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是一片朦朧灰,看來等會就要下雨了。下雨前的天空總是這般寂靜又惹人憂愁。我站在天橋往下看,底下是車聲、人聲沸騰。我好像與這個城市格格不入,這道天橋彷彿把我和那個世界隔絕開。



我是個賭徒。我什麼都賭,甚至我的生活。



那天我跟阿達還有小覽三個人在泡沫紅茶店,喝著茶、聊著天、看著這雨中的都市以及那躲著雨的人群。阿達看著窗外突然感慨的說起:「世界要在三天之後毀滅,那你要做什麼?」

那時我跟小覽愣住了,我們心想著:「什麼叫如果世界要在三天之後毀滅,那你要做什麼?」

一時間,場面尷尬了很久,我跟小覽也看著阿達許久。

最後還是阿達打破沉默,他看著我跟小覽狡黠的說:「怎樣?不錯吧!有沒有想過這問題??要不要賭一下??」

我點著菸,好整以暇著看著阿達。

小覽則低下頭喝了杯茶:「要賭什麼?」

「賭順正永遠都不敢做的事」

我吃驚了一下:「賭我??幹麻賭我?到底有什麼事我不敢做的?」

阿達則斜眼笑笑著看著我,轉動著他的杯子。然後他看了一下窗外,指了指著窗外。一個因為雨天而停駐下來躲雨的女孩,那個女孩是我多年不見的青梅竹馬--小菁。



每當想起小菁,我就會想到家鄉,想起父親總是一個人抱著鐵盒子坐在家門口的階梯上,望著遙遙不可以及的台灣海峽。那一年,在大學聯考的前一年。爸爸的身體突然變的很差。他常常抱著鐵盒子坐在家門口的階梯上,看著遠方、看著海;但是他總是不看我。那時候很多事情,他都忘了。我總會藉機問他:「跟我說說媽的事吧!!」然後他就開始喃喃自語看著海道:「你媽……你媽….」每當這答案一出現時,我就知道這問題永遠沒有答案。我不知道會不會是媽媽在爸爸心理造成很大的遺憾,或者是媽媽曾經深深的傷過爸爸,或者…..我不知道。以前的我總是很想知道媽媽到底在哪哩,爸爸跟媽媽的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到了後來,我慢慢變的不在乎;慢慢變的只在乎我自己…



在16歲那一年的生日,我問起了媽媽的事。我說我想知道那個鐵盒子的事情?我想知道我們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一直咄咄逼著爸爸,一時間我看到爸爸眼裡的憂鬱。為了趁勝追擊,我突然脫口吼出:「我賭你一輩子都不會告訴我。」瞬間,爸爸抓狂了,他硬拖著我,試圖要把我趕出家門。

「如果你還想在這家,就不要在跟我提起你媽…..還有不要跟我提到賭。」

之後,我跑離開了家,我拼命跑、拼命跑,跑到一間小時後我跟小菁常去的一間舊的、有點腐敗的棄屋。



我躲在空屋裡的閣樓中,黑暗包圍著暗自啜泣的我。不久,我聽到一陣腳步聲。我知道那是小菁。小菁在閣樓下喊著我。好強的我硬不出聲。小菁又喊叫著我,「我知道你在這,跟我回去吧!」

「我死也不回去。」我逞強的說著。

「那你爸爸會很難過的,現在的他只有你一個人,他已經沒有別的親人了。」

「讓我靜一靜好嗎?」

我在閣樓上來回走動著,木板發出一陣又一陣嘎嘎嘎的聲響。

「小菁我們來賭個賭吧!」我打破沉默的說

「賭??賭什麼??為什麼要賭??」

「你贏了….我就跟你回去」

「喔….好阿…賭什麼??」

「賭….賭我和妳」

「我和你??」

在小菁跟我的賭還沒說完時,小菁的媽媽就出現了。她把我從閣樓帶出來,然後帶我回家跟爸爸道歉。



小菁是我同班同學。她是班長、而我是副班長。從小她總是第一名,而我總是落後她一名。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輸她一名,有可能是我故意的吧!她也是我的鄰居。她爸爸是個公務員,媽媽是國小老師。而我爸爸只是個老兵,還有…..我沒有媽媽。小菁的媽媽對我很好,她對我總是特別的關心。所以有人說我跟小菁是青梅竹馬。但是我倒不這麼認為,只是命運很碰巧的讓我們相遇。



在大學聯考的前一天,爸爸因為心肌梗塞,最後死在家門口的階梯上。他死了很久都沒人發現,大家都以為他睡著了。一直到我跟小菁從學校自習回來後,我才發覺爸爸已經死了。後來我放棄了聯考、後來小菁考上台大。最後我收到了徵召令。



在天橋上的我,時間過了不知道多久。阿達跟小覽一直都沒出現。



當兵時,我不知道幸與不幸,我來到了金門。其實在金門當兵的日子很苦悶,在這裡什麼都講紀律,什麼都說服從。不過當你由菜鳥成了一隻老鳥時,你就會知道什麼是天高皇帝遠。所謂的紀律與服從,一切原來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爸爸的喪禮之後,我找到了那只鐵盒子。我打開了爸爸留下來的鐵盒子。原本我以為可以在這找到什麼記憶,後來卻發現其實盒子裡什麼東西都沒有。



在這裡,我開始變的喜歡看海。我變的跟父親一樣喜歡看著海,我們一樣看的是台灣海峽,不過他是往大陸的方向看,而我是往台灣的方向看。我想我開始懂得爸爸的心情,還有那只鐵盒子的意義。這一段日子,我一直都有收到小菁寄來的信。在信裡她都會夾帶一些她日常生活的照片,也提及一些日常的事。她說因為爸爸的升遷,她搬家了,他們搬離那落後的小鄉鎮,全家搬到了台北的一戶公寓裡。她也說了她在大學的事,說了社團,說了同學…然後也說了一個學長在追求她的事。



每當休假時,我喜歡一個人去海邊看著海、想著小菁。那時我在海邊遇到阿達跟小覽。久而久之,我們發現其實我們是同鄉,其實我們都是孤兒,後來我們就成了朋友。沒事的時候就在海邊嬉鬧著,一起唱著那首<<我們沒有家>>。



阿達跟小覽都很喜歡賭,他們什麼事都賭,不管是大的國內外大事,或是小到一些同袍喇賽的事;最後他們連小菁下次會不會再寫信給我的事也賭。當然我一直都贏。我寫信跟小菁說著我跟他們的事。小菁則說她不喜歡他們兩個,她覺得我快變的跟他們一樣;因為我對小菁說:「賭賭看,看那學長會不會追到你。賭賭看,看我們會不會在一起。」



不知不覺中,我退伍了。在這不知不覺中,我也慢慢搞不清楚,我跟小菁的關係是一場賭注….還是愛情…..



在天橋上,時間又不知道過了多久。這時候我看到小菁。她走向我身邊,然後靠在我身邊,跟我一樣靠著欄杆,她看著天空許久不說話。我看著她,然後慢慢把目光隨著她放在遙遠的天空。



退伍後的兩年後,小菁考上了研究所。這一段日子,我整日跟阿達還有小覽混在一起,整日在賭,整日在台北市某棟大樓頂樓抽著煙、喝著酒、玩著”賭”這個遊戲。賭--等一下綠燈後,第一台衝出汽車停止線的車是什麼顏色。賭………。賭一些不知所謂的東西。

那時我開始發覺,我的人生沒有方向。感覺自己好像蛆在一堆垃圾堆掙扎著。而小菁的爸爸也越來越反對小菁跟我連絡。在小菁考上研究所之後,我就再也沒有小菁的消息了。後來,我把小菁寫給我的信跟照片全部放進爸爸留下來的那個鐵盒子裡,打算把這段記憶永遠的藏在這鐵盒子裡、藏在我心裡。



那天,在阿達那個莫名奇妙的『世界要在三天之後毀滅,那你要做什麼?』的賭之後。小菁的媽媽來看我,她要我要努力,叫我答應她,別迷失自己。在她走之前,她看見了爸爸留下來的那個鐵盒子。她突然嘆口氣說:「你跟你爸爸都一樣,永遠都只為了賭那口氣。」說完之後,小菁的媽媽就走了。小菁的媽媽走了之後的那天晚上我哭了,我ㄧ直哭、一直哭。到了現在我才知道爸爸為何總是抱著那鐵盒子對著海看著那遙遠的中國大陸。自從爸爸死了之後,我就沒有這清楚的思考過我自己的事。



在天橋的小菁最後轉頭看著我,開口說:「聽你那兩個朋友說你在找我,說是在這等我。」

我看著小菁,小菁依舊是那麼的亮眼。

小菁靠著欄杆抬起頭看著天,繼續說著:「聽他們說今天你好像有話要跟我。」

我猶豫了,遲遲說不出話。

小菁疑惑看著我,一直等著我開口。她轉頭看著遙遠的天。

「如果世界要在三天之後毀滅,那你要做什麼?」

這次換我疑惑的看著她。

她繼續說:「順正….你知道那個學長吧!」

「嗯!!」

「前些日子,我已經跟他在一起了」

我把頭轉開……慢慢閉上那欲言又止的唇….

小菁看著天空繼續說:「我一直以為你會要我和你在一起…」

小菁轉頭,微笑著看著我說:「但不論如何,或許這就是我們的結局吧!!」

說完後小菁便轉身離開。她踏著自己的腳步,慢慢的、慢慢的離開了我的視線。我卻只能愣在天橋上看著她不知道該上還是該下。但是我知道,我輸了。

而這此時的天空卻開始慢慢飄下細雨。





順正帶著父親留下來的鐵盒子,一個人來到金門的海邊。

他打開盒子一邊拿出盒子裡的信與照片,一邊掏出口袋中的打火機。他一遍又一遍的讀著往昔與小菁的回憶,手中打火機也隨之忽明忽滅。最後,他跑向大海朝著海大聲吶喊,然後奮力的將手中的打火機丟向遠方的海。



一陣風吹起,那些信與照片就這樣隨風飄散到海裡。順正無奈的倒坐在沙灘,抱著鐵盒子望著海。就像那年的父親。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