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由YAO-CHING提供,特此致謝!)
音樂:
http://blog.lanyue.com/upload/user/56/235337_2111934.wma


第二章 割據
1
張陸南與呂欣儀很快地把開會通知及會議資料送到準備參與會議的人手中,並迅速回到經營企劃科向林中先回報。

『科長,副總要你在開會之前儘速先到他辦公室一下。』呂欣儀提醒林中先。
『好!我立刻上去。』林中先抱起手中一大疊資料起身。
『欣儀!等一下若有人打電話找我,就說我在樓下會客,』林中先走到呂欣儀身旁低聲交代,『不要說我在副總辦公室。』
『沒問題!』呂欣儀略為抬頭並同時以眼神回應。

林中先快步離開座位,向東側電梯旁的樓梯間走去,他不想搭電梯,一來,王水東副總辦公室就在二十八樓,離二十五樓並不遠;二來,他不想讓多餘的人看到他在開會之前進入王副總辦公室。因此,他走樓梯直接到二十八樓。
二十八樓是高級主管辦公室樓層,規劃成十間規格一樣的辦公室及兩間中型會議室,每間辦公室面積約莫十來坪,暗紅色的高級實木裝潢,在嚴肅的氣氛中更顯沉重;中間秘書辦公區,幾個年輕貌美的女秘書正各自忙著敲打桌上的電腦鍵盤;王副總秘書、林思黛便是在這裡辦公。

迎在二十八樓大門的是一位身材壯碩的警衛,他認得林中先,並沒阻攔他,兩片實木暗紅大門像裝了感應器般,自動打開。
『科長好!』門內櫃檯一位女職員見林中先進入,連忙起身。
『你好!我找林秘書。』
穿過櫃檯區,林中先走到林思黛旁邊。
『林秘書,麻煩妳,我找副總!謝謝。』
林思黛望一望桌上的多重鍵盤式電話機,確任王水東副總並未在電話線上。
『可以了!』她示意他可以敲門進入。
林中先連敲三聲,不等回應,便掩門而入。

『你快坐下,我們把重點先Review一下。』王水東迅速移位至沙發椅,並示意林中先入座。
『等一下十點的會議,李特助要來列席,董事長一定有初步想法了。』王水東邊說著,摘下眼鏡,來不及換上老花眼鏡,把一雙眼睛貼近開會資料。
『李特助雖剛回國沒多久,但他畢業於紐約長春藤名校財金所,也在華爾街當過股票交易員,董事長要他來開會,絕不是鬧著玩的。』王副總開始切入重點。

李特助,李培龍,他是老董事長二房的唯一兒子;從小天性機靈,中學以後便到美國唸書,直到去年才回國任職。本來在關係企業的營建公司當常務董事,現在則同時兼任趙總經理的特助,渾身上下,洋味十足。

『今天的會議重點不在台灣股票價格未來會不會繼續大漲,而是公司組織要如何調整,才能達到專業分工,提高財務收益。』王水東說話速度快速且不含沙帶泥。
『因此,分析台灣總體經濟及金融環境那一部份免了,公司過去幾年的利源分析在下次會議時再談,今天就談財務投資系統的組織調整問題就可以了。』

王水東轄下共有三個部門,含企劃部、放款部及財務部。因本身係企劃部主管出身,因此,有時對另外兩個部門的指揮略顯力不從心。尤其對經管公司總資產超過一半以上的財務部,更顯吃力。
財務部利經理在職務上雖是他的下屬,但大家都知道,相關的財務調度及投資業務,只有利經理及老董事長及李常董說得上話,王水東副總在財務及投資業務上,其實並無實權。這也是財務部利經理一向自恃之處,甚至屢次在內部會議中,公然與王水東互別苗頭。
但隨著台灣經濟不斷擴張,公司總資產不斷快速增加,而相關投資法令限制下,保險業資金原有投資管道已顯不足,公司財務投資收益率不斷下降,已成公司未來成長及獲利的關鍵性問題。老董事長還特別為這件事,在董事長辦公室召見王水東,要他報告自己的看法。

『請問副總,您有何看法與指示?』林中先看著王水東說話。
『我認為,以目前財務部對資產管理的運作模式,將無法有效提高公司整體資產的投資收益。』王水東始終對財務部目前運作方式不滿意,欲力圖變革以求突破。
『那應從檢討目前運作方式有何值得改進的地方開始思考。』
『但是,利修平常常以涉及公司機密,不願或根本沒辦法,就此議題提出改善建議,』王水東大拇指及食指輕撫下巴,眉頭與細長的眼睛擠成一團,『而且,他動不動就把董事長給抬出來。』
『董事長不是也請您上去談過這件事嗎?』
『是沒錯,但是你也知道,很多投資決策其實是由董事長直接下令,而利經理只是建議與執行者而已!況且,如何說服董事長下放這部份權限將會變的十分敏感。』
『副總您說的沒錯,這是問題的核心。』林中先接著說:『問題就出在建議與執行!』
『怎麼說?』
『建議可以是經過嚴密思考而得出的,也可以憑直覺產生。我不認為以經濟金融環境變化如此快速的今天,光憑利經理及董事長室幾個幕僚,有辦法提出完整且縝密的投資建議。』林中先講出他自己的看法。
『沒錯!這就是最近兩年公司財務投資收益率下降且落後同業的主要原因。』王水東雖對財務投資難插手介入,但績效不佳卻是他心中的痛。
『我個人認為以公司目前資產規模而言,應成立一個專責單位負責財務投資業務,而且,最好獨立於原有財務部門之外。』林中先大膽講出他的看法。
『其實,你的看法跟我相當一致。』王水東輕拍一下他的肩膀,『這種想法,在上次,由你在總經理室單獨向趙總報告後,我也向他提出同樣的看法。』
『結果呢?』
『你知道的,趙總是業務出身,又不是李家的人,這種事,你想他敢向李常董還有老董提嗎?』
『因此,才會有今天李特助列席的這場會議!?』林中先似問又像答的說。
『沒錯!李特助今日的態度及其傳達給董事長的訊息將會是關鍵。』
『利經裡一定會表達反對態度的。』林中先又接著說。
『這早在我預料之中,因此,你一定要針對如何在專業分工及顧及老董的立場上適當拿捏,否則利修平肯定會再把老董給抬出來。』
『這我知道。』林中先同時點頭回答。
『今天若順利的話,明天向趙總報告的內容就只是一種型式而已。』顯然,王水東不認為趙總經理在此議題上有何影響力。
『是!我知道。』
『好!那你先下去,開會前再上來就可以了。記得!強調專業分工,不要讓財務部覺得有被削權的感覺。』
林中先結束與王水東副總的短暫會晤後,迅速返回二十五樓辦公室,再次研讀起會議資料起來。他的神情就像一位律師準備出庭一樣。

2.
二十八樓,早上九點五十分,林思黛熟練地招呼兩位工讀生,把五個仿明彩釉茶杯斟滿茶水後,放置在王水東辦公室的長方型會議桌上,並在旁邊各準備一枝筆及空白記事紙,在寧靜的偌大辦公室裡,氣氛顯得有點緊張與嚴肅。

第一位到達二十八樓的人是企劃部黃瑞鴻,再來是林中先。
『黃經理、林科長,你們先坐下來喝口茶,這是新到的“阿里山玉露茶”, 嘗嘗看喔!』王水東熱切地招呼他們。
接著進門的是李特助,一個不到三十歲的年輕人,由林思黛客氣地引進王水東辦公室,這時,包括王水東等三人不約而同地全部站起來向他鞠躬招呼。跟在李特助後頭未進辦公室的,還有一位穿短袖中山裝的壯碩年輕男子,他是整天跟在李特助旁邊的貼身保鏢。
『大家好。』禮貌性點頭後,便往最前面位置坐下來,一言不發。
從他的舉止裝扮中,讓人無法與時下不到三十歲的年輕人聯想在一起;略抹薄油的左分髮型、英挺的西服下打著當下最流形行的義大利製變形蟲領帶、手腕上兩顆發亮的袖釦不時閃出光芒。他,就是李特助,李培龍。
快到十點時,最後一個匆忙趕到的是利修平經理。
『特助好!大家好。』他邊打招呼邊找到僅剩的位子坐下來,並端起茶杯啜飲一口。

『特助!大家好,我們現在就開始今天的會議。』王水東見人員全部到齊,禮貌性問候後,便直接宣佈開會。
『是不是請林科長把前幾次的會議結論跟大家再簡單報告一次?』王水東眼神示意林中先發言。

『特助!副總、兩位經理,大家好。』林中先馬上接著報告:『為因應本公司總資產及可用資金每年以將近五成的成長率上升,但不動產投資比例又因法令修改而要被迫降低下,』林中先把眼神向其他人掃描了一圈,接著說:『本公司未來在資產配置上,勢必被迫提高各類有價證券投資比重,甚至要開始規劃國際投資業務藍圖,否則將無法有效提高資金運用之收益率。』

林中先果然是有備而來,專案報告完全不用看會議資料。
這時,坐在李特助左側的利經裡則緊抿著嘴唇、眉頭微皺。

『在會議資料裡面的第一部份及第二部份,經營企劃科已針對未來本公司總資產的成長情形徵詢業務部意見,並預估如附表,我相信大家應該都看過了,』林中先見李特助翻看著資料,刻意停頓下來,『如果不提早因應,將來資金去化將有很大問題。』他又環視會議桌一圈。
『至於國內經濟金融環境變化報告,在會議資料的第二部份,為節省各位長官時間,我就不重複報告,請大家參閱資料並不吝指正。』林中先果然刻意跳過冗長的經濟分析報告。

這時,李培龍停了一下,抬起頭看了林中先一眼,並點頭示意其繼續報告下去。

『考量到公司面對的營運變化,及為提高公司的財務收益,經營企劃科作出下面的結論與建議,』林中先看了會議桌前面三人一眼,『請大家翻到會議資料最後一頁。』
『第一點,為因應本公司資產不斷高速成長,在財務投資方面,考量財務部現有人力恐難以應付未來業務需求,建議考慮採取專業分工方式,成立專責單位,一方面可以減輕財務部工作能量負荷,另一方面,亦可提高本公司財務收入。』

林中先報告結論與建議時,全場鴉雀無聲。

『第二點,因應未來本公司資金投資種類日益增加,建議整合財務系統,含放款部、財務部、不動產部等三部資源,成立投資決策委員會,協調決定本公司各項資產配置比例,並分攤完成公司年度財務收益目標。』
『等一下,放款部、不動產部今天沒人被通知參加會議,為何有這種建議啊?』利經理一開口便把嗓門拉大,似完全無視於李特助的在場。沒錯,私底下,李培龍習慣尊稱利修平為“利叔”,從小時候開始,李培龍便被母親要求這樣叫他。

在利修平心裡,李培龍只是一個從小看著長大的小孩而已。
經利經理這一打岔,王水東無力制止,大夥兒頓時同時愣了一下。

『沒關係,繼續下去。』李培龍終於開口。
『第三點,配合前面兩點,建議從內部徵選,或外部招考,積極培訓財務投資人材以因應本公司資產之成長及組織調整的需要。』林中先自然地望向李特助,『報告完畢!』。
『很好,很好,謝謝林科長的報告。』會議主持人王水東終於又開口說話了,『不知------,利經裡還有黃經理有沒有要補充的地方?』他的眼神同時掃向坐在對面的利修平及黃瑞鴻。

半餉,沒有任何人說話。

『那我們請特助給我們指示。』王水東轉頭恭敬地看著比他年輕至少二十歲的李培龍。

利修平則斜著頭看著王水東,嘴角露出略帶不屑的詭異笑容。

『林科長的分析及看法頗具建設性------,』李培龍看一下左右兩側的主管,繼續說:『但,這些建議牽涉公司層面相當廣,包括組織調整、專業分工及協調統合,各方面都要詳細考量。』他簡短地重述會議的結論重點。
『如果大家對結論與建議沒意見,等一下散會後,請經營企劃科今天下班前,把會議結論做成會議結論簽呈,並簽會相關單位,記得,含未被通知來開會的放款部及不動產部。』李培龍開始下達指示。
『對了,簽呈簽至董事長,並會趙總經理及常董。』顯然,老董事長知道二十八樓這場會議的事,『趙總經理那邊我直接向他報告就行了,明天在三十樓的會議暫時先取消。』說完,李培龍看向會議主席王水東。

『謝謝特助的指示!今天會議就開到這裡,散會。』不等大夥起身,王水東馬上接著說:『我們先恭送特助!』

李培龍順手拿著會議資料走出王水東辦公室,年輕的隨身護衛早在門口等著,一前一後,快步離開二十八樓。
林中先則忙著回收其他人手上的會議資料。
利修平走到門口,用笑瞇瞇的詭異眼神,對著王水東丟下一句:『王副總,謝謝您對財務部的照顧喔!』然後,隨著李培龍之後離開二十八樓。王水東則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黃瑞鴻正欲離開之際,王水東則說:『黃經理呀!在這個案子上,您要幫林科長多費一點心吶。』
在王水東眼裡,黃瑞鴻好像永遠只是一個副手,此刻,更讓人弄不清他是王水東的副手或林中先的副手!
等其他人都離開後,王水東叫住林中先。
『林科長,你下去馬上按指示上簽呈。放款部及不動產部,我會先處理,你不用擔心。』說完馬上壓對講機對門口的林思黛講話:『林秘書,請妳叫放款部劉清明經理、不動產部涂向陽經理到我辦公室來一下。』
『是!那我先下去了。』林中先說完後,便迅速離開王水東辦公室。

一場看似平靜無波的會議就這樣地在不到半小時內結束。但一場角力競逐卻才要開始!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