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撐奇美電兩千四百億債  

新新聞 2012/02/09

 

前兩年,企業還高唱「哥哥爸爸真偉大」,然而有兩大富爸爸的奇美電,卻在鴻海不願意背書聯貸、與鴻海與奇美兩大股東不願意增資下,落得紓困的下場,且規模大到改寫紓困案紀錄。 

 

 

【文/黃琴雅】

 

 

(圖片提供/新新聞)

 

 

弔詭的是,奇美電要接受銀行紓困的消息一出,股價馬上以「利多」回應,從 一月十七日 的十二元多一路漲到十六元,與過去企業紓困案一旦宣布,都以跌停作收比較,奇美電一案確實相當「特殊」。

 

祇是,在經濟部的包裝下,奇美電美其名是進行「債權債務協商」,但看在銀行團眼中,「分明就是紓困案」,而且這是台灣有史以來最大的企業紓困案,總負債金額高達二千四百億元,即使拿去年所有銀行的整體獲利二千億元,還不夠繳清奇美電單一家企業的借款總額。

 

有些銀行團成員頗為不滿地說,「這麼大的紓困案,為何要用密件,還要求保密一年,我們都是上市公司,有股東要交代,萬一股東不滿,對銀行提告,銀行還要吃上官司,政府的做法是要置銀行業於何地?這分明是政治力干預。」「難道,這是對賣力助選的郭台銘所進行的『謝票』行動嗎?」

 

奇美電資金缺口之大,也讓外資券商充滿疑慮,紛紛對台灣銀行業降評,銀行業不僅要承擔債務風險,還要被降投資評等,承受股價下跌的壓力。惠譽信評副總經理李信佳就坦承,奇美電貸款幾乎集中在大的行庫上,使得這些行庫面臨財務與獲利的減損,可能導致信用評等被調降,「銀行業背負政府給他們拯救的責任,又要兼顧股東獲利,兩者是互相衝突的。」銀行壓力之大可見一斑。

 

在政府的壓力下,許多銀行不得不接受。目前銀行團初步的共識是,今年與明年到期本金,展延還款期限為三年,分別在二一五年與二一六年後到期,並且加碼一%利息,其中,今年要到期的七五億元,將從今年起,分一五%、三%、三五%、二五%逐年攤還,明年到期的七五億元,則另外協商。而奇美電必須遵守三年內要增資四百億元、奇美電董事長要在三月底選出的條件,預計在各銀行通過董事會決議後,這項紓困案就會開始實施。

 

富爸爸不增資 銀行怨聲載道

 

放眼台灣上市櫃公司,沒有一家企業擁有像奇美電如此雄厚的背景,有兩個富爸爸當後盾:一位是曾經當過台灣首富的鴻海董事長郭台銘;一位是奇美實業董事長許文龍,這兩位身價即使沒有千億,也有百億,是身處台灣金字塔最頂端一%的有錢人,但他們的公司負債為何會淪為要銀行集體來紓困呢?

 

原因出在這兩大股東的理念不合。二年三月,鴻海旗下的群創與奇美電正式合併,原本是一樁台灣面板廠大整合的美事,卻因為持股一一%的鴻海集團與持股一七%的奇美實業兩大股東,對公司營運有不同的意見,過去群創的利基是小尺寸的面板組裝,而奇美著重於大尺寸電視面板生產,加上兩者對於西進大陸的策略又有不同想法,私底下暗中較勁許久,而鴻海取得相對優勢的主導權,但真正引爆雙方爭端的是奇美電聯貸案破局。

 

面對韓國大廠的競爭,台灣面板業已淪為「慘業」,經營陷入困境,去年奇美電為了增強財務結構,提出八百億元聯貸案申請,但一路被銀行從六百億元砍到四百億元,高齡七十多歲的奇美電前董事長廖錦祥,為了聯貸案跑了一整年的銀行,卻在去年九月底一夜之間失聰,被醫生判定為耳中風,還併發肺炎住院多日,一度掛著點滴到台北跑聯貸案,最後卻因為郭台銘不願意背書,某些官股行庫也有意見,導致聯貸案談不成,廖錦祥也在去年十二月初閃電請辭,回家休養。

 

借不到錢的奇美電,眼看著今年一月就有一筆五十億元的聯貸案即將到期,儘管奇美電的帳上現金六一億元,根本無法負擔今年即將到期的七五億元現金,祇好請求經濟部協助,所以台銀選擇在最敏感的時間點進行協商,是不得不的做法。

 

但看在銀行團經營者的眼裡,多數都頗為不滿,「奇美電兩大股東不合,憑什麼要銀行,甚至全民埋單?為什麼銀行要紓困這兩大有錢人呢?」有銀行團成員說。站在銀行的立場,企業最佳充實財務結構的做法是,大股東先拿出錢來增資,而不是一直跟銀行借錢,加上奇美電每股淨值還有二九六六元(一一年第三季),根本未達紓困標準,怎會現在就要銀行救?

 

政府出手挽救 不能祇是給錢

 

DRAM廠比面板還艱困,但南亞科與華亞科的富爸爸台塑集團就有Guts(膽識)!都是自己不斷拿錢出來增資,何況奇美電還有兩位富爸爸!」一位分析師如此說。

 

然而,製造業起家的大股東許文龍早就想退出科技事業,才會將奇美電交給鴻海的群創經營,因此不可能再掏錢出來增資,而郭台銘的鴻海最近也自顧不暇。

 

有「獵豹財務長」之稱的部落客分析師郭恭克,長期觀察鴻海與奇美電財報,他分析鴻海的負債比逐年拉高,去年至六七%,自有現金也不斷流失,自身壓力頗大;再者,奇美電的現金流也呈負數,增資對股東而言,無異是「錢坑」,股東自然不想再當呆頭鵝,所以奇美電的難題祇好丟給銀行。但郭恭克認為,展延本金也無法解決奇美電的長期營運困境。他建議,投資人應避開鴻海與奇美電。

 

「政府的角色不應祇是提供資金,而是要介入經營。」李信佳認為,銀行祇是資金的提供者,屬於被動的角色,且奇美電合併報表的借款已經占放款銀行的一四四%,逼近《銀行法》規定的單一企業占放款總額一五%的上限,未來可以融資的金額相當有限,政府不應把責任放在銀行身上,而是要更積極主導,協助大股東找出新的策略或是合作夥伴,將奇美電的資產活化,才是奇美電的出路。

 

產業結構失衡 還有下一個奇美電

 

李信佳以美國於八年金融海嘯後,拯救GM(通用汽車)、克萊斯勒汽車為例,美國政府強勢介入,指派有能力的人進去重整,讓一度瀕臨破產的汽車產業得以起死回生。美國的案例,就是告訴台灣政府,除提供經營環境,還要找來更強投資人,協助改善營運模式,而不是祇單靠銀行一直提供資金,這樣並無法救活奇美電。

 

奇美電的紓困案,透露出台灣金融業的窘境。一位銀行業者表示,台灣產業結構長期向科技業與製造業傾斜,金融業不斷萎縮,導致有市值上兆的國際級大企業,卻祇有市值千億的本土銀行,一旦大企業出事,卻都要銀行盡「社會責任」,但台灣銀行業哪撐得起高達千億放款的大企業?導致最終爛攤子要全民埋單,況且,「奇美電計畫移廠到巴西,政府如此出手相挺,結果還是產業外移,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面對不得不接受的紓困案,銀行團有成員建議,政府應該有類似匯豐銀行介入東隆五金重整的做法,不是要鴻海放棄主導權,就是要讓銀行團有認股權益,否則撐起了奇美電,銀行團卻祇有壞處,沒有好處,銀行的股東成了冤大頭。

 

曾幾何時,企業還流行高唱「哥哥爸爸真偉大」,尤其是鴻海,祇要被點名鴻海要入股,股價就會應聲大漲;如今,即使有兩位富爸爸撐著,奇美電還是落得爹不疼、娘不愛的下場,台灣產業的窘境,絕不是祇靠銀行資金就可以解決,當政者若不正視結構問題,恐怕奇美電不會是單一個案而已,誰也不知道下一個奇美電何時會冒出來!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301期】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