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錢╱久元、宏齊董事長抓LED商機 下半年如倒吃甘蔗
 
本文摘錄自《Money錢》2009年8月號 ● 撰文:李兆華╱Money錢授權刊載

 

LED產業向來風波不斷,動輒遭遇專利訴訟、流血殺價,但又因為取代傳統照明、背光源的市場超大,讓相關公司獲利與股價波動劇烈。汪秉龍創立專攻LED封裝的宏齊,與LED晶粒檢測第一大廠久元,他將如何抓住LED帶來的大商機?

 

在新竹科學園區,國內聯電幫(曾在聯電集團擔任經理人)的企業主相當的活躍,許多人都是一方之霸。聯電榮譽副董事長宣明智扮演台灣DRAM產業領導者,聯發科(2454)董事長蔡明介將變成亞洲3G手機晶片之王,原相(3227)總經理黃森煌將躍升為感測IC霸主,不過許多人忽略了久元(6261)與宏齊(6168)董事長汪秉龍,也在聯電幫扮演了吃重的角色。

找對人才 久元從夕陽產業中茁壯

久元是汪秉龍第一個創業代表作,宏齊是第二個,兩家公司調性大不相同。前者從處於夕陽產業的IC切割起家,後者則是一腳踏入業界剛起步的表面黏著(SMD)LED封裝,一個是過時產業、一個是新創技術,他卻都成功了。

創辦久元的時候,汪秉龍湊到的錢只夠買一部IC切割機。IC切割利潤微薄,過去的老長官、聯電榮譽副董事長宣明智看了不忍心,寧願出錢把這台機器買下,叫汪秉龍回聯電上班,從這裡便看出他「得人疼」的特質。雖是夕陽產業,但在他廣結善緣的個性下,卻出現意想不到的契機。當時眾多IC設計小廠也剛起步,通常只買得起幾片晶圓,想找廠商切割根本沒人要理,汪秉龍對這樣的超小單都願意幫忙。結果,小廠慢慢茁壯成大廠,消費IC設計的凌陽(2401)、義隆(2458)、松翰(5471),就這樣和久元變成了密不可分的夥伴。

「找對人,是久元成功很重要的原因。」久元有兩個總經理,一個是擅長管理的張正光,汪秉龍說:「張正光從聯電時代就跟著我,比我的親弟弟還要更親。」另一個是專注研發的陳桂標,他慢慢把所有檢測的機台變成自製,取代國外設備廠商昂貴不合理的箝制,是讓久元大幅降低成本的重要功臣。

會找人,也敢用人,汪秉龍勇敢信任暱稱「標哥」的陳桂標,他說:「當時久元資本額才8000萬元,標哥說要給他3年的時間,花費約7000萬元自製研發設備。」汪秉龍笑說,他當時思考良久,因為若是研發不成功,久元就會倒閉了!

不過汪秉龍相信自己的眼光,也給標哥舞台,最後不負眾望,不但順利研發出便宜、品質穩定的設備機台,還受到國際設備龍頭安捷倫(Agilent)的注意,2006年主動找上門,把久元的產品掛上安捷倫的品牌銷售,並支付權利金,簽下5年長約,獲得上億的回報。能讓安捷倫認同,是國內專做設備的廠商,都難以達成的光榮戰績。

恭逢其盛 宏齊一度成LED股王

當久元慢慢從IC切割進展到IC測試,並站穩一席之地後,汪秉龍注意到LED的封裝方式,從過去傳統的Lamp(燈泡型)演進成SMD(表面黏著型),追求輕薄短小、更高亮度。他認為這種新技術大有可為,於是大膽闖進LED領域,創辦宏齊。

當客戶對LED的亮度要求愈來愈高,LED晶粒的篩檢、測試也開始受到重視,久元除了原本的IC切割和測試業務,也透過宏齊,開始接觸LED晶粒的篩檢和測試,現在已經是全球LED晶粒篩檢龍頭廠商。兩家調性不同的公司,開啟了互助的模式,一同在LED領域茁壯。

LED廠商從上游晶粒到下游封裝,各公司成立時間不同,佰鴻(3031)、億光(2393)、華興(6164)等資深廠商從封裝切入,成立超過20年;晶電(2448)、璨圓(3061)、宏齊則是趁著應用真正興起前創立,晶粒、封裝等業務都涉足。前者資歷深,但後者卻因為時勢所趨,賺錢更快。

宏齊創立後不久,因為打著SMD LED第一把交椅的名號,深受投資市場青睞,一掛牌股價就衝到70元,成為當年的LED「股王」。年輕新秀的股價,打敗資深老廠,汪秉龍當時意氣風發誇口說:「我這個外行人都可以做LED。」讓某位資深LED大老聞言後氣得跳腳。

現在的汪秉龍,面對LED封裝業的激烈競爭,自信已收斂許多,「大陸LED封裝業的發展,已是風起雲湧。過去SMD是新技術,現在大家都會做,也不斷殺價,已無門檻可言,所以要努力找出差異化。」

殺價激烈 找出新方向重拾風光

除了NB、LCD TV背光源對LED的需求起飛,中國大陸也力推「十城萬盞」的LED路燈計畫,這些宏齊都沒有缺席。不管是日前兩岸LED照明產業合作及交流會議,或是韓國三星來台採購LED模組,宏齊皆名列其中。

汪秉龍本身也努力找尋新契機,例如在911恐怖攻擊後,投資氣氛正低迷,他勇敢轉投資做高功率LED的艾迪森(3591)。去年不景氣,但艾迪森EPS仍有3.27元;轉投資專精LED散熱技術的力明(未上市),目標是大量生產LED燈泡。這些轉投資不但幫宏齊賺錢,也成為合作對象。

但是,汪秉龍的動作不僅止於此,「我還布局了一些新領域,現在不能說,但是很快就可以看到成果。找出新方向是經營者的天職,做不到的話,不如去自殺算了!」如何重新找回宏齊初掛牌時的風光,突破重圍,是汪秉龍現在最掛心的事。

比起宏齊,賺「微利財」的久元因為站穩利基市場,又靠低成本自有設備築出高門檻,就讓他放心多了。「久元每個月可以測18億顆LED,測一顆只能賺幾分錢,可以說這行的獲利是『奈米級』的。但只要產業不消失,我不怕價格低,因為沒人拼得過久元。」因為微利的高門檻,久元已經站穩該產業的世界第一。

LED取代傳統照明、背光源的夢,已逐漸實現,產業前景無庸置疑,汪秉龍這兩個創業代表作,都已在產業中占得一席之地。不過,兩家公司投資的屬性不相同,穩定成長的久元,可以讓人長抱不擔心,宏齊則是等待突破瓶頸,有機會響起平地一聲雷,適合敏銳型的投資人。

投資建議

久元的產能利用率逐漸回升,從年初一度降到2成,至今回復到7成以上,下半年獲利如倒吃甘蔗。公司長年保持高獲利水準,發展新產品線也格外謹慎,目前已投入太陽能檢測設備,預估下半年可見到初步成效。股價55元以下可以介入,股性較溫和,適合長線投資。

 

【更多內容請見《Money錢》2009年8月號】

 

 

 

 

 



訂購《Money錢》雜誌成為獵豹部落格好友由此去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