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故事純屬虛構,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第一章 卡司
1
週一的台北市仁愛路上經過兩天的沉靜後又變的車聲隆隆,林中先把摩托車小心地擠進紅色人行道上僅存的車格空隙。清晨出門時,女兒忘了音樂課要帶的直笛,中途折返家中一次,讓他今天上班顯得異常急促,到了公司大樓樓下停車場時已經是早上八點四十分了,一般員工上班刷卡時間是八點三十分,因為林中先在今年年初已從代科長職務真除為科長,照公司規定,他是不用刷卡的,但他仍習慣在八點之前領先其它同事進辦公室的習慣則一直沒變。顯然,今天他是晚到了。

從摩托車後面的小置物箱中,他匆忙地取出那個已經背了五年的肩背式小牛皮公事包,連習慣彎腰鎖定機車大鎖的動作都來不及,他便大步連走帶跑地奔向公司大廳的玻璃製旋轉大門。

『林科長早!』總公司警衛小馬習慣性地彎腰向林中先打招呼,他的聲音一向極為高亢,在富麗堂皇且挑高並以鮮亮拋光大理石堆砌的大樓門聽裡,他的聲音及迴聲讓人有一種靜謐的嚴肅感。
『早!』林中先快速隨旋轉門方向閃進大樓門廳,迎面的是一股與上班途中截然不同的沁然冷氣涼風撲面而來,在襖熱的六月清晨,頓時讓人精神為之一振。

林中先並沒有與小馬有多一字問候語,他快步朝東側員工電梯奔走,皮鞋與大理石撞擊的聲音發出“叩叩叩”的聲響,像極了一種急赴戰場奔跑中的馬啼聲。此時一般員工幾乎都已搭上電梯到辦公室上班去了,在稀疏的大廳裡,除了少許會客的公司客戶外,急促的聲響顯得特別突兀。

『是經企科林科長,』門廳側邊櫃抬接待小姐張小倩不自主抬頭望向奔走的林中先,並側頭向正低頭看訪客記錄表的另一位同事李美捐說話,『他最近每天都忙著跟總經理開會,很紅吶!』
『真的耶!』李美娟偷偷從抽屜裡拿出早上還沒啃完的肉鬆三明治狼吞一口後,生怕有人看到般地再度迅速將抽屜關上,『才以副科長代行經企科科長不到一年就真除,真的是紅耶!』說完,拿起裝著冰咖啡的水杯再迅速喝一口,並吞嚥下嘴裡的三明治。

林中先抬頭望向大樓東側四部電梯的樓層指示燈號,剛好都停在十五樓以上樓層,他迅速壓下往上按扭,並無奈耐地再度原地旋轉環視一圈四部電梯最新樓層燈號,同時抬起左手腕,看一下手表中顯示的最新時間,再對照一下大理石牆上的時鐘,兩者相差約五分鐘。林中先習慣把自己的手表調快五分鐘,他認為這樣可以保證參加公司會議比別人早一點進入會議室就定位,他總是習慣把工作提早完成,連開會時間也不例外。
『科長早!』呂欣儀習慣性地向林中先問候,『科長早!』其他人此時也抬起頭來向林中先大聲問候,男生的音因同時發出,聲調低沉又隱藏雄厚的氣息,顯得有點像軍隊早點名般。旁邊的業務企劃科因以女職員居多,這時便紛紛低頭竊笑並不停地私語。
『林總今天怎麼遲到了?』業務企劃科的女職員有人低聲私語,她們習慣稱林中先為『林總』,因有一年望年會抽獎,王水東副總摸獎便叫林中先為『林總------先!』只因停頓了一下,林中先便從此得了一個他自認為在公司是禁忌的綽號。那一年的任上總經理名字叫林宗南,公司上下都稱呼為『林總!』。

十年前,剛來公司報到時,林中先也跟其他同事一樣地向現在已高升的王副總問候,因剛退伍不久,那時並不覺得有何奇怪。那時王水東副總便是經營企劃科的第一任科長。因他是企劃部裡第一位商管碩士,林中先的報到還一度引起二十五樓職員的一陣側目,整個樓層含企劃部、放款部及數理部,人數約莫在二百人左右。年輕女職員間則喜歡以林中先為題材並私下竊竊私語、品頭論足一翻。當年,林中先剛服完義務軍官役,自憲兵大隊區隊長退伍不到一個月,一七八公分高加上憲兵隊訓練出來的英挺外表儀態,常叫人忍不住想多看幾眼。大家都看好他在公司的未來發展,認為他的前途將無可限量。

『大家早!』回應簡單利落,並迅速從肩背式公事包中抽出早上十點的開會資料。林中先一眼瞥見躺在辦公桌右邊側桌上,呂欣儀幫他買的三明治早餐,旁邊圓型陶瓷杯中也已盛滿沖泡好的即溶咖啡。
呂欣儀雖只有高職畢業,但她進公司已十二年,比林中先才小四歲,四年前才從財務部股務科調到企劃部,那年剛好王水東經理從企劃部升任代協理職務,把經營企劃科的林思黛調到協理辦公室充任秘書,呂欣儀便補了林思黛的遺缺。但,其實,進公司那一年林中先與呂欣儀便彼此認識了。

經營企劃科總共有十位成員,除科長一人外,張陸男是今年初從數理部股長升任過來的代副科長,他有精算師執照,在數理部因表現優異而從股長升任經企科副科長,其餘除呂欣儀外,還有一位剛從國外修完碩士學位畢業回來的女生叫張思婷,聽說他是二十八樓某副總的千金,另外七位全部都是男職員。經營企劃科是標準的陽盛陰衰生態。

『科長!剛剛王副總辦公室林秘書來電說,』看林中先低頭大口咬了一口三明治,呂欣儀望著他,刻意停頓一下,『早上會議改在十點開,於二十八樓王副總辦公室!』呂欣儀又望了一眼接著說:『參加的有財務部利經理、我們企劃部黃經理、科長、還有總經理室李特助,共有五位!李特助是新增加的!會議由王副總主持,李特助是列席人員。』呂欣儀做事一向細心,他把最新的情況向林中先有條不紊地報告著。
『還有!今天開完會後的結論明天同一時間、同樣的與會主管,在三十樓總經理室會議室由您向總經理報告企劃案,黃經理負責補充說明。』呂欣儀又快速地把明天的會議時程向林中先報告,她的幹練讓人看不出她只是一位高職畢業生。
這時,林中先也迅速地把三明治吞嚥完畢,才轉過身抬起頭來往前看向呂欣儀一眼。『知道了,謝謝妳!』林中先對呂欣儀說話一向十分客氣,完全不同於對其他男部屬說話般威嚴,其他同事也認為應是她年資較深之故,因此,也不覺得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四年前,王水東副總把呂欣儀調到經企科的人事安排,事實上並未事先告知林中先,直到人事部發佈人事令佈達到相關單位,林中先才嚇然發現她的名字,為此,財務部利經理還向他報怨,財務部的人被企劃部的人搶走了。直到掌管公司人事調動的人一科科長向利經理說明後,才讓利經理的氣頭下降。

『張副科!你過來一下!』林中先旋轉靠背式旋轉座椅,抽一張面紙擦拭嘴角殘留麵包殘屑,轉頭向張陸男說話。
『是!』張陸男二話不說,起身靠近科長辦公桌。

因辦公室是開放式辦公空間,事實上經營企劃科十位同事除主管外,其餘九位同事的辦公桌都是靠在一起、彼此相連的,這樣的擺設方式,一來可節省辦公空間,並方便科級主管抬頭可隨時知道部屬的一舉一動,辦公室的陳設讓人便一眼看出,這是一家管理文化十分東洋化的公司。

『你坐!』等林中先示意後,張陸南才敢把擺放在科長辦公桌側邊的面談椅移到林中先桌前,並小心奕奕地坐下來,手上則拿著一本已經打開的筆記本,原子筆套早就已打開準備記錄談話重點。
『你趕快把會議通知改一下,多一位總經理室李特助,少了總經理,印出來,等我看過後,再印五份,馬上以密字最速件通知與會主管。』林中先兩眼直視著張陸南,下達指令快速且毫不猶豫。
『對了!李特助的通知請你當面呈送到總經理辦公室給他,中間不要代轉,記得?』林中先又補充說道。張陸南筆記一筆未寫便趕回座位開始更改電腦檔案裡的會議通知,不一會兒,印表機便『達達達』地響起來。

這時,經企科其他同事雖聽到科長與張陸南的對話,但因主管沒有示意找其他人參與,每個人都當沒聽到似地繼續兀自忙著自己手邊的事,只有呂欣儀抬頭看著林中先與張陸南的對話。

『欣儀!』林中先習慣只叫呂欣儀名字,『請妳把會議資料再做最後一次檢查,看是否有跳頁?若有,現在改還來得及補上!』呂欣儀邊看著林中先,邊走過來把科長辦公櫃裡的一大疊會議資料取出,靜靜退回座位,並逐冊逐頁檢查起來。

這些開會資料是由王副總交辦,並要求經營企劃科擬稿提出的企劃案,在這之前已經與企劃部黃經理、財務部利經裡及王副總開過不下十次的準備會議,並曾應趙總經理要求,由林中先於總經理室,單獨向他做過企劃綱要簡報。顯然,可以從此窺見,公司層峰對此企劃案之重視程度。而,林中先便是這企劃案的起草者,公司內部因此便不斷有人傳出林中先真是越來越紅了!

『科長!開會資料檢查過了,沒有跳頁!』呂欣儀以和緩的語調右傾臉頰轉向林中先報告。
『謝謝妳!』林中先從一堆資料中抬起頭來看了呂欣儀一眼,發現她頷首向他淡淡地報告。
『要不要我先把這些資料送到每位主管手上,並再一次提醒他們等一下開會的時間及地點?』呂欣儀不等林中先回應接著說:『我怕今天開會有人會忘記帶開會資料,因此,我便自己加印兩份備份在這裡面,您等一下可以帶在身邊以備不時之需。』呂欣儀指著林中先桌上其中一疊資料,那是她幫他整理的開會相關資料,她總是如此體貼入微。
『因為今天會議資料屬公司密字等級資料,林秘書轉達王副總的指示,』呂
欣儀像一位經驗老到的女秘書迅速地轉達上層指示的重點,『開完會後,除總經理室李特助外,其餘與會者開會資料一律由經企科回收,這些資料並已按人員編號分發,回收後則對照機密公文人員簽收簿銷毀,』呂欣儀設想的比林中先還周延。
『喔,對了,早上王副總親自來過電話,他請您在開會之前先上去找他一趟。』
呂欣儀一口氣把話說完,並等林中先的反應。
『好!妳先幫我把會議資料用大信封袋彌封後分別直接呈送相關主管,』林
中先隨即對呂欣儀的意見表示贊同,並補充:『記得要直接送到,不要經過秘書
或其他人轉交。
按公司規定,在會議正式召開之前,如果是部級以下單位為召集單位,便
應把會議資料提前半小時呈交與會主管,這樣可以讓與會人員提前了解會議主題,以便在會議中提出各自意見。
但,這個案子,王水東副總特別交代不能讓不相干人員知悉,因此,林中先在處理企劃案及公文流程上,習慣要求呂欣儀以密字信封彌封後送達當事人,並要求對方在簽收簿上簽收。這似乎也成為王水東副總與林中先之間的默契。
(待續------,本文將不定期刊出!不許引用及Copy)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