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點及短評:
大陸近十年來民間消費占GDP比率,自1999年的46.7%,2008年降為35.3%,政府消費同時期所占GDP比率亦自15.3%降至13.4%。顯然是大陸社會保障制度不夠健全,人民為免後顧之憂,而節衣縮食,提高儲蓄的結果。」

人民幣長期趨勢終將走上升值之路,中國內需消費市場也將持續成長,預料未來十年內,中國內需市場之成長性仍將遠優於歐、美地區。台資廠商之中概內需型企業之成長性,仍將是台股中的不褪焦點。


《經濟日報社論》
貿易失衡不能歸咎於匯率問題

美國總統歐巴馬月前會見參議員後,明確表示對人民幣匯率問題,將採取強硬態度,而且在下回合中美戰略及經濟對話時,人民幣匯率將優先列入討論議題。本周一國際貨幣基金(IMF)向正在韓國首爾召開的G20部長級會議提出評估報告,人民幣匯價「嚴重低估」,更是火上加油,人民幣升值壓力如排山倒海而來。而大陸內部對美國等施壓人民幣升值普遍不滿,但並未見提出合理有實證性的辯解,反而大陸內部開始出現人民幣緩慢升值是不可迴避的論調,更加深外界對人民幣升值的壓力。

美國等對人民幣升值施壓的訴求,可從下列兩方面來剖析:

一是認為人民幣過於低估;華府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估計,人民幣約對全球貨幣低估30%,對美元更低估約40%,致使中國年年產生巨額出超,造成全球貿易失衡。實際上,人民幣自2005年7月啟動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實現雙方浮動,至金融風暴前的2008年7月對美元已升值21%,是否有再大幅升值的必要,確有商榷之餘地。

若人民幣真的「嚴重低估」,則其重要貿易對象國家對大陸出口應受到嚴重影響,但事實上並非如此。不論是高度工業國家的美國、歐盟與日本或是鄰近的台灣、南韓、新加坡,以及新興國家泰、馬、印尼等,近年來對大陸出口增加率均高於其總出口增加率,致各國對大陸出口占各國總出口的比重,持續上升。在中國大陸加入WTO前的2001年,美國對大陸出口在其出口國家中排名第九,2007年躍升至第三。在歐盟出口國家排序中,對大陸出口同樣的從第五名提升到第三名。在日本及南韓的出口中,中國大陸更排首位。

去年全球貿易大衰退,各國對大陸出口衰退的幅度低於其總出口衰退幅度;如美國去年總出口萎縮17.9%,但對大陸出口只微減0.2%;歐盟去年總出口衰退20.6%,對大陸出口亦微減1.5%,致對大陸出口所占總出口比重大幅上升,其他國家亦然。

尤其,去年在大衰退衝擊下,各國採取積極性擴張政策,使全球貿易失衡大幅改善。如美國貿易逆差,自2008年的8,162億美元,去年大減為5,009億美元,歐盟貿易逆差同期亦自3,809億美元,大幅縮減為1,446億美元;而中國大陸的出超,同期亦自2,981億美元,大幅縮小為1,961億美元。因此,此時歐巴馬總統對人民幣匯率採取強硬措施,似非其時。

二是人民幣長期低估,使其出口產品價格低廉,大量銷往美國是造成美國貿易巨額逆差的成因,把一切責任歸咎於人民幣匯率。此一說法不僅欠缺邏輯,更可能是誤判。美國貿易的失衡,應從總體經濟來觀察,美國近十年來對外貿易逆差的擴大,並非出口的萎縮,而是進口占GDP比率超過出口,致使逆差擴大。國內需求中,不僅民間消費占GDP比率上升達70%,政府消費亦大事擴張。顯然美國貿易的失衡,美國人民及政府的大事消費才是罪魁禍首,與人民幣匯率何干?

相對的,大陸近十年來民間消費占GDP比率,自1999年的46.7%,2008年降為35.3%,政府消費同時期所占GDP比率亦自15.3%降至13.4%。顯然是大陸社會保障制度不夠健全,人民為免後顧之憂,而節衣縮食,提高儲蓄的結果。

因此,要解決貿易失衡,美國必須緊縮消費,提高儲蓄,而大陸應改善社會保障制度,讓人民安心的消費,降低儲蓄,才是治本之道。不過大陸於2008年7月面對金融海嘯重新將人民幣釘住美元,雖有其不得已的苦衷,但現在已進入經濟復甦期,亦應恢復人民幣的浮動機制,才是正確作法。

【2010/03/04 經濟日報】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