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379B.jpg  

二延平茶園區

 

 

 

獵豹財務長郭恭克無限期好友(VIP)專屬討論區

進入本人FB請由此進入
 


進入本人FB粉絲專頁請由此進入

 

經濟日報社論重點摘要:

『今年第1季大陸經濟增長率滑落到18個月來最低點,讓北京高度警惕,不僅加大微刺激政策力道,而且連續採取三波定向寬鬆貨幣政策。第2季經濟增長率回升,可歸因上述政策逐步產生效果。但不可諱言,大陸經濟的最大困境是來自兩大結構性問題:一是房市泡沫化帶來的巨大風險;二是產能過剩及經濟轉型遲緩。

大陸房地產業對GDP增長貢獻估計達20%,過去幾年大陸房價呈現兩位數字飆漲,泡沫化現象極為明顯。今年以來,大陸中大型城市房價明顯降溫,5、6月新建住宅價格由升轉跌;上半年商品房銷售面積及銷售額皆大幅下滑,房市泡沫崩潰危機正節節升高。』

短評:

相較於中國貨幣供給額急速擴增,造成房地產泡沫危機,台灣恐也不徨多讓,2008年底國內廣義貨幣供給額M2總計數為27.86兆,至2014年5月創下36.366兆(期底值),增加30%,在接近五年半期間,複合成長率約5%,但台灣在此期間的GDP總產值卻僅從3.252兆元,成長至3.74988兆元,僅成長15.3%,大約僅為貨幣增幅的一半,多餘出來的氾濫資金,導致存款利率變成低到不能再低的水準,扣掉消費者物價上漲率,存款戶成為被懲罰的對象,而將資金從金融機構搬出來的個人或財團,則將低利率資金投入房市或土地炒作,成為這五年來資產重分配的最大贏家。

中國與台灣都一樣,最大的炒房推手其實是政府,外匯主管機關及稅政單位要負起最大責任,而執政者束手就縛,毫無作為,則無疑是最大幫兇!

 

經濟日報社論

 

大陸經濟面臨兩大難關

 

大陸國家統計局上周公布今年上半年大陸經濟增長率為7.4%,第2季成長率為7.5%,優於第1季的7.4%,也優於經濟專家預估。然而,大陸經濟增長減速是長期結構性問題,北京當局正處於堅持深化改革或短期「穩增長」的深層矛盾中,能否順利脫困,存在諸多變數。

今年第1季大陸經濟增長率滑落到18個月來最低點,讓北京高度警惕,不僅加大微刺激政策力道,而且連續採取三波定向寬鬆貨幣政策。第2季經濟增長率回升,可歸因上述政策逐步產生效果。但不可諱言,大陸經濟的最大困境是來自兩大結構性問題:一是房市泡沫化帶來的巨大風險;二是產能過剩及經濟轉型遲緩。

大陸房地產業對GDP增長貢獻估計達20%,過去幾年大陸房價呈現兩位數字飆漲,泡沫化現象極為明顯。今年以來,大陸中大型城市房價明顯降溫,5、6月新建住宅價格由升轉跌;上半年商品房銷售面積及銷售額皆大幅下滑,房市泡沫崩潰危機正節節升高。

從金融面來看,大陸房市泡沫和銀行過度放貸、地方債、影子銀行等金融亂象息息相關,一旦房市崩潰勢必導致金融體系的系統性風險。所以,北京對房市泡沫化問題不敢掉以輕心,房市調控手段亦從過去「一刀切」方式逐漸轉為所謂「精準定向」調控,即按不同地方、不同情況,授權地方政府採取因地制宜的對應措施。

但追究大陸房市泡沫的根源,是肇因於過度寬鬆的貨幣政策,2007年至2013年大陸貨幣供給M2從40.34兆人民幣暴增至110.65兆人民幣,增加1.7倍;今年6月M2年增率仍高達14.7%,是支撐大陸房價飆漲的最大因素。如今房價搖搖欲墜,北京若再祭寬鬆貨幣政策,不僅空間有限,效果存疑,而且也違背「去槓桿」的改革政策目標。是以,當前北京的頭號難關是如何避免房市泡沫崩潰、促其「軟著陸」,這一關若過不了,大陸經濟「硬著陸」恐將成為夢魘。

另一方面,大陸經濟投資過度及因而造成的產能過剩問題,迄未根本改善,無論是鋼鐵、水泥、造船、汽車等傳統產業,或者太陽能、LED照明、手機、電腦等新興產業,重複投資及產能過剩問題始終無法獲致有效解決。

北京希望加速經濟轉型升級,擴大民間消費及服務業發展,去年大陸服務業占國內生產總值(GDP)比重首次超過製造業和建築業,但相較於以「去槓桿、調結構」為主軸的改革政策導致的緊縮效應,經濟轉型速度仍嫌緩慢。而北京為「穩增長」所推動的調控措施,基本上仍不脫擴大固定投資及產能擴充。例如今年6月金融體系新增貸款從5月1.4兆人民幣劇增至1.97兆人民幣,其中大半融資都挹注到建築工程及製造業投資。此等結構改革困境亦是北京所面臨的另一難關。

面對上述兩大經濟難關,北京在政策上可選擇空間非常有限,若堅持改革就必須付出經濟增長減緩甚至「硬著陸」的代價;但若放棄改革,勢必加劇大陸經濟惡性循環,最終將付出更大代價。是以,未來北京在深化改革政策路線基本不變的前提下,勢將更加依賴「定向調控」政策措施,尤其是定向寬鬆貨幣政策,透過更精準的信用放寬措施,將過剩的流動性導向小微企業、棚戶區改造、三農(農業、農村和農民)、鐵路等微刺激政策重點支持項目。再者,為讓結構改革及經濟轉型有更長的緩衝期間,北京仍將彈性運用匯率政策來穩定出口,在短中期,人民幣升升貶貶甚至貶多升少可能成為常態。

然而,「定向調控」能發揮的效果終究有限;大陸經濟興衰盛敗最終仍將繫於深化改革的決心和力道,以及能否通過精密規劃將改革紅利極大化,抵消改革必然會有的緊縮效應。這就要看大陸領導班子的膽識和經濟領航能力了!

【2014/07/22 經濟日報】

 

報名鉅豐財經資訊2014年相關課程

   報名鉅豐財經資訊2014年相關課程

 

  購買Money DJ由此進入

    購買Money DJ由此進入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