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陸南用不捨的眼神看著她,徐曉玲兩手不知不覺地緊緊環抱住他的脖肩之際,張陸南順勢將她擁入懷中,親吻她的額頭,徐曉玲一抬頭,兩人雙唇情不自禁微張、緊密廝磨。但,徐曉玲的眼淚則仍不斷從眼睛汨汨淌出,潤溼了彼此的臉頰。

落日西沉後,十二月的南高雄僅帶些許沁涼,絲毫沒有寒意。徐曉玲倚肩靠著張陸南,坐上旗津海邊特有的人力觀光三輪車,海岸邊氳黃的路燈,映照著近海不遠處幾艘漁火。
那一晚,徐曉玲點了一桌滿滿的海鮮,並不斷地吞下一杯杯黃色的啤酒。在飯店Check-In時,徐曉玲早已不支地斜躺在Lobby的沙發椅上。

飯店房間落地大窗外,可以看到遠處的高雄港,一艘艘巨型貨輪早已熄燈停泊;低頭,腳下愛河邊,兩列平行的黃橙橙燈光在暗夜中,顯得格外醒目。
『你到底愛不愛我嘛?』張陸南把徐曉玲輕放在鬆軟的雙人床上,她不願放開緊緊環抱在他脖子上的雙手,有一點歇斯底里,又像夢囈般的低吟。
『妳累了,先休息一下吧!』張陸南順勢親吻她的額頭,並掙脫開來,走進浴室盥洗。
熱騰騰的霧氣蒸得全身冒汗,張陸南這才驚覺,從早上在部隊會客室開始,一直到把徐曉玲抱進飯店房間,這一切為何仿如夢境,來得如此突然。在徐曉玲大學四年裡,他們從未如此親密,甚至單獨共處一室過。
看著躺在床上的徐曉玲,粉紅色貼身洋裝包裹下,襯出女人玲瓏有緻、凹突起伏的身材,他忍俊不住低下身,不捨地輕撫她白晰的臉頰,並撥開她覆蓋臉龐的髮絲。他靜靜地看著眼前這一位陪他度過四年學生歲月的小女人。
不知時間過了多久,徐曉玲才從宿醉中甦醒。

『妳先去沖個澡,我幫妳泡一杯熱咖啡,馬上就好。』張陸南從床沿起身,並拿起咖啡沖泡機,鋪上過濾網。
『對不起,學長,讓你也給人看笑話了。』徐曉玲踉踉蹌蹌地起身下床,一個不穩,又跌坐在床上。
『小花椒!趕快去盥洗吧!』他一把扶起她,捏一捏她的下巴,像在哄小孩般。

從浴室出來的徐曉玲已換上一身鬆垮的白色大睡袍,沐浴完後的臉龐像極了嬰兒粉嫩的模樣,散發出一股撲鼻的香味。此時,張陸南已把沖泡好的咖啡端放在房間靠落地窗旁的茶几上。
他正站在窗前遠眺高雄港灣,海天交會處,散佈點點微弱燈火,分不清是星光還是漁火;飯店房間金黃色的璧燈光線,投射餘光在張陸南金色的鏡框上。
南台灣的夜竟是如此的沉靜!

(待續------,本文純屬虛構,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