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姆太郎你太誇張了喔~連說話這種簡單的事情都要來湊一篇,會不會太過份了一點。

 

    但是麻煩各位有罵過小孩的大人回憶一下,常常在大人很流利的指出小朋友的錯誤並且給予自認適當的教訓時(就像是九品芝麻官裡把鐵的水管從彎的罵成直的一樣),可曾想過話是說給對方聽的不是說給自己爽的?

 

    哈姆太郎曾經就是這樣子因為工作場所有時效性的關係,常出現這種情形,批哩啪啦念了十幾分鐘,想說我講得這麼流利順暢且富有人生的意義,就算蘇秦張儀復生亦不過如此。但是在事後證明,不管哈姆太郎怎麼說,聽不懂的就是聽不懂,更慘的是,小朋友還是用很認真的態度在聽,連厚切洋芋片般的眼睛都睜的比龍眼還大。

    一直到後來哈姆太郎才發現問題可能所在,其實有很大一部份在於小孩子還來不及理解大人的話語,大人的教訓就結束(或更生氣)了。

    來個例子瞧瞧:

********************************************************************

    你看看你們這一次的考的究竟是什麼東西?怎麼會考成這樣?不是都有和你們耳提面命過嗎?就算沒說過,你們也要自己精益求精啊!就和你說這一題會考,會考,有沒有說過,有嘛!(丟筆)你們看看隔壁班考的成績,人家考的比你們少,成績還比你們好,你們不要什麼都輸人家好不好?!(哈姆太郎只是舉例,不代表本人立場)

*********************************************************************

一般來說,上面這一小段話大概在3040秒之內就會被大人說完。

但是

一、在小孩子耳中光是要幫大人的問句標出重點何在就是一個大問題。(到底是要說我們考的好還是不好?喔!聽起來好像是考的不好;ㄟ?你什麼時候說會考這些,明明就沒講;我們哪有什麼都輸,接力就贏他們啊!~)

二、還不要算中間可能有小孩子聽不懂的生字新詞。(耳提面命是什麼啊?!可以吃嗎?精液求金?唉幽,老師你好A耶)

三、另外大人一些下意識的舉動會被小朋友放大影響力(小朋友可能會認為丟筆很有趣,就像 張國志 老師不是因解盤紅而是因為丟筆和發呆紅)

在這三個階段中,小朋友只要有一小部分連接不起來,大人接下來所說的話對小朋友來說就像是被貓攪亂了的毛線球,根本理不出頭緒。

 

其實,很多時候大人的碎碎念是念給自己心安的,總以為念了之後事情就會朝著自己想要的方向前進,但常常事與願違;所以哈姆太郎總是告訴自己:話是說給對方聽的不是說給自己爽的。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