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菩薩保佑大家平安







短評:

在經濟景氣進入加速成長期階段,企業體為爭取更多勞工投入,持續調高工資率是相當正常的現象。但持續高漲的工資率將成為推高物價的推手原因之一,另一方面也是企業體利潤率縮減的因子。

經濟景氣目前仍處於良性循環之中,但隨生產要素價格的提升,經濟景氣反轉收縮的力量也將隨之增強,最終促使經濟景氣循環再度由擴張型態反轉進入收縮循環。

對股市投資者而言,在經濟景氣加速成長中、後段期,是股市盛會的最高潮壓軸期,也是充滿危險期的邪惡階段,最貪得無厭的投資者將是留下來收拾殘局的人。



《相關新聞報導》
亞太國家 掀加薪潮

不只台灣公務員加薪有望,受物價竄升影響,包括中國、印尼、越南等亞太各國都已相繼調高最低工資,最新一個準備跟進的是馬來西亞。

馬來西亞政府不久前才提供警衛基本工資保障,且已承諾要在6月底前向國會提交更廣泛的立法,並計劃成立一個全國工資協商委員會來研究各種選項,包括適用馬來西亞全體勞工的最低工資。

香港則已在今年1月通過法案,規定每小時工資不得低於港幣28元或3.59美元,法案訂5月1日生效。國際勞工組織(ILO)曼谷亞太辦事處勞動專家李奇德(John Richotte)說,新加坡目前是亞太地區唯一未立法設定任何最低工資的國家。

ILO指出,過去十年愈來愈多亞太國家政府跟隨全球大多數國家的腳步,不是推行最低工資就是為特定產業或地區訂定新的最低工資,這些國家包括印尼、蒙古、越南、中國和柬埔寨。

亞太各國的最低工資金額和適用最低工資的對象各不相同。李奇德舉例說,越南是依據生活費分區設定最低工資;柬埔寨只有服裝、紡織和製鞋業勞工享有最低工資保障;中國是由各省市而非中央政府設定最低工資。

在購買力方面,ILO的最新數據顯示,越南最低工資為每月85美元,印尼、泰國和菲律賓分別是148美元、295美元和379美元。李奇德說,各國立法的動機也不同,快速工業化、日益加劇的不平等,在部分國家的情況是,勞資糾紛促使政府推行最低工資。也有國家是擔心工資停滯或勞工階級持續貧窮,而採行最低工資。

馬來西亞的最新最低工資計畫,凸顯該國想在2020年之前躋身高收入國家的雄心壯志。要達此門檻,該國平均年收入得增至4.53萬馬元(約1.5萬美元),將近目前2.45萬馬元的一倍。

【2011/04/25 經濟日報】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