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文為獵豹在傳播界的好友『月琪』的專訪文章,她的部落格網址如下:
http://tw.myblog.yahoo.com/cutemoon-0721/

有空大家過去瞧瞧吧!

~~~~~~~~~~~~~~~~~~~~~~~~~~~~~~~~~~~~~~~~~~~~~~~~~~~~~~~~~~~~~~~~~~~~~~~~~~~~~~~~~~~~
今天是白色情人節,距離勇敢示愛的青春悸動,感覺有一千年那麼久了。我想,年輕男女為了這一天,想必輾轉反側已久,擔心回禮要送巧克力還是昂貴首飾才得體?(當然更多人連可以牽腸掛肚的對象都沒有,只好專心工作)。今天,不談天長地久的愛情,因為有件新聞更吸引我注意,「台灣之光」超級馬拉松選手林義傑剛好在3月14號這天遠赴北極,展開「穿越極光,冒險計畫」,要在零下30度的冰天雪地跑上80公里,並為明年挑戰500公里做暖身。要不是他已經有了相交多年的女友,不然把北極光拍回來雙手獻上,擄獲100顆芳心絕不成問題。


在相愛年限與工作年份都日益消減的21世紀末,能夠堅持一件事長達10年之久,已屬難能可貴。所以每次看到新聞報導林義傑「又」成功橫越智利阿加他馬沙漠、巴西亞馬遜流域、中國大戈壁、還有不久前才跑完111天共7000多公里的薩哈拉沙漠超級馬拉松,並即將遠征北極圈,既感動又感慨。能夠堅持冷門又寂寞的志趣,從10歲跑到30歲,挑戰身體極限,違逆家人原始期望,衝破社會價值觀,說真的,沒幾個人辦得到。


「月琪姐好,各位聽眾大家好,我是林義傑。」三年前,這個精瘦黝黑的大男生,為了他的第一本書《勇闖薩哈拉:林義傑的長跑傳奇》來到我節目做宣傳。誠懇禮貌,談吐出奇成熟,令人印象深刻。


不顧家人反對,國中小毛頭一個,就敢拎著包包離家出走,「三顧茅蘆」終於如願進入西湖工商田徑隊(當年台灣長跑選手的搖籃)。每天凌晨五點起床,先跑10公里、15公里,再來20公里…這只是基礎體能訓練,下午還有其它速度或體能訓練,還要兼顧學業。「同學和學長們成績都很好,感覺我是個拖油瓶。」入學第一個禮拜回家跟媽媽訴苦,林媽媽雖然心疼,卻只講一句話:「不用跟我講這個,這條路是你自己選的。」


「面對不同的環境的痛苦,只有兩個選擇,一個就是放棄,一個是選擇繼續下去。」林義傑咬牙選擇了後者,高中也保持比別人早起練跑的習慣,甚至放假日也不懈怠,終於在升高二的時候,第一次嘗到勝利的果實,跑出全國高中第二名佳績。「我那時心想:哇!怎麼可能是我?」回憶這段往事林義傑還是很開心。



首度勇闖薩哈拉

凡超過42.195公里這個正式奧運馬拉松的距離,都算是「超級馬拉松」(簡稱「超馬」)。2002年,林義傑挑戰撒哈拉沙漠超級馬拉松大約250公里,必須在七天六夜之內跑完,所有選手得簽「生死切結書」,生死自己負責。當年將近六百人參加,林義傑是第一個參加該比賽的台灣選手,也是亞洲排名第一。「沙漠的地形很詭異,一望無際,你明明看到就在那邊,往那邊跑,但可能跑了兩三小時才到。」跑沙漠需要很多知識,地理環境要很熟悉,懂得自救,還有氣溫多高一定要知道。「熱,是很可怕的,它可能導致很多運動傷害和疾病,熱衰竭、熱痙攣等等。如果你自己跑到某個場所,發生問題旁邊沒人救你。」林義傑繼續說著,「還有,所有東西必須背在背上,包括睡袋、難吃的脫水食物…。晚上很冷,衣服又不能帶很多,所有食物要經過精密計算卡路里,少吃跑不完,又不能吃太多。」這對於冬天怕冷、睡前怕餓的城市嬌嬌女來說,實在很難想像。



驚險生死交關

薩哈拉沙漠日夜溫差大概是53度和6度,說是人體的極限,一點也不誇張。「那時候吃東西是連沙子一起吃,我沒辦法想像當初怎麼會去做這件事。」另一場戈壁沙漠超馬賽事也不徨多讓,「我記得有天晚上零下六度,起床去比賽是零下一度,旁邊祈連山流下的河水都結了一層冰霜。」林義傑描述這些驚險處境,只是雲淡風清,看不出曾經驚滔駭浪,生死在一瞬間。


「我曾經看到一個女孩子,好像是美國隊的吧?從一個沙丘滾下來,全身流血,然後繼續跑。」還有醫療站裡頭,因為風太大,把帳篷很大的那種木頭,吹掉下來,打到一個女選手頭上,而那位女選手就在林義傑旁邊,她一樣繼續跑完全程。林義傑在薩哈拉沙漠還遇到25年來最大的沙漠風暴,「那真的很可怕,黃沙紛飛,跟電影裡的情節一模一樣!」這種情況還能跑嗎?「就把身體蹲低,然後迎著沙漠跑啊!」林義傑說。


還有一次,林義傑參加中國戈壁沙漠超馬比賽(他特別強調,其實戈壁只有7%是沙子,其它都是石頭,所以應該算「礫漠」),第三天迷了路,當時氣溫大約43度,不小心被困在荒漠兩個小時,那是個小型狹谷、斷層的那種,必須用爬的,「如果我當時就放棄了,就真的沒人找得到我了。」雖然血糖下降又口渴,但他心裡並不害怕,而是努力想怎麼解決問題。勇者果然要先有謀方能無懼!



孤獨的跑者

這幾年漸漸習慣一個人在房裡不說話,享受寂靜的我,最長「閉嘴」時間也無法超過兩天。「獨自在一望無垠的沙漠不停跑,會覺得心酸嗎?」我忍不住問。心酸倒不會,他說,只有第一天才跑了五分鐘,講了這句話:「我怎麼會來這個地方?」後來陸續收到來自香港、美國、亞洲各地陌生朋友的加油鼓勵,我想,他生命中的無數貴人,教練、家人、女友、義父…,無私給予支持,於是勇士獲得繼續奮鬥的力量。


每次獨自一人,腦海會閃過千百個念頭,「放空」其實並不容易。那麼在荒漠跑步,會不會有很多時間思考人生呢?「想的都是怎麼趕快跑到終點,還有營養補給。」林義傑笑著說。「其實想的東西很多啦!就是一個又一個畫面閃過腦海。」


腳不停歇,林義傑用眼睛同步飽覽驚奇的境外風光。「像戈壁天池,哇!那真的是美不勝收!也有那種很醜的,醜到很美的基本的戈壁灘,也有很怪的山。」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目前即將從中正大學「運動與休閒教育」研究所畢業,未來打算赴英攻讀博士的林義傑兩樣都做到了。



堅持,是愛的表現

這些年訪問不少來賓,從十幾歲到六七十歲都有,越發現年紀並不代表一切。有人天賦早慧,更多成熟是人生歷練而來的結果,這樣的人,態度往往更謙和,給人感覺很舒服。林義傑也擁有這種氣質。當我問起是否因為接觸跑步,而比同齡朋友早熟?他的回答非常「大器」(當年他才27歲)。「以企業精神來說,運動的精神可以套用在很多事業體上。人生就像是場馬拉松,很多思緒、很細膩的想法,在跑步的時候都會產生出來。你自我反省、自我相處的時間很多,就會不斷成長。」他曾經跟我說,跑到30歲,挑戰完南極就不跑了,看樣子,他的長跑生涯暫時還不會結束。林義傑把社會大眾的期許當成一種正面助力,「假設一個選手,心理建設不建全,這種壓力會變成負面的壓力。但對我來說並不會,平常生活中就要懂得去消化壓力。」


帶著家人女友的愛、愛自己愛台灣的心,一步一腳印,從當年到國外比賽一定背著國旗的「長跑怪傑」變成「台灣之光」,歲月磨練讓不高也不帥的林義傑,散發比一般男人更特別的自信光采。突然想起,若無法在婚姻與愛情堅持承諾的男人,是否在面對其它理想,也會半途而廢?反之會亦然嗎?我不知道。但我相信,能夠堅持做一件事,或者堅持「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承諾,一定在內心深處有著很深的愛。在白色情人節的今天,讓我們永遠不要放棄理想,不放棄相信愛情,所有夢想終有開花結果的一天。



【林義傑國際比賽記錄】

2002第17屆「撒哈拉沙漠七天六夜橫越賽」排名12(亞洲No.1)
2003第一屆「中國大戈壁七天六夜超級馬拉松賽」第三名。
2004「智利阿他馬加寒漠超級馬拉松賽」世界第一。
2004「亞馬遜叢林七天六夜超級馬拉松賽」世界第二。
2005「埃及撒哈拉超級馬拉松賽」世界第二。
2006 「南極冰原超級馬拉松賽」世界第三。
2006 世界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賽總冠軍。
2006 中國大戈壁超馬賽團體組冠軍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