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去京都》是部還滿有趣的日劇,故事大約是說一個老舖旅館的獨生女兒,由於母親驟逝,回到京都繼承旅館當起新手老闆娘的故事。我想製作團隊大概有努力避免讓這樣一部日劇落入「一集收復一個神奇寶貝」的無敵老梗,不過這樣一個振興老店的故事劇情大約會是什麼走向不難猜測,整體來說就是看起來大概也知道會發生什麼,又不會太老梗以至於難以看下去的一部日劇啦。

從東京歸來的前財政官員精英上羽鴨回到京都當老闆娘,我覺得松下奈緒飾演的這個角色很不錯,成功地平衡了此劇眾多老梗氛圍,重點當然是--我猜劇組成功地應用了松下超乎尋常的身高塑造了這個很特別的--上羽鴨,這個長得像電火條仔的年輕老闆娘是個即使身處頑固的京都世界裡,仍然能用她顯得礙眼的現代思維來努力經營這家名門老舖。

(不過說真的,還好松下長相夠溫柔,否則她的高個子穿起和服來真是超級不搭的,她真的不是和服美女啊。)

不過我覺得劇組還是非常了解要如何讓這樣一部日劇吸引觀眾的眼光,那自然就是京都的美景啦。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財顧公司的老奸巨猾主管(也就是白色巨塔裡的鳥飼料教授)和其部下,負責上羽屋債權的衣川周平,或是梅垣屋美女老闆娘談話時的場所,總是在一個又一個美到一個不行的地方,只要看日劇就能欣賞到這些美麗、精緻的獨門景點,又不用和其他觀光客擠(天曉得那些地方觀光客是否真能進的去),就超夠本啦。(應該有不少人是為了這點追這部日劇吧)

另一個這部日劇呈現的,則是劇中出現了無數次的,所謂「京都人的作風」,我覺得京都人就跟京都腔一樣繞好幾個彎真是好麻煩,看戲劇演出來還挺有趣,但是在日常生活中遇到應該會很崩潰吧。

唯一讓我受不了的是日本人那股「堅持守護傳統」,《鴨,去京都》也無可避免地著墨了老舖工藝日漸凋零後繼無人,或是古都京都要如何吸引新一代年輕人的一些問題(只是我也有一個疑問,京都應該是日本最最最~熱門,也是外國臉孔最多的觀光地點了吧,如果連京都觀光都凋零的話那其他地方怎麼辦?)。之前木村拓哉主演的日劇《人生無價》(Priceless)中有一個魔法瓶,這魔法瓶是一個可以讓滾燙的水保溫兩天的保溫瓶(很顯然剛燒好的水要保存在瓶子中兩天對日本人來說是很重要的事),然而木村拓哉的公司想要讓這魔法瓶可以保溫三天!不過我不懂能讓保溫瓶保溫三天的技術到底代表了什麼意義?可以看的出來,在舊有的事物上不斷升級、不斷修飾是日本人極為重視的,因此我們可以欣賞到精緻絕倫、美到無以復加的和服織品、日式庭園和工藝製品,不過這種堅持呈現在某些方面真是讓我這個外國人無法理解。

例如說,仲代大臣說起40年前當他還是青少年時吃到的一道茄子料理,這40年來經過不同的料理長加入巧思呈現不同的風味,我心裡想的卻是:40年來都吃同一道茄子不會吃膩嗎?

又或者是說老鋪旅館要如何應對接待外國觀光客好了,也許我是鄉巴佬吧,我覺得用餐時有人跪坐在旁邊看著你吃怎麼想就是怎麼怪呀!

不過日本人這股堅持是不會隨便拋棄的,因為上羽屋在很神奇地解決了財務上的困難之後,決定要延續上代和上上代老闆娘的傳統繼續接待客人。(動不動就是上代和上上代,真是可怕呀...)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