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台與我經過一番虛驚後, 飛機總算是平穩地降落在維也納機場, 
想不到911後美歐航線的飛機上對旅客的言論自由如此箝制, 
只不過是在華航飛經捷克上空, 曙光初露的那一刻興奮地朝窗外喊了一聲  "Hi, 捷克! "
空少George就氣急敗壞地衝了過來, 說不管我有任何要求, 
此班飛機都不會改變預定在維也納降落的計劃

這真是莫名其妙,. 我會有甚麼要求呢? 頂多趁著美麗的晨曦來杯白酒陶醉一下罷了! 
看來機上白酒的存量顯然是不太夠才讓George的臉色有點難看.

然而George不愧是訓練有素的空少, 在我下機經過他身邊時, 還是面帶微笑地祝我一路順風, 
而當我也盡釋前嫌跟他道聲  "George Bye!"  時, 他嘴角竟又瞬間彎了下來, 
可真是個無俚頭的傢伙, 有沒有搞錯, 到底誰才是服務業啊?




就在限制級戰警馮迪索驚險萬分地拯救布拉格後, 我才猛然驚覺到, 
這些躲過兩次世界大戰摧殘的文化遺產是多麼的脆弱,  "非得去看看不可!" 
終於, 曾在捷克作家米蘭.昆德拉筆下湯瑪斯醫生心中縈繞的幽靈也來騷擾我了, 
於是乎, 這個才剛脫離鐵幕的波希米亞國度, 就從幾千公里外伸出小說作家的魔手, 
把我推入了思念的鐵幕, 成為我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 當我在休假預排表Booking完這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時, 
我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又多了壓縮工作進度與旅行社信用卡簽單這兩項




不知道是不是也發生了六個巧合, 26個團員中居然有7對醫師夫婦, 彼此還不認識呢!
這下我屌了, 總統搭空軍一號出國也沒有這樣的醫療團隊跟著吧, 美中不足的是沒有護士, 
喝捷克啤酒時就得適可而止了, 不可以讓他們有對我做CPR的機會



該介紹一下風景了, 行程安排這個小鎮是為了看鐘乳石洞穴, 
老實說台灣若有這種景點想必大家一定趨之若鶩, 
可我們重點應該是來體驗小鎮風情邊思春的才對吧? 
還好這些鐘乳石的造型夠奇特, 團員大都嘖嘖稱奇, 
我也好學不倦地趁機請教醫師大哥們若體內也有這種奇特造型算不算胃潰瘍並拍照記錄, 
只是洞穴內的曝光效果真的不太好呢! 



多虧了左下角那位大哥的幫忙, 照片的曝光效果總算是恢復正常了, 
不過由於我旺盛的求知欲, 身邊的醫療團隊好像也都跑光啦!



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要安排參觀鐘乳石洞穴, 我已經開始慢慢有思春的感覺了
總之先拍下來再說, 回頭再問問醫療團有沒有泌尿科的醫生




出了鐘乳石洞穴頓時柳暗花明接著一段綠蔭扶疏的森林小徑, 
似要引領我們進入如桃花源般的童話國度, 秋風將枝頭一片片枯黃的樹葉摘下, 
徐徐飄晃過遊客眼前後織成一條金色的迎賓地毯襯在銀白色的潺潺小溪邊, 
醫療團們一路聽溪步葉探魚影有如夢遊仙境, 
幸有宅心仁厚的男子不時地請教醫學常識才將他們拉回現實世界



你問我這個清麗質樸小鎮的芳名嗎?
套句學長被追債時常跟人苦勸的一句名言: 誰記得誰痛苦喲!
是的, 記憶乃是痛苦的根源, 我能不記得, 是一種福氣

但快樂的事我還記得, 大家在這小旅館餐廳吃了一頓鮮美的鳟魚餐
而醫療團員不甚熟練的魚體解剖技術則讓我又更得意忘形了




直到發現吧檯酒保不停地對我露出曖昧的笑容, 股間一陣莫名的冷顫才終於讓我收斂下來
對我而言這可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侵哪! 於是接下來的旅途潛意識裡便不自覺地想要忘掉這個小地方






捷克最迷人的就是那中古世紀城堡莊園中各式文藝復興時期的建築, 
不過第一次帶我認識捷克的人卻是米蘭.昆德拉的小說, 
因此我完全辜負了導遊認真介紹歷史文化滔滔不絕流出的口水, 
逕自在這名為Telc的小鎮找尋小說中的場景, 我最感興趣的, 
是這兒會不會是那距離布拉格200公里湯瑪斯醫生因六個巧合與特麗莎第一次邂逅的骯髒小鎮



進城後這有如詩夢般恬靜幽美風景就頻頻向我抗議了, OK!  我知道了啦, 
這絕不可能是湯瑪斯與特麗莎相遇的小鎮, 完全與骯髒這條件沾不上邊




隱約感覺得出來導遊似乎對我這自顧自拍照的宅男稍有慍容, 但小弟並非不尊重導遊的專業, 
出來旅遊本就是各取所需, 導遊介紹的歷史文化我早已作過功課, 
就不用亦步亦趨地浪費時間跟在導遊身邊了, 我只嘆自己誤判了記憶卡和荷包的輕與重, 
並抱怨摩爾定律限制了NT$1000元能買到的記憶卡容量



這的確是有錢有閒有品味才幹得出來的事, 當年城堡主人想必也在藝術與荷包的輕重之間做過一番掙扎, 
喔... 輕與重, 正與負, 空與多, 光明與黑暗, 膨脹與收縮, 宇宙中自然存在的相反對偶, 
西元前六世紀希臘先哲Parmenide就發現的哲理, 經過26個世紀後居然仍困擾著無數個聰明人哪!




就好比這張相片, 我若是要把悠閒地牽著主人散步的小黃金獵犬拍進來, 
右下角的施工柵欄就會被一起拍進畫面, 而要在瞬間決定黃金獵犬與施工柵欄孰輕孰重, 
就跟要在瞬間判別低現金流卻高本益比孰真孰假一樣是不可能的, 於是就形成這樣尷尬的畫面

在我按下快門的那一瞬間, 一顆足球滾到了我的腳邊, 原來是當地一對頑皮的死小孩....
咳嗯....一對可愛的兄弟黨似乎用足球試探著我這到處偷拍東方遊客, 
我望著只剩一格的電池容量, 在鐘乳石洞穴閃光燈耗掉太多電力了,

唉, 我又再次誤判了自然風景與人文情懷的輕與重啊!



Telc小鎮是在約500年前的一場祝融之災中浴火重生的, 
輕如鬼魅的火苗似乎成為這個小鎮歷史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整個城幾乎是繞著兩個湖建的




夕陽西下湖面反射的粼粼波光不僅為小鎮補上一層光底, 
映在鎮民眼裡的水波彷彿也為他們增添了一分安全感




這些保存如此完好的文化遺產是歸功於波希米亞民族面對侵略強權的軟弱嗎? 
我寧可相信是他們在寧為玉碎爭一時意氣與忍辱負重保存文化資產的輕重之間做了適當的取捨, 
若真是這樣, 波希米亞人可相當具有市場贏家的優秀基因呢, 
應該要去追一個波希米亞美女回來才對!




世人需要高聳參天的教堂尖塔與上帝溝通做為信仰的救贖, 
股民也需要投資信仰做為貪婪與恐懼的救贖, 
600年前歐洲腐敗的教會勾結權貴向市井小民販售贖罪券斂財, 
今有股神大師串通主力向投資人販賣信仰與神蹟, 
當年罪惡的羅馬教廷猶如今日墮落的華爾街,

六世紀前的胡斯宗教戰爭雖然失敗, 卻播下了整個歐洲宗教改革的種子,
而21世紀財經界胡斯們的努力究竟能不能開花結果呢?

湛藍晴空下飄來一片彷彿胡斯為改革運動操勞變白的雲髮, 
漫天籠罩在教堂尖塔之上睥睨著凡間的一切, 冥冥之中上天似乎也在回應著我

(小白吐嘲短評: WGY其實是在暗示未來K線走勢是屬哥德式風格, 也就是說會漲到天上去!)



第一晚入宿英吉夫小鎮, 到達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所以我就只有在隔天清晨拍了這麼一張
所以若不像WGY因為怕熱且特別喜歡秋色的人, 最好在春夏時節來, 
白天日照大概會多出三個小時以上讓你自由探索小鎮風情

....好吧! 我承認是當天飯店晚餐的豬排壞了我的興緻才懶得拍, 
那時才知道原來這世上有人可以把豬排做得這麼難吃, 
難吃到可以怪罪領隊沒有提醒我們不要點它而扣她那天的小費
還好後來我出去夜遊逛到一間PM 09:00還沒關的冰淇淋店點了一支雙球甜筒一路舔回去消火, 
才發現團員中想來支冰淇淋消火的人可不只我一個呢!

所以….記憶乃是痛苦的根源, 若能不記得, 是一種福氣



一早從英吉夫出發後, 領隊便帶我們來到一座跟一般捷克建築型式迥然不同的美麗城堡
~胡爾波卡, 可以想像坐在遊覽車上駛往山丘看著它隱然從地平線慢慢浮出眼前的我有多驚豔, 
難得在捷克看到這種英式溫莎古堡般高貴典雅的城堡, 這城堡若在冬季傍晚, 
靜靜地透出百窗燈火端座在細雪紛飛銀色世界裡的情景一定是美呆了!




可悲的是…整個完全給它背光啊! 能按下快門的角度實在沒幾個, 真讓我欲哭無淚,
卡夫卡<城堡>中的情節彷彿就是在嘲諷著我的遭遇....

“唬爛爛記者WGY受命赴某城拍照,不料卻因採光不佳受困於城堡大門外,
    於是主人翁WGY同領隊交涉能否延長參觀城堡之事展開了持久煩瑣的拉鋸戰。 
    城堡就位於眼前一座小山上,但它可望而不可拍;它是那樣冷漠、威嚴,
    像一頭白色巨獅俯視著WGY;面對這座美麗的城堡,WGY很無奈,
    直到最後城堡外部沒拍到幾張,城堡內部房間也不給拍。”



這一幕跟我在N年前沉迷的一款第一人稱射擊遊戲~ "重返德軍總部" 某段場景一模一樣, 
而領隊說最後一任堡主在二次大戰時也真的為了逃避納粹迫害逃往美國就沒有回來了, 
之後便由政府接管

想起當時特別情報員WGY冒險深入納粹敵後佔領的一座座城堡莊園收集情資, 
幸虧那時我就很有文化遺產保護觀念都用狙擊步槍暗殺敵軍, 沒有朝這些漂亮的牆飾瘋狂掃射



圍繞中庭四周的牆上高掛著當年城主的狩獵的戰利品, 雖然可向訪客誇耀其功業, 
不過在我看來, 這恐怕是來訪的青年貴族暗夜攀牆幽會偷香的好工具, 
左上方少掉一邊的鹿角可以證明我的說法, 除非是剛獵到時就被城主割下拿去泡鹿茸藥酒補精氣, 
否則鹿角總不會沒事自己掉下來吧?

血氣方剛的貴族青年與獨守空閨的名門淑媛間的愛慕雖是彼此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親, 
但卻成了可憐鹿角不能承受之重呀!




巴德傑維契, 已經能讓你走路繞上一圈有點累的小鎮, 
其介紹請參考共同作家Sam兄Blog的版本有詳盡介紹,  
WGY是在2005年秋來捷克, 小鎮的歷史文化已經還給導遊了,      
這時捷克雖已脫離蘇聯鐵幕十多年, 可除了布拉格外其他小鎮的人民還是有點懶洋洋的感覺, 
從他們對我們這種觀光客的應對進退上可以看出尚在學習階段, 吃大鍋飯的心態還沒有完全消失




但這樣的情況對我而言其實是最好的狀態, 這樣的國家正在呈現轉型中的多樣風情, 
新潮與守舊, 繁華與質樸, 熱鬧與安詳, 積極與懶散的各種面貌全都一次展現, 
給你豐富多層次的旅遊體驗, 捷克這包咖啡豆正在開封後的黃金鑑賞期, 
可得趕緊泡來喝它歷經多年赤色風暴折騰才蘊釀出來的香醇風味




旅遊像是讀一本書, 旅遊的深度端看旅人內心是否對旅程中的人事物有深刻的體會與自省, 
難道非要像某些背包客強調的, 要踏遍每一塊地磚, 吃過某家鮮為人知在地名店的豬腳, 
購得稀有的紀念品才算深度旅遊? 
即使您只是嘗了一口捷克最普通的啤酒, 卻啟發了對當地風土民情的無限感觸, 
也沒有人能說你的旅程就會比吃過名店豬腳後只有 "好吃" 二字感言的背包客沒有深度吧? 

在導遊相當簡短的小鎮歷史文物介紹後, 團員們就像玩RPG冒險遊戲般
拿著各自的攻略秘笈殺出去尋找寶物, 我則跟本團最年輕的醫師娘在彼此身上
各自發現了一項驚奇的事實: 她發現我的量很多, 而我也覺得她很豐滿!

~~咳嗯....我是說她發現我拍的風景數量很多, 而我覺得她購物袋裡真的很豐滿; 
她居然沒拍照, 而我也竟然沒shopping, 我們強烈地感受到彼此價值觀的衝擊, 
我用輕薄的記憶卡寫遊歷, 她用有份量的紀念品編織回憶, 這沒有對錯之分, 只是方法不同, 
我相機裡的記憶卡之輕等同於她大小包購物袋中不能承受之重罷了!




獨立的投資邏輯有如座落在心中的一座小教會, 你就是自己心靈教區的主教, 
自己規定戒律給自己遵守, 也得時常自問自答地懺悔錯誤的投資判斷, 
於是就在這不斷自省的反饋過程中,
珍貴的投資經驗與持續心理的修為冶煉成的磚瓦慢慢地累積堆疊, 
小教會終有一天會修築成嚴然矗立的雄偉教堂如同堅定的投資信仰, 
足以抵抗市場中的妖魔鬼怪!

這座參聳入天的教堂給我一種安詳沉穩的感覺, 彷彿置身其中真的能跟上帝溝通一般, 
進去裡面淨化一下我被學長污染的心靈好了




親愛的天父!  我有罪, 我要洗心為之前老是被我埋怨的人禱告,                       
請接受一個迷途羔羊誠摰懺悔吧!

請您保佑那位把我丟下逕自帶女團員們跑去藥妝店shopping的敗家導遊                   
請您寬恕財經頻道中那些把股票代號遮住不讓我看的自私分析師                         
請您將文章越寫越A的哈姆太郎導入正途                                            
請您體恤說不買書就不讓我加入好友的tivo兄                                        
請您賜福給老是用美美照片誘惑我敗家的小沈大                                                                                    
請您守護那些人前討喜可愛人後把學弟帶壞的學長                                   
請您包容那些不經意間純情流露的下港宅男對天真少女的殺很大                               

還有最後, 請原諒我沒有買攝影券就偷拍了教堂裡面!



捷克可是世界上人民啤酒平均消費量最高的國家, 一個人一年就要喝掉160升, 
就連德國人也比不上!  除非是巴伐利亞區獨立出來比才有可能. 
所以來到捷克自然得入境隨俗喝上一杯, 價格也不算貴, 跟台灣差不多

據說呢這就是捷克人最常搭配的啤酒餐飲, 馬鈴薯饅頭吃起來像是做失敗的發糕
嗯....畢竟我們是來體驗風土民情的嘛, 賣相就不用太計較了. 
至於餐點的口味呢....您知道~~記憶乃是痛苦的根源, 我能不記得, 是一種福氣
有甚麼比得上台灣香雞排與台啤的夢幻組合呢?

不過這皮爾森啤酒我就還記得一些啦, 黑啤酒的確挺不錯喝, 
但像圖中這種一般口味的就稍嫌苦了些, 老實說個人覺得瓶裝台啤比它更勝一籌, 
WGY經常可以喝到釀得很好又夠冰的台啤, 
倒入杯中後銀白細緻的泡沫會散發出一股高雅的蜜糖香氣, 
大口飲入啤酒的芳香甘美在微微的苦味襯托下, 更呈現出厚實濃郁複雜多層次的口感, 
吞下肚後的那種舒坦暢快彷彿是把煩惱都沖入了胃裡消化殆盡一般, 
會有那麼一瞬間覺得自己是在喝香檳的錯覺, 心情也不自覺的high了起來, 

正所謂: 金泉斟杯琥珀光, 銀濤湧岸飛沫香, 奔酒過喉消凡苦, 魂茫欲酣更詠觴啊!
啤酒入喉後彷彿肚裡也灌了幾杯墨水, 就連WGY這種下港宅男也能生出幾分才情呢!

今天, 我們都是有寫作問題的酒鬼!



這項台啤可就得學學人家了, 幹嘛還讓酒促小姐騎自己的小綿羊趕場子, 回收啤酒鋁罐融成鋁合金, 
做成速克達後再漆些台啤Logo上去讓她騎在路上多拉風還可以打廣告, 
搞不好半路上就被攔下來整車訂走了呢!  你看這樣不僅酒促了經濟促了連人也促了, 
真是乘數效果的最佳典範!

當然啦, 可以想見這些用啤酒鋁罐打造而成的速客達雖然會比較輕, 不過費用鐵定不便宜,   
這點在騎過武嶺後我就感觸良多, 即使只有幾百公克, 對山路上的單車騎士也是個不能承受之輕, 
但將座騎輕量化的代價卻又是荷包不能承受之重啊!


待續....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