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學現場總是非得處理小孩子之間的愛恨糾葛不可,小自怒目相對,大到持械傷人,任何你想的到的正常事、想不到的誇張事都會出現。

    例如你應該不會沒事把隔壁同事的橡皮擦拿過來掐成一小粒一小粒的,再把橡皮擦丟到同事身上;再例如你也應該不會沒事去拉你同事的髮尾吧!不過在當年各位男性朋友讀書的時候應該也是這樣對你喜歡的女孩子吧~!


    曾經,哈姆太郎也是當自己要懲奸除惡以天下太平為己任,搞的自己同時身兼檢察官、律師、法官等身份,浪費時間到最後做出仲裁來完結這些鬧劇。結果哈姆太郎發現通常小朋友來告這種老鼠冤的時候,他無非就是要一個大人來幫他出頭,來幫他進行懲罰,久而久之老鼠冤就會不斷的進行循環,「哼~你會告我,我也會想辦法找你的碴」,於是,哈姆太郎過去就在這些老鼠冤中耗盡心力。


    現在,哈姆太郎除了對家長冷血之外,同樣的對小朋友也很冷血,只要不是立即性的人身傷害,哈姆太郎都會冷冷的和前來告老鼠冤的的小朋友有下列的對話:


   小:老師,他打我~(通常大部分演技派的小朋友還會出現那一種楚楚可憐的大眼睛來博取同情)

哈:喔!我知道了。(哈姆太郎也會用著真誠可愛的大眼睛回敬小朋友,再繼續作自己的事)

這時小朋友就會出現一臉茫然的表情(咦~老師你怎麼不幫我處理)

哈:ㄟ~還有什麼事啊?!

小:老師,他打我耶!

哈:你有說,我知道啊!你還有沒有要說什麼?



    通常部分沒有經過訓練的小朋友就會默默離去,順便腹誹一下這個不幫忙出頭的老師。

這時候,哈姆太郎相信不管是誰看到這一段情形,也都會認為這一個老師太混了。怎麼不處理小朋友的紛爭。


    因為身為大人,我們常常都掉進扶弱助小的陷阱裡頭,總以為來告狀的小朋友就是受害者,不過在現實社會中不也是這樣嗎?先按鈴申告的不一定勝訴啊!


好了~我們回到老鼠冤部分。


    對於上面的例子,哈姆太郎的後續處理模式如下:


    如果是未經過訓練的班級,哈姆太郎會對全部的小朋友提出這一件事當例子,要求小朋友學會提出自訴,而且自訴的要件必須要有「事情的完整經過、自己受的影響、自己希望要獲得的補償」等三樣,並且要求小朋友去確認自己的說詞有無遺漏,條件備齊之後,哈姆太郎才會開始處理。不過,這種練習需要多做個幾次才會見效,因為大部分小朋友還是習於讓大人逕行裁決。


只是哈姆太郎認為,「權益是要自己爭來的,不該要由更有權力的人來施捨」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