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來自Justin部落)
[淚水無處可躲]
http://www.520friend.com/mp3/wanshang.mp3

5
遠處高雄港灣上的點點星火漸熄,張陸南從腰間輕輕地握住徐曉玲環抱住自己的雙手,他還是沒說話,似乎怕這一切將一不小心就會瞬間消失。
『我打算明年就出國留學。』徐曉玲終於打破沉默,但淚珠又偷偷地在她的眼眶裡打轉。
夜是迷濛的,她試圖隱藏快潰堤的淚水。
『不是說好的嗎?』張陸南轉身看著她,『等我先工作兩年存夠錢,再一起出去嗎?』這是他們原先的計劃與彼此的約定,因為張陸南不想增加母親太大的經濟負擔。
『家裡要我早一點去,早一點回來。』她開始含淚哽咽。
張陸南拉著她往落地窗旁鬆軟的沙發上坐下。他把兩隻手肘靠在彎曲的膝蓋上,低垂著頭,埋在兩膝之間。
『發生什麼事了?』聲音中充滿沮喪,頭也沒抬起。
『有些事會變的,』倏然間,她再也忍不住低泣,『變得讓我來不及因應。』
『是嗎?』他心疼地把她擁入懷中。
『原諒我!』她幽幽地說,『我不是一個守信用的人。』
『沒什麼克服不了的,不是嗎?』他的聲調略微揚起。
『對不起!我不是一個守信用的人,不是------。』她囈語般地重複著。
不等她說完,張陸南早已牢牢地用自己的雙唇封住她的雙唇,不讓她繼續說下去。
張陸南再度緊緊地把她擁入懷中,------。透過鬆垮的睡袍,他感受到徐曉玲真實且柔嫩的肌膚;她則噙著淚水,不由自主地迎合著他。
順著背脊而下,他輕易地解開綁在她腰間的睡袍衣帶,兩手從兩側探入內層環抱起她輕盈的身軀。彼此飢渴般的擁吻、溫柔的愛撫、做愛、呻吟、虛脫。

在吵雜的小港機場候機大廳裡。徐曉玲倚靠在張陸南的肩膀,他左手輕握她的纖手,右手臂順著椅背環抱在她的腋下。
『到台北,給我寫信。』
『嗯!』
『要出國前,記得通知我日期。我去送妳。』
『好!』
『無論妳去那裡,等我,』他微微仰起頭,似在沉思,『我,也會等妳!』
『------。』她低頭沒回話。
候機大廳的擴音器響起遠東航空當日最後一班飛往台北國內班機的催促登機通知。
他看著她孤獨、清瘦的身影隨人群消失在停機坪上。

徐曉玲在張陸南退伍前一個月的某個週末出國離開台灣。
當天,機場擠滿暑假準備出國度假的人,旅行團導遊招呼團隊的旗幟滿場飛揚,吆喝聲處處可聞,幾乎每個人都充滿度假前,期待與喜悅的神情。
徐曉玲前一天才通知他,他匆忙趕到桃園國際機場時,她早已自己辦妥Check In手續,兀自一人呆坐在等候進入海關檢驗前的休息區。
『我以為你不會來了!』在休息區旁的咖啡廳裡,她輕聲說話。
他伸手合握住她的雙手,把她的手牢牢的包在自己的手中,生怕她就此偷偷溜走。
『怎麼走得這樣急?』
『學校報到日期原先就確定的。』
『那為何昨日才通知我?』他凝視著她。
『我想你不會有時間來的。』
『你知道,我一定會來!』
兩人同時陷入一陣沉默。
『記得!無論妳去那裡,等我,』他重複著講過的話,『不要忘了,我也會等妳!』
『我不值得,不值得你這樣對我,』她把眼神望向遠方來來往往的旅客,『有些事情會改變的。』
長長的隊伍早已魚貫通過海關證照檢驗閘門,機場廣播不斷播放催促登機的聲音,徐曉玲起身示意要張陸南先行離去。

『我自己進去了,你先走吧!』
『我要在這裡看妳進去。』邊走邊牽著她的手往查驗入口處方向走去。
『你走吧!』她不停催他離去,但眼眶早已偷偷泛紅。
他還是緊拉著她的手,不願放開手。
『不要走,留下來等我!』他停下腳步,輕輕地說、強拉住她。
『為什麼?為什麼一定要走?』見她沒回應,他開始提高音量,甚至接近吶喊。
幾位嘻笑中的旅客好奇的停下腳步回頭看向他們。
『一些事會變的!你走吧!』
『我沒變!我沒變!------。』張陸南自顧地開始歇斯底里。
徐曉玲丟下手上手提袋,再也忍不住瀕臨崩潰的情緒,投入他的懷抱,兩人就在大廳裡放情痛哭、擁吻起來。世界在這一刻,暫時停止。

通過了查驗證照閘門,徐曉玲逕自左轉走向登機前的長廊。透過深咖啡色透明玻璃,他看她快步直行,他不放棄,再度靠近門窗空隙呼喊她的名字;但,她沒回頭,直到他的聲音消失在耳際,她忍不住再度掩面放聲痛哭!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