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繼上一篇,再來個「想當年」好了。

  想當年,我還是清純的小大一時,因為唸的科系與化妝品有關,所以被我媽叫去考美容師,那時候我人還在北港,可是學的地方是在台北劍潭捷運站一代,所以我就開始了每個禮拜一次的北港-台中-新竹-台北-北港之旅。

  第一次去接觸這個課程,是因為直銷商阿姨剛好來我家推銷,剛好直銷商有辦這個課程我就去上,所以第一次接觸的美容師「們」大多有著濃濃的直銷商味,也就是說我去上個課,可能課前就會被拉去說某某新出的漱口水很好用,叫我一定要買來推薦給家人使用,課後還會被留下來,告訴我念大學,求的也只不過是錢、是成就感、是幫助人的感覺,這些加入直銷體系以後都可以快速獲得,所以一定要加入直銷商。

  那時候,美容師阿姨們都教的很混,第一二次上課整個流程快速跑過一遍,接下來就都是我們自己在操作,現在會覺得,我那時候的按摩和化妝技巧完全根本都是無師自通的,而且考試要用的東西還規定要買直銷商所生產的產品,要不然就會說這不行那不行,買了以後還會跟你說現在新出的某某某比較好用,你可以考慮買某某某來用。

  我以為,這些問題都是「直銷商」阿姨們的問題,所以沒關係,我忍,反正三四個月一下子就過去了,沒想到,術科考試剛好撞到我的期末考沒辦法參加,所以我必須再參加第二次的考試。

  還記得最後一次回去看到他們時,因為我沒考過還是怎樣,直銷商阿姨們完全沒多看我一眼。

  ok,故事場景換到了台中,我升上二年級了,回台中校本部上課,台中的資源比較多,所以可以在鄰近的地點上課,所以我就近找了一個救國團的社教中心上課,第一我不用在承受在私人教室裡上課的壓力,沒有人會再拉著我碎碎唸,第二是收費便宜,反正我只需要再稍微複習熟稀就可以了,老師教的好或壞對我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差別。

  憑良心講,我接觸的第二個老師技術真的滿不錯的,只是他還是讓我陷入到另外一個惡夢中,他說他有某朋友要請大師回來開指甲彩繪課程,或是他建議我們學完可以找她學新娘秘書等課程都還算好的,比較糟的是例如說,我上課不想再買「他的」新的產品,結果課程從頭到尾都被他碎碎唸說這產品不好用,叫我要跟他買新的;因為學過美容和沒學過美容的手技差別會相當大,他一眼就有看出我有在別處學過,結果就在某些結果沒差異太大的作法,像是折衛生紙的方式等,處處都會被說「誰告訴你可以這麼做的?」,對,我覺得他在刻意刁難我。

  最後,他救國團八堂課沒把該教的東西教完,還要另開一個月收費三千還六千塊的課來補課,這看的出根本是故意的,因為他在救國團上的課根本可以以龜速來計算,哪有人課那麼緊卻一次上課只教「粉底的打法」或是「額頭和眼部的按摩技法」?

  結果就因為這兩段糟糕的事情,美容師不計手段都要賺錢的糟糕印象,就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裡,當然這還不是最糟的。

  當我在台中考試時,發現旁人無論是眼影的畫法、唇線的要求、鋪床單的方法或是按摩手法的方式都與我在台北考試的要求截然不同,我回去向系主任談到這件事,說我在兩地受的訓練內容完全不同,懷疑一個地區的美容師會排擠另一地區的美容師時,才經由他的口中得知,美容師會刻意擠入國家考試的考官行列,然後藉由此名號出去廣告招生,當然你用的產品、用的手技不是屬於他那一套時,他可能就會打壓你,藉以創造出他補習班高合格率的表象。

  可能是我社會經驗不足吧!我真的覺得這種做法很噁心,連同一行業內內鬥都這麼嚴重。

  最後,是在我學芳香療法時,因為學習過程中會牽涉到一些財務的問題,才仔細計算了一下美容師的收入,發現美容師除非技法很好,有人願意指定你並出高價來買你的技術,否則光靠技術收入得到正常一般人的薪水幾乎是不可能的,但我去考試時那間明德「女中」美容科擺出來的作品,大概都是我必須努力五年十年還不一定能達到的境界,到時候我都已經三十歲了,我拿什麼出來和這群高職剛畢業的小妹妹比?更別說美容師的生命週期很短,那時候我都快沒人要,變成過時的一群了。

  從此以後,我對「美容師」這個行業完全沒有幻想可言,也放棄在當初剛學習所有的「美容師」之夢,只不過沒想到我一個人考美容師的舉動,造成往後系上一大票人也去考美容師的瘋潮,而且我看還有越演越烈的趨勢,似乎有人已經在上新娘秘書的課程了,我苦心婆的勸說完全沒有人聽得進去。

  或許以後有時間,我會去考美乙,但這不是為了要做美容師,而是圓我老母的一個夢,畢竟我去考個美乙出來,他可能就會覺得自己臉上的皺紋又少了好幾條,這種我不用出錢只要出一點力,可以圓圓老母的夢外加拿張證照唬唬人的事情,感覺起來還挺划算的。

  但是現在還是讓我先好好唸書吧!等我把我自己的夢圓了,再來做這種計畫外的事,可能會更好。

 

真異典藏--芳香療法、手工皂與化妝品DIY的研究世界
http://blog.xuite.net/sealioler/sealioler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