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由Samlucky提供,特此致謝!









希臘留步,歐洲天空仍烏雲罩頂

希臘新民主黨獲勝,支持撙節派可望組成執政聯盟,解除了它退出歐元區的燃眉危機,全球均鬆了一口氣。但這並不表示歐債危機已經解除,次日西班牙公債殖利率升破百分之七的新高,義大利則緊追其後,這提醒世人:歐洲天空依然烏雲罩頂,希臘局勢告緩也許只是延長了整個凌遲的過程。

在希臘左右兩派的拔河中,撙節派之所以能以些微比率勝出,主要是多數希臘民眾仍希望留在歐元區。五月的首輪選舉,是因為紓困帶來的緊縮政策引發民眾強烈反彈,亦即,「憤怒」主宰了那次大選的基調,主要在向執政黨發洩不滿。而在二輪投票,許多民眾則意識到退出歐元區將有極難測的後果,因而轉向支持撙節;亦即,對未來的不確定的「恐懼」,造就了第二輪的選舉結果。

但撙節派勉強獲勝,只是暫時堵住了希臘「退出歐元區」這條裂縫;要扭轉該國的民生凋敝,在龐大債務中撐過這場大蕭條,則仍是一條迢遙而看不到盡頭的路。這對籌組中的新政府,自是莫大的挑戰。當希臘民眾再度面對現實生活,如果日子仍是那麼艱苦難熬,而國家債務看起來像是用廿年血汗都還不清的包袱,民眾憤怒與絕望的情緒將再度燃燒,而虎視眈眈的左派激進聯盟也將繼續煽動人民:別再忍受歐盟的箍制,退出歐元區!那樣的話,希臘一時堵住的裂縫,遲早還是會爆開。

希臘撙節派週一獲勝之後,仍止不住資金逃離歐洲,原因正在於此:歷經動盪起伏,全球投資人已經失去了信心。事實上,歐洲的不安之源遍布南北,昨天穩住了希臘,今天又爆出了西班牙,誰知明天哪個國家又要跳票告急。當求救聲此起彼落,德國為首的歐盟國家勢必疲於奔命,全球市場也將不得安寧。也因此,回看歐盟因應歐債危機兩年,漏洞卻愈補愈大,並導致支援國和被紓困國的人民都激昂憤怒,顯示其手法及策略都頗有缺陷,勢需作出調整。

諾貝爾經濟學家克魯曼近日撰文,譴責歐洲官員的傲慢,是拖垮希臘的禍因,對歐盟開出了第一槍。他認為,歐盟未能建立起一個健全的金融體系,卻讓規模不同、發展步調各異的經濟體共冶一爐,而「歐元區」的城堡炮製了一個安全假象,吸引外資湧入,結果希臘幾年的假性繁榮最後變成泡沫。這樣的責任,歐盟的官員應該共同承擔,不能一味給危機國家套上「罪有應得」的枷鎖。

克魯曼指出的重點,直搗歐盟的要害。歐盟最初組成的理想,是要成為一個榮辱和利害相倚的「共同體」;而如今它處理盟邦的債務危機,不僅太過冷漠、也太過苛刻。可以說,它不像個共同體,而表現得像個富豪「俱樂部」:付不出會費的人,就要被罰站、當苦力、被羞辱。癥結就在,歐盟的共同體概念只落實到拆除邊界、共用貨幣,但人員、資金自由流動引發的風險,最後仍要由各國政府擔起責任;在不對稱的權責關係下,歐盟儼然一個烏托邦。現下危機當前,歐盟這廂手忙腳亂收拾不了老會員的爛攤子,那廂卻還在大力招募新會員,豈不諷刺?

更值得注意的是,歐債火山兩年半來一再噴爆,不滿撙節政策的各國人民頻頻走上街頭,不僅影響歐洲本身的政經發展,也讓火山灰飄散全球。今年以來,以歐洲出口為腹地的亞洲及各新興經濟體的成長力道明顯減緩,台灣五月對歐洲出口衰退達一成二,中國大陸對歐洲的出口今年以來亦急劇下滑為負成長,並因此使整個東亞產業鏈都受到牽累。可以說,全球喊了兩年多的歐債危機,現在真的是看到「狼來了」。

如果希臘新政府能夠穩住情勢,而歐盟官員能更積極協助解決為債務所苦的國家,那麼,世界情勢也許不致被幾個歐豬國家拖垮。否則,已經烏雲罩頂的天空,何止是希臘嗷嗷待救,全球都將難逃其殃。

【2012/06/21 聯合報】













→如你/妳看完這篇文章後,覺得是篇好文的話,麻煩你/妳在右下方按一下「推」哦!
 你/妳的一個小動作,都是鼓勵版主創作的動力哦!

★點選以下圖片即可訂購去~

鉅豐烈豹財經網 鉅豐烈豹財經網 鉅豐烈豹財經網
鉅豐烈豹財經網 鉅豐烈豹財經網 鉅豐烈豹財經網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