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猶它州州際公路旁的小麥田








石礫堆中一根草



我是石礫堆中長出的野草,必須用很大的力氣才能冒出頭,從小沒有權利選擇生長的環境,耐旱、抗寒變成一種天性。長大後,種子隨風飄散,飄得越高,看得越遠。

我雖沒權利選擇肥沃的土地成長,但卻有權利選擇讓種子在何處重新落地生根。

我從不抱怨那塊曾經讓我生長、茁壯的石礫堆,因為它曾經給我養份,縱使是那麼的艱辛與稀少!

宮闈高城自有其巍峨與壯麗,石礫殘草亦有其美感;人生,真的沒必要有太多抱怨。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