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祖婆請指點正確的方向吧?












重點及短評:

「經過兩天的討論,在七人贊成、三人反對下,聯準會決定在明年6月以前,購入4,000億美元到期期限在6年至30年的國債,並售出等值的到期期限為3年以內的國債,目的是要壓低長期利率,促進消費與投資;此外,還把抵押貸款證券提前兌付的資金,全部重新投資於房利美(Fannie Mae)等抵押貸款發行的債券,以支持抵押貸款市場,提振房市;聯準會也重申前次會議的決定,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範圍0至0.25%的水準,持續至2013年年中。

大量購入中長期國債固然有助於壓低長期利率,減低新購屋者的購屋成本壓力,也可能引導大企業與金融機構將停泊於中長期國債的資金,轉而投入投資及融資活動;但拋售短期國債,在中小企業融資並不順暢的此刻,可能提高貸款成本、推升利率水準,虹吸在海外投機炒作的無數熱錢,資金不一定會如聯準會預期的方向走。」


我認為這項操作對美國經濟不會產生正面效應,理由如下:

1.當美國聯準會買進長期公債、賣出短期公債後,公債殖利率曲線將從正斜率轉為走平或負斜率(請參閱“獵豹財務長投資羅盤”一書),使得長期利率減短期利率之長短期利差縮小,甚至可能變成負數。長短期利差為金融貨幣機構願意同時從事吸收存款、衝刺放款的主要誘因,當利差縮小或轉為負數,將使金融貨幣機構緊縮長期放款,並拒收短期存款(因短期存款利率成本可能高於長期放款利息收益),導致銀行只願意承作部份利率較高的短期性放款,但因短期貸款成本增加,中小企業及個人消費者的資金需求可能再遭打壓。

2.美國房市不振主要並非因為利率過高,而是房價仍居相對高檔、就業市場不振,加上實質租金回報率(扣除財產稅)仍太低,無法吸引投資客放膽大量進場。況且,決定長期房貸利率者已非二房(房地美及房利美)所可決定,二房目前早已是實質破產,壓低美國長期公債利率並無法逼使美國民間銀行做賠本生意衝刺長期放款,美國聯準會一廂情願的作法,已是太天真了!



《相關新聞報導》
柏南克放膽救經濟

在全球矚目之下,美國聯準會(Fed)主席柏南克(Ben Bernanke)宣布了新一階段的貨幣政策路線,決定啟動「扭轉操作」(operation twist),將4,000億美元的短期國債換為中長期國債,而未實施市場期待的第三輪量化寬鬆政策(QE3),並因對美國經濟展望趨於悲觀,造成全球股市連日重挫。這顯示,聯準會扭轉操作的作法不被看好,但相對於柏南克面臨的內外壓力,這已是非傳統救市工具中的大膽之舉。

自8月由美國國債引發的全球市場震盪以來,世界經濟即不斷出現二次衰退的警訊,歐美亞各大股市暴漲暴跌,無不期盼各國能祭出救市猛藥;身居全球首強的美國,尤其是率先祭出量化寬鬆政策的聯準會,更是眾望所繫,QE3亦被視為救市神藥。不過,經過兩個月的市場起伏、各種數據分析,聯準會還是決定不實施QE3,反而發出了美國經濟展望有大幅下滑風險的警訊,全球金融市場緊縮壓力正是其因,使市場信心遭受雙重打擊。

在經濟情勢如此險峻下,QE3仍藏而不發,主因有三;其一,QE2的成效令人失望,又驅趕熱錢到新興市場作祟,製造通貨膨脹危機與資產泡沫風險,令各國群起攻之;其二,美國8月通貨膨脹率高達3.8%,儘管聯準會預期未來幾季通膨壓力將因能源及商品價格走低而下降,但至少不符合聯準會評估實施QE3的基本條件,聯準會內部已存有政策分岐的雜音;其三,共和黨參眾兩院領袖罕見地公開發表聯名信,制止聯準會的任何刺激方案,不管柏南克是否理會,都是他必須面對的外部政治壓力。

不過,面對衰退風險升高的美國經濟,柏南克並非毫無作為,在接近零利率、傳統政策工具多已失靈的環境下,還是試圖在可行的政策範圍內,選擇了非傳統工具為經濟儘量提供刺激。因此,經過兩天的討論,在七人贊成、三人反對下,聯準會決定在明年6月以前,購入4,000億美元到期期限在6年至30年的國債,並售出等值的到期期限為3年以內的國債,目的是要壓低長期利率,促進消費與投資;此外,還把抵押貸款證券提前兌付的資金,全部重新投資於房利美(Fannie Mae)等抵押貸款發行的債券,以支持抵押貸款市場,提振房市;聯準會也重申前次會議的決定,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範圍0至0.25%的水準,持續至2013年年中。

在這次作為中,最受關注的即是賣短買長的扭轉操作,有人認為它與QE都是購買美國國債,是另種形式的量化寬鬆,只是聯準會目前2.8兆美元的資產負債表不會因此擴張,而是結構調整,實際刺激作用可能有限;尤其,聯準會在50年前也曾動用過這項操作,當時的效果即不如預期。

再者,它也是把雙面刃,大量購入中長期國債固然有助於壓低長期利率,減低新購屋者的購屋成本壓力,也可能引導大企業與金融機構將停泊於中長期國債的資金,轉而投入投資及融資活動;但拋售短期國債,在中小企業融資並不順暢的此刻,可能提高貸款成本、推升利率水準,虹吸在海外投機炒作的無數熱錢,資金不一定會如聯準會預期的方向走。扭轉操作的另一副作用,是聯準會加大對長期國債收益率走勢的干預,可能減弱此一利率指標的預警效能,反而對經濟預期及投資人產生誤導;此外,聯準會大量買入中長期國債,也將拉長承受美債風險的期間,使國債貨幣化。

不過,扭轉操作固然利弊互見,但這次扭轉操作的規模達4,000億美元,約占聯準會所持國債的四分之一,約當美國國內生產毛額(GDP)的3%,幅度不可謂不大,其效果仍值得密切觀察。

【2011/09/23 經濟日報】



→如你/妳看完這篇文章後,覺得是篇好文的話,麻煩你/妳在右下方按一下「推」哦!
 你/妳的一個小動作,都是鼓勵版主創作的動力哦!


 

  

★點選以下圖片即可訂購去~

                         
      
 

鉅豐烈豹財經網  鉅豐烈豹財經網 鉅豐烈豹財經網
 鉅豐烈豹財經網  鉅豐烈豹財經網 鉅豐烈豹財經網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