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吟頌蒙古草原)
HTTP://www.mglclub.com/music_asf/Serchmaa/Serchmaa%20-%20Angir%20Eej_MGLClub.asf

(本系列小說內容純屬虛構,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Vanessa忸怩作態、欲迎還休地往大床上側躺過去,雪白的一雙玉腿曲膝巧妙地交疊遮掩重要部位,兩眼狐媚地拋向劉清明;劉清明迅速移動身軀往她身旁靠近,左手順勢從後面環抱住Vanessa的前胸,輕輕撫摸她雪白粉嫩的雙峰;Vanessa開始低聲呻吟,時而短促、時而吚嗚長鳴。
隨著Vanessa放浪高低起伏的呻吟律動聲響,劉清明充脹的身軀,在連續前後衝撞動作下,迅速找到宣泄的出口。
『哥哥啊,你好激動哦!差一點嚇到人家了。』Vanessa熟稔地取下套子故意在他面前晃動殘留的乳白液體,好像在向他展示今晚的戰利品般。
劉清明則像洩了氣的皮球般地躺在床上閉起眼睛休息。
『去泡個熱水澡吧!好不好?』Vanessa緊捱靠著躺在他身旁,右手纖指上下來回輕輕撫摸他寬厚的胸膛。

Vanessa挽起長髮,拉著劉清明,起身走向圓弧型按摩浴池;熱氣及滿池泡沫讓周遭變得更加迷濛與虛幻。
劉清明與Vanessa兩人一同躺臥在浴池裡享受這片刻的寧靜。直到Vanessa開口打破沉默。
『今晚,你還滿意嗎?』
劉清明兩眼無神望著天花板發呆,沉默無語。
『想家了?』Vanessa刻意緊靠劉清明兩腿中間坐下,上半身斜躺倚在他身上,『還是老婆管得嚴呀?』
『沒有啦。』他自然地用手臂支撐起她的上身。
眼前卸下濃妝的Vanessa竟是如此年輕秀麗,就像自己的太太秀玉十幾年前的模樣。
『不過是一個晚上而已,等一下就讓你回家了嘛!』
『哦!』
『你這麼年輕就當上這麼大公司的部門主管,真了不起呢!』
『運氣啦!』
『真的?我才不信!』
『人生中有很多事都是決定在機運,我們都只是別人手中的一粒棋子而已。』劉清明伸手取下浴池旁的紅酒杯啜飲一口。
『是嗎?你講話真有意思,還帶一點點禪意!』Vanessa從他手中接過同一杯酒也啜飲一小口,舌尖故意在朱唇之間左右輕吐游移,嘴角泛滿媚惑笑意。
『人生就像過了界河的卒子,只能前進,不可以回頭的。』
『嗯!』
『每顆棋子都要按照遊戲規則走完人生的棋盤,往往半點由不得你。』
『沒錯,你這樣講我就懂了,其實,像我們也是一樣。』
『是嗎?妳們也要靠機運嗎?』
『那當然!如果不是靠機運,今晚怎麼會有你這位長得這麼帥的貴客躺在
這裡呀?』Vanessa移動身子,面對面跨坐到劉清明腰際,兩隻手開始揉捏按摩起他的肩頸,堅挺雙峰盡情地於他面前自然晃動。
劉清明剛才捻熄片刻的意念頓時默默悶燒。
Vanessa並非全然不知,她只管暫時不動聲色,兩股之間卻緩慢有序地在他的腰間來回磨蹭。
『說說看!大帥哥,今晚我是不是很幸運啊?』Vanessa聲音尖細、眼神充滿挑逗。
劉清明自然曲弓起雙膝,藏在水中的雙手捧起她圓渾的翹臀。
『還要嗎?』她緊貼劉清明耳際,『這次,可不可以不要套子?我今天很安全的。』她同時不斷蠕動自己臀腰再次試探劉清明的敏感神經。
劉清明一翻身,抱起Vanessa,顧不得兩人溼淋淋的胴體,將Vanessa往床上輕拋。
緊接著,兩人再度陷入翻雲覆雨,直到Vanessa泛滿紅暈、忍俊不住不停的長鳴顫抖!

離開套房時大約已接近午夜。在一個好像休息區的地方,又看到大正建設的葉副總與徐副理出現。

『Vanessa真是利害,劉經理也不簡單喔!』葉副總話中有話地起身相迎。
『真讓你們破費了!』
『那兒的話呀!要不是您肯賞光,我們也沒這個機會,往後還要大家多幫忙吶!』
『當然,當然!』劉清明低頭笑著說話,『我才要大正建設多幫忙吶!』
『哈!哈!哈!』劉清明說畢,三人六目面面相覷,同時哈哈大笑起來。
『哦,對了!剛剛利經理及涂經理已先行離開,門口他們也已經幫您安排好車子,車資已先買完單。』徐副理叫服務生端來一杯溫熱的茶水給劉清明。
『那今晚就再謝謝你們了呢!』
劉清明一起身,等在一旁的服務生,立刻撐開西裝外套幫劉清明穿上。

好像只是參加一場單純的宴會應酬,但回到家裡已是凌晨半夜一點,劉清明的父母及兩名子女早就上床就寢。迅速沖洗後,他躡手躡腳地躺到太太李秀玉身旁,生怕驚醒她。
『怎麼這麼晚才回家呀?』李秀玉兩眼朦朧看得出充塞睡意。
『哦,是王副總請一些客戶吃飯,要我及利經理作陪。他們說明天是假日,大家才多喝兩杯。』
『趕快睡吧!我記得你還答應孩子明天早上陪他們到公園打球呢!』
『哦!好。』
透過昏暗氤紅的夜燈,劉清明看到李秀玉清秀的臉龐上,對他仍堆滿天真詳和的笑意;不知是起於對李秀玉的內疚心理,或是仍沉醉於Vanessa放縱的情慾世界,對於第一次的出軌行為,劉清明徹夜輾轉反覆,竟致難以成眠!

(待續------)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