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昨天晚上多吹了一點風,也可能是在學校實驗室裡冷氣吹太多,總之,今天早上起床的時候感覺就怪怪的,一向頭好壯壯的我(才怪!)居然出現了三叉神經痛的毛病,右半臉皮上有著微微麻麻的觸感,伴隨著不時被針戳來插去刺痛感,讓我有種變身為「雙面人」的錯覺。


  想想才學不到一個禮拜的針灸手法,或許有可能解決我臉上這個問題,所以就依循著十總穴的概念取左手合谷穴用右手單手下針,針一刺入,輕輕用刮法為這頭風症散風止痛後,果然針刺般的感覺就消失了,只可惜目前只學了基礎的幾個穴道針法,還不敢直接在臉上取穴下針,所以臉上依然有淡淡的麻痺感,本來考慮到後腦也有點受風,有點悶悶重重的,應該再取列缺下針才能達到完整的療效,但因趕時間的緣故,就這麼耽誤下來。


  輕忽受寒的結果就是,到晚上時頭痛欲裂,全身冒冷汗,一吹到風就頭痛,不吹風卻又全身發熱沒辦法好好休息,好不容易進入淺眠狀態後,卻又被一通電話吵醒,再躺回床上就翻來覆去不能成眠,逼不得已只好起床,開燈,想辦法用最經濟、快速的方式來自我治療。


  雖然我有考慮過使用芳香療法自救,但是又覺得人在頭痛時要考慮配配方實在是太折磨自己,針灸這東西雖然會因為我手法不好而覺得痛,但是比起腦袋頭痛的程度,是可以毫不在意地直接忽略。


  這次取的穴位,就是早上沒針到的列缺,再加上大腸經的曲池,有了早上的經驗後,心裡已經預期這次下針應該會有魔術般的成果,果不其然,下針後輕用刮法,再搭配捻轉及提法,泄去風寒滯氣之後,頭痛及冷汗情形就好轉大半,至少能讓我還有心情,思路清晰在這打這篇文章。


  有時想想,針灸這東西因為其侵入性的特性,而被認為是醫生才能使用的治療手法,因此一般並不傳授給醫學生或醫生以外的平民,這次我有幸可以接觸到這們學問,還是恰巧中醫系學生在團報課外針灸技術指導課程時,因人數不足而順便湊人頭才可以實際接觸學習的,但是實際上,針灸這們學問真的有危險到一般民眾不宜接觸的程度嗎?


  雖然我完全可以理解現在不教一般人針灸技術的原因,是因為害怕密醫大增,因醫學知識不足造成醫療意外或是醫療糾紛大增,但是反觀現今情勢,醫生這個族群幾乎掌握著所有的醫療知識,形成一個封閉的系統,這個系統並不鼓勵一般民眾主動學習「除了常識之外的醫療知識」,總是用一些明明可以用白話文講的文言文(外文)術語隔絕與一般民眾的交流,或是老是教導民眾要相信醫生的判斷,自己卻回答不出民眾的問題,只用權威的態度來逼迫大家服從於他的指揮之下。


  結果呢?就是像我一樣一堆醫療疏失之下的受害者就出現了,更慘的是,有些人還不知道自己身上的病痛其實是醫生的錯,而不是因為自己生活習慣不好或是上半輩子沒積德所造成的。


  從另外一個觀點來講,針灸的發展歷史中,在明清時因為江湖派與儒醫派(學院派)的派系之爭,以及其他種種原因而使針灸技術沒落了,對觀現今的醫療生態,皆是以學院派為鰲首,而傳統的家傳醫生,或是師徒制所帶出來的人往往被學院派鞭得滿頭包,毫無生存之地,在這種價值觀單一化、權威化的狀態下,沒有來自各處豐富的觀念、經驗交流,醫學的進展,能有多好多快的發展?



真異典藏




http://blog.xuite.net/sealioler/sealioler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