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南克應該問上帝,美鈔可不可以再繼續印下去?







聯準會不該挑動QE3預期

陷入一片混亂、任何風吹草動都會驚慌失措的全球經濟,著實令人懷疑發展了兩個半世紀的經濟學,究竟給人類帶來多少的智慧。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克周三在國會作證的說詞,就是一個最具體的例證。

柏南克表示,美國將把聯邦資金利率幾近於零的政策「持續一段時間」,而且由於美國經濟在二次量化寬鬆政策(QE2)結束後呈現疲弱情勢,通貨緊縮的風險再度升高,聯準會仍有餘力採取協助復甦的措施。這一段談話被解讀為暗示聯準會不排除再推出QE3,於是美股大漲、美元大跌、全球股市反應激烈。

QE2在6月底如期結束,本來讓全球各國都看到一線曙光,期盼等同從天上撒美鈔、瘋狂擴張全球貨幣供給的把戲,終於走到尾聲;即使美國聯準會繼續將手中陸續到期的數千億公債回收本金後再投入公債市場,但總持有量至少不會再大幅擴增,反有可能在情勢緩和的條件下逐漸收斂,讓美國之外的其他國家,不會因愈來愈多投入利差交易的熱錢自美國流出而飽嘗通膨惡化、泡沫鼓脹的惡果。

依市場預期,QE2應會「退而不撤」一段時日後,聯準會再停止回收到期公債再投入的作法,然後啟動升息,脫離已近三年的準零利率政策。如今,卻因美國就業情況依然低迷,聯準會又發驚人之語,讓美國之外的國家再度陷入夢魘,全球經濟重回正軌的機會再度遭到摧殘,經濟學的智慧也再度面臨嚴厲考驗。

經濟學開宗明義即諄諄教誨,有限資源的有效運用,唯賴正常運作的價格機制;而一切價格中,無有如利率一般重要者。因為利率透過資金的分配,掌控資源的調度配置;一旦利率水準被扭曲、偏離正軌,一切經濟資源的運用就會發生錯誤,造成巨大的浪費與無謂的損失。除此之外,利率還是決定物資在「現在」與「未來」之間如何分配的關鍵,當利率失之過高或過低,消費、儲蓄與投資也會混亂失序。

最明白其中竅要的,莫過於已故的經濟大師蔣碩傑先生,台灣經濟能夠創造奇蹟,拜其鼓勵儲蓄、重視合宜利率的主張之賜甚多。這正是深受凱因斯學派迷惑,誤以為不斷壓低利率即能刺激投資、進而提振景氣的西方經濟學家執迷不悟的最大偏失。即使如此,西方主流經濟學家也不敢像今日的聯準會般,妄將名目利率直降至零,使其資源配置功能盡失,乃至眼看實質利率降為負數,仍夸夸其談,絲毫不以為忤。全球經濟將因此而鑄下大錯,遺禍久遠;經濟學的智慧反成了禍害之源。

凱因斯學派儘管嚴重誤解利率的角色,但對通膨與總需求波動的關聯性則甚為透徹;經過幾度修正,對於濫印鈔票導致惡性通膨的分析已成定論,近年來也罕見無知政府敢藉印鈔牟利者。然而,聯準會自金融海嘯後採取的一次、二次量化貨幣寬鬆政策,正是直接批其逆鱗;如今金融海嘯將屆滿三年,除歐元區外,包括美國在內的大部分國家經濟已走上復甦之路,聯準會竟然在QE2好不容易劃下句點後,又挑動QE3的預期,完全無視世界各國,尤其是新興市場通膨肆虐的苦況,兀自高唱美國通縮風險升高之陳腔,更將20國集團(G20)中有19國指責美國印鈔、以鄰為壑的怒吼置若罔聞。執全球經濟學牛耳的美國,尤其是由經濟學養深厚的精英所主導的聯準會,竟仍一意孤行,社會對經濟學的智慧豈能更有信心?

西方經濟強權必須收起強欲毀壞利率此一重要價格機制的黑手,管好胡亂印鈔狂撒的貨幣當局;目前世界經濟情勢,除歐元區的債務沉痾需時間調理外,仍有可能快速走向擴張的正軌,尤其是美國,在堵住利差交易的缺口後,也能同享復甦之益。

【2011/07/15 經濟日報】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