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純屬虛構,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第二章 割據
1
張陸南與呂欣儀很快地把開會通知及會議資料送到準備參與會議的人手中,並迅速回到經營企劃科向林中先回報。

『科長,副總要你在開會之前儘速先到他辦公室一下。』呂欣儀提醒林中先。
『好!我立刻上去。』林中先抱起手中一大疊資料起身。
『欣儀!等一下若有人打電話找我,就說我在樓下會客,』林中先走到呂欣儀身旁低聲交代,『不要說我在副總辦公室。』
『沒問題!』呂欣儀略為抬頭並同時以眼神回應。

林中先快步離開座位,向東側電梯旁的樓梯間走去,他不想搭電梯,一來,王水東副總辦公室就在二十八樓,離二十五樓並不遠;二來,他不想讓多餘的人看到他在開會之前進入王副總辦公室。因此,他走樓梯直接到二十八樓。
二十八樓是高級主管辦公室樓層,規劃成十間規格一樣的辦公室及兩間中型會議室,每間辦公室面積約莫十來坪,暗紅色的高級實木裝潢,在嚴肅的氣氛中更顯沉重;中間秘書辦公區,幾個年輕貌美的女秘書正各自忙著敲打桌上的電腦鍵盤;王副總秘書、林思黛便是在這裡辦公。

迎在二十八樓大門的是一位身材壯碩的警衛,他認得林中先,並沒阻攔他,兩片實木暗紅大門像裝了感應器般,自動打開。
『科長好!』門內櫃檯一位女職員見林中先進入,連忙起身。
『你好!我找林秘書。』
穿過櫃檯區,林中先走到林思黛旁邊。
『林秘書,麻煩妳,我找副總!謝謝。』
林思黛望一望桌上的多重鍵盤式電話機,確任王水東副總並未在電話線上。
『可以了!』她示意他可以敲門進入。
林中先連敲三聲,不等回應,便掩門而入。

『你快坐下,我們把重點先Review一下。』王水東迅速移位至沙發椅,並示意林中先入座。
『等一下十點的會議,李特助要來列席,董事長一定有初步想法了。』王水東邊說著,摘下眼鏡,來不及換上老花眼鏡,把一雙眼睛貼近開會資料。
『李特助雖剛回國沒多久,但他畢業於紐約長春藤名校財金所,也在華爾街當過股票交易員,董事長要他來開會,絕不是鬧著玩的。』王副總開始切入重點。

李特助,李培龍,他是老董事長二房的唯一兒子;從小天性機靈,中學以後便到美國唸書,直到去年才回國任職。本來在關係企業的營建公司當常務董事,現在則同時兼任趙總經理的特助,渾身上下,洋味十足。

『今天的會議重點不在台灣股票價格未來會不會繼續大漲,而是公司組織要如何調整,才能達到專業分工,提高財務收益。』王水東說話速度快速且不含沙帶泥。
『因此,分析台灣總體經濟及金融環境那一部份免了,公司過去幾年的利源分析在下次會議時再談,今天就談財務投資系統的組織調整問題就可以了。』

王水東轄下共有三個部門,含企劃部、放款部及財務部。因本身係企劃部主管出身,因此,有時對另外兩個部門的指揮略顯力不從心。尤其對經管公司總資產超過一半以上的財務部,更顯吃力。
財務部利經理在職務上雖是他的下屬,但大家都知道,相關的財務調度及投資業務,只有利經理及老董事長及李常董說得上話,王水東副總在財務及投資業務上,其實並無實權。這也是財務部利經理一向自恃之處,甚至屢次在內部會議中,公然與王水東互別苗頭。
但隨著台灣經濟不斷擴張,公司總資產不斷快速增加,而相關投資法令限制下,保險業資金原有投資管道已顯不足,公司財務投資收益率不斷下降,已成公司未來成長及獲利的關鍵性問題。老董事長還特別為這件事,在董事長辦公室召見王水東,要他報告自己的看法。

『請問副總,您有何看法與指示?』林中先看著王水東說話。
『我認為,以目前財務部對資產管理的運作模式,將無法有效提高公司整體資產的投資收益。』王水東始終對財務部目前運作方式不滿意,欲力圖變革以求突破。
『那應從檢討目前運作方式有何值得改進的地方開始思考。』
『但是,利修平常常以涉及公司機密,不願或根本沒辦法,就此議題提出改善建議,』王水東大拇指及食指輕撫下巴,眉頭與細長的眼睛擠成一團,『而且,他動不動就把董事長給抬出來。』
『董事長不是也請您上去談過這件事嗎?』
『是沒錯,但是你也知道,很多投資決策其實是由董事長直接下令,而利經理只是建議與執行者而已!況且,如何說服董事長下放這部份權限將會變的十分敏感。』
『副總您說的沒錯,這是問題的核心。』林中先接著說:『問題就出在建議與執行!』
『怎麼說?』
『建議可以是經過嚴密思考而得出的,也可以憑直覺產生。我不認為以經濟金融環境變化如此快速的今天,光憑利經理及董事長室幾個幕僚,有辦法提出完整且縝密的投資建議。』林中先講出他自己的看法。
『沒錯!這就是最近兩年公司財務投資收益率下降且落後同業的主要原因。』王水東雖對財務投資難插手介入,但績效不佳卻是他心中的痛。
『我個人認為以公司目前資產規模而言,應成立一個專責單位負責財務投資業務,而且,最好獨立於原有財務部門之外。』林中先大膽講出他的看法。
『其實,你的看法跟我相當一致。』王水東輕拍一下他的肩膀,『這種想法,在上次,由你在總經理室單獨向趙總報告後,我也向他提出同樣的看法。』
『結果呢?』
『你知道的,趙總是業務出身,又不是李家的人,這種事,你想他敢向李常董還有老董提嗎?』
『因此,才會有今天李特助列席的這場會議!?』林中先似問又像答的說。
『沒錯!李特助今日的態度及其傳達給董事長的訊息將會是關鍵。』
『利經裡一定會表達反對態度的。』林中先又接著說。
『這早在我預料之中,因此,你一定要針對如何在專業分工及顧及老董的立場上適當拿捏,否則利修平肯定會再把老董給抬出來。』
『這我知道。』林中先同時點頭回答。
『今天若順利的話,明天向趙總報告的內容就只是一種型式而已。』顯然,王水東不認為趙總經理在此議題上有何影響力。
『是!我知道。』
『好!那你先下去,開會前再上來就可以了。記得!強調專業分工,不要讓財務部覺得有被削權的感覺。』
林中先結束與王水東副總的短暫會晤後,迅速返回二十五樓辦公室,再次研讀起會議資料起來。他的神情就像一位律師準備出庭一樣。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