括日圓、韓元、人民幣、港幣、星幣、馬元、泰銖等貶值幅度從三%到二五%,新台幣幾乎淪為超弱勢的貨幣。
新台幣匯率低迷不振,與近年台灣經濟成長率在亞洲殿後,有一定程度的關聯,但更重要的影響因素,是中央銀行長期執行以刺激出口來維繫經濟成長的低匯率政策。過去幾年台灣經濟成長率平均約四%,其中超過六成是出超的貢獻。而央行為貫徹低匯率政策,往往在美元對亞洲貨幣貶值的時候,讓新台幣短暫升值,但隔不久又引導新台幣貶值,導致新台幣平均匯率一直處在相當於亞洲金融風暴時的低水準。 』

短評:
台灣經濟景氣雖不若以前強,但也不致如台幣匯率近期呈現的羸弱不堪,台幣貶值因素已不純是經濟因素,而是人民對國內投資市場信心及政府貨幣主管當局的態度,恐怕才是重要關鍵!

2.『 央行為刺激出口及經濟成長而長期抑低新台幣匯率,雖然用心良苦,但是,新台幣長期低迷的負面影響卻愈來愈大。從總體經濟面來看,長期依賴低匯率促進經濟成長,不僅造成部分產業的依賴及升級減緩,而且削弱其他經濟部門的正常發展,影響資源的有效配置。在金融面,低匯率政策造成國內游資充斥,利率偏低,雖有助於降低企業籌資成本,但是,經濟體質不能根本改善,企業投資嚴重不足及報酬偏低,結果反讓資金導向套利交易,借新台幣買進升值快、高利率的國際貨幣蔚為風潮;購買海外金融資產或赴海外投資的企業及個人愈來愈普遍;過去一年國內流出資金估計至少數百億美元,對新台幣已構成明顯的貶值壓力;而匯率風險偏高,也大幅降低企業在國內籌資的意願;這些發展都不利於國內金融的穩定與正常運作。
更大的負面影響是,匯率代表一個國家的國力消長,新台幣的長期弱勢,降低國際社會對台灣的經濟評價,甚至讓人看衰台灣。而相對於人民幣的強勢,新台幣邁向國際通貨的目標愈來愈遙遠,甚至還有被邊緣化的危機。而企業及民眾出國、從事國際商務活動、海外培訓及留學等成本大幅提高,也不利亟需全面國際化的台灣經濟。 』

短評:
刻意低估的台幣匯率短期雖有利部份出口產業,但其眾多負面影響亦不應被刻意忽視。且短期台幣貶值雖有利出口,但長期而言,其負面效應將由絕大部份國人共同承擔,若只考慮短期刺激景氣目標,將是不理智且欠缺道德勇氣的作為!

結論:
台幣匯率被刻意壓低,雖有很多負面效應在長期將顯現出來,但對台灣目前現況而言,刺激外貿部們顯然在時效上將比提升內需有效及快速。做為一個一般投資人,也只能順勢而為了,在投資思考上,千萬不要與政策逆向思考,高外銷產業中,低毛利率、高營業額的公司將在第二季開始享受政策帶來的好處!用心收集並分析資料是使自己立於不敗的先決條件。


《工商時報社論》
工商時報 2007.04.30 
弱勢新台幣的後遺症愈來愈大
工商社論

國際金融情勢近月來出現明顯變化,美元對歐元、英鎊乃至亞洲國家貨幣皆大幅貶值,美元匯率跌到歷史新低點,相對之下,唯獨新台幣對美元匯率不升反貶,新台幣幾乎成為最弱勢的貨幣,這種變化對台灣經濟可能帶來的後遺症不容低估。

美元的持續走貶,有長期因素,也有短期因素。公元二○○○年歐元問世以來,在國際市場與美元分庭抗禮的態勢日益明顯,世界各國央行外匯存底中歐元比重持續上升,跨國企業亦紛紛增持歐元資產,再加上美國雙赤字問題的沉痾,因此,絕大多數金融專家都認為美元長期走貶已是大勢所趨。在短期因素方面,美國經濟自去年上半年開始明顯減緩,經濟成長率已降到二%,聯邦準備理事會(FED)降息的機率愈來愈高,相對而言,歐洲經濟仍在擴張期,歐洲央行因通膨的壓力可能持續升息,在美、歐經濟強弱易勢及利差縮小的情況下,美元貶值的預期心理更加強烈,導致近月來美元匯率的節節下降;預料美元跌勢仍會持續一段時間。

美元走貶的長期趨勢,影響廣泛深遠,雖然美元貶值有助改善美國長期貿易赤字問題,但是,強勢美元是過去吸引全球資金挹注美國市場,撐起美國經濟及整體國力的關鍵因素,一旦情勢反轉,全球資金勢必重新分配,美國在世界獨強的經濟優勢也將逐漸改變,美國的領導地位及影響力勢必嚴重削弱。因此,布希政府歷任財長一再重申強勢美元符合美國的利益,以避免美元長期走貶可能造成的強大殺傷力。

對照之下,我國政府對於新台幣的異常貶值,似乎甘之如飴,毫無反應。在美元全面走貶下,近來新台幣對美元不升反貶,創下今年新低紀錄。相對其他國家貨幣,新台幣貶值幅度更是驚人,過去一年,新台幣對歐元、英鎊、澳幣、紐幣貶值幅度達一二至二○%;對亞洲國家貨幣包括日圓、韓元、人民幣、港幣、星幣、馬元、泰銖等貶值幅度從三%到二五%,新台幣幾乎淪為超弱勢的貨幣。

新台幣匯率低迷不振,與近年台灣經濟成長率在亞洲殿後,有一定程度的關聯,但更重要的影響因素,是中央銀行長期執行以刺激出口來維繫經濟成長的低匯率政策。過去幾年台灣經濟成長率平均約四%,其中超過六成是出超的貢獻。而央行為貫徹低匯率政策,往往在美元對亞洲貨幣貶值的時候,讓新台幣短暫升值,但隔不久又引導新台幣貶值,導致新台幣平均匯率一直處在相當於亞洲金融風暴時的低水準。

央行為刺激出口及經濟成長而長期抑低新台幣匯率,雖然用心良苦,但是,新台幣長期低迷的負面影響卻愈來愈大。從總體經濟面來看,長期依賴低匯率促進經濟成長,不僅造成部分產業的依賴及升級減緩,而且削弱其他經濟部門的正常發展,影響資源的有效配置。在金融面,低匯率政策造成國內游資充斥,利率偏低,雖有助於降低企業籌資成本,但是,經濟體質不能根本改善,企業投資嚴重不足及報酬偏低,結果反讓資金導向套利交易,借新台幣買進升值快、高利率的國際貨幣蔚為風潮;購買海外金融資產或赴海外投資的企業及個人愈來愈普遍;過去一年國內流出資金估計至少數百億美元,對新台幣已構成明顯的貶值壓力;而匯率風險偏高,也大幅降低企業在國內籌資的意願;這些發展都不利於國內金融的穩定與正常運作。

更大的負面影響是,匯率代表一個國家的國力消長,新台幣的長期弱勢,降低國際社會對台灣的經濟評價,甚至讓人看衰台灣。而相對於人民幣的強勢,新台幣邁向國際通貨的目標愈來愈遙遠,甚至還有被邊緣化的危機。而企業及民眾出國、從事國際商務活動、海外培訓及留學等成本大幅提高,也不利亟需全面國際化的台灣經濟。

我們非常憂心新台幣的長期弱化已逐漸從央行的政策引導變成愈來愈難以逆轉的事實,希望決策者切勿再漠視此一問題的嚴重性及對台灣的可能傷害,趕快拿出一套完整對策防止新台幣長期走跌,也讓台灣經濟能夠止跌回升。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