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客來稿訂正


玉山杜鵑
原文:1908年早田文藏引證1906年川上瀧彌與採自玉山的標本命名為R. pseudochrysanthum Hayata。
訂正:1908年早田文藏引證1906年川上瀧彌與森丑之助採自玉山的標本命名為R. pseudochrysanthum Hayata。
原因:參考陳玉峰的<<台灣植被誌>>時文中提到:1906年11月川上瀧彌與森邦彥前往玉山的採集品。當時就感覺怪怪的,後來查了林試所的模式標本,確定採集者為森丑之助。來台的日籍植物學者稱Mori的有森丑之助與森邦彥兩人,川上瀧彌與森丑之助都是日本治台早期的學者,川上氏死於1915年,森丑牛死於1926年,而森邦彥是1928年台北帝國大學成立後的採集學者,所以川上瀧彌與森邦彥是不可能同時出現的。因為植物誌都是英文,有時看見Mori還真要想一下。就像我們在分析财報一樣,不是嗎?




山薰香一文中提到
原文:南湖山薰香…..1938年正宗嚴敬根據鈴木時夫1937年採自南湖大山的標本命名另一新種為台灣山薰香(Oreomyrrhis taiwaniana Masamune)
訂正:南湖山薰香…..1938年正宗嚴敬根據鈴木重良1937年採自南湖大山的標本命名另一新種為台灣山薰香(Oreomyrrhis taiwaniana Masamune)
原因:看文獻時沒注意到採集者是S. Suzuki而非T. Suzuki




細葉杜鵑一文中提到
鈴木時夫(Tokio Suzuki,1911-1978)小檔案
原文:鈴木時夫教授........多枝黴草、小水玉簪等新種植物。台灣植物中由鈴木教授命名或為種小名者約有二十種,以其為中文名者有鈴木冬青、鈴木草。最值得一提的是唇形科鈴木草屬(Suzukia)即以他為屬名。
訂正:鈴木時夫教授……多枝黴草、小水玉簪等新種植物,1937年於烏來地區採得台灣新紀錄植物細口團扇蕨。此外,由鈴木教授命名之新種植物尚包括麥氏紫金牛、裏菫紫金牛、細葉杜鵑等。
原因:來台的日籍植物學者稱Suzuki的有鈴木時夫(Tokio Suzuki)與鈴木重良(Sigeyosi Suzuki),鈴木冬青、鈴木草的採集者皆為鈴木重良,所以應是紀念鈴木重良,而非鈴木時夫。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