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點及短評:

QE2除大量增加流動性,激勵股市上揚外,對實體經濟的改善效果並不明顯。近日出爐的數據顯示,第一季美國經濟成長率僅1.9%,遠低於去年第四季的3.1%;5月失業率走高至9.1%,消費者信心指數則是去年11月以來最低,採購經理人指數亦跌到一年半低點。美國房市更毫無起色,首季房價較前季大跌4.2%,顯現房市二次衰退之虞。

不僅復甦動能不見蹤影,聯準會擔憂的通縮卻被通膨壓力取而代之。5月美國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達3.6%,是三年來最高,核心物價漲幅1.5%,亦逼近聯準會2%的警戒線,美國經濟陷入停滯性通膨的風險正大幅升高。此外,QE2經由美元的國際地位向全球釋放流動性,大量游資推高石油及商品價格,加大全球通膨壓力;湧向新興市場的熱錢,則引發資產泡沫化風險,甚且掀起各國匯率戰爭,讓全球飽受其害。以鄰為壑的量化寬鬆早成眾矢之的。

聯準會已明言,將維持現行資產負債表規模(約2.4兆美元)及0~0.25%的極低利率水準一段時間。這項宣示看似老調重彈,但在QE2即將退場之際,卻釋出兩大關鍵訊息,一是總流動性不會縮水,一是超低利率短期不會改變。前者代表到期債券贖回的資金將循環運用,而其再投入的時間及數量即有很大調控空間;後者即是調控的目標。去年11月以來,近七成美國公債是由聯準會吸收,促使市場認為,在QE2結束後,債市的巨大需求缺口將推升公債殖利率,超低利率的維持並不容易。」


1.QE2貨幣量化寬鬆政策雖將如期退場,但美國聯準會並無將寬鬆幣政策轉向的本錢,聯準會仍將極力維持低利率、高流動性的貨幣寬鬆環境。

2.美國聯準會停止增購公債,是否將衝擊下半年美國公債市場,並導致長期公債殖利率向上彈升,進而影響聯準會追求長期利率維持低檔的政策目標。

3.若聯準會推出其他供應高流動性信用資金之政策工具,無異在QE2退場後之「換湯不換藥」作法,則全球熱錢流竄的現況就不會改變,全球通膨壓力將進一步向上推高。

4.美國總體經濟指標若持續偏弱,但通膨數據卻因美國貨幣寬鬆政策的延續而更加惡化,則全球總體經濟陷入停摯性通膨的危機就會提高,全球經濟將被迫提前進入另一次收縮循環,也將引動全球資產價格大幅下修的火種。



《經濟日報社論》

QE2退場,QE3進場?

美國聯準會二次量化寬鬆措施(QE2)將於6月30日如期結束,上周三聯準會在決策例會後聲明中表示,將再維持目前的低利率水準一段時間,並下修今、明兩年美國經濟成長率預測值。QE2效果不彰,讓聯準會威信大受打擊,但也有很多人擔心,復甦乏力的美國經濟,一旦少了量化寬鬆政策加持,又面臨通膨壓力升高,很可能陷入停滯性通膨的困局。因此,不少人期待聯準會持續量化寬鬆,連債券天王葛洛斯都改變看法,認為聯準會可能會在8月暗示推出第三次量化寬鬆(QE3)。

從去年11月迄今,聯準會動用6,000億美元購入美國政府債券,所持理由是防止美國陷入通縮,並刺激經濟、增加就業;聯準會更認為此舉有助於推升資產價格,恢復金融市場信貸功能。然而,QE2除大量增加流動性,激勵股市上揚外,對實體經濟的改善效果並不明顯。近日出爐的數據顯示,第一季美國經濟成長率僅1.9%,遠低於去年第四季的3.1%;5月失業率走高至9.1%,消費者信心指數則是去年11月以來最低,採購經理人指數亦跌到一年半低點。美國房市更毫無起色,首季房價較前季大跌4.2%,顯現房市二次衰退之虞。

不僅復甦動能不見蹤影,聯準會擔憂的通縮卻被通膨壓力取而代之。5月美國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達3.6%,是三年來最高,核心物價漲幅1.5%,亦逼近聯準會2%的警戒線,美國經濟陷入停滯性通膨的風險正大幅升高。此外,QE2經由美元的國際地位向全球釋放流動性,大量游資推高石油及商品價格,加大全球通膨壓力;湧向新興市場的熱錢,則引發資產泡沫化風險,甚且掀起各國匯率戰爭,讓全球飽受其害。以鄰為壑的量化寬鬆早成眾矢之的。

QE2的失靈,證明了一味使用貨幣政策而無其他實質刺激經濟的配套措施,產生不了什麼效果,甚至還有嚴重的後遺症。因而在當前情勢下,聯準會推出QE3的可能性甚低,但鑑於美國經濟疲弱不振,聯準會對貨幣政策的轉向仍戒慎恐懼。準此,儘管QE2將如期退場,但在聯準會思考下一步行動之前,如何運用QE2的退場過程,包括時間、力度及政策順序等,以更頻繁、更精細的操作調節流動性,讓寬鬆政策的效果點燃經濟自我成長的引擎,恐怕是聯準會更具急迫性的挑戰。

聯準會已明言,將維持現行資產負債表規模(約2.4兆美元)及0~0.25%的極低利率水準一段時間。這項宣示看似老調重彈,但在QE2即將退場之際,卻釋出兩大關鍵訊息,一是總流動性不會縮水,一是超低利率短期不會改變。前者代表到期債券贖回的資金將循環運用,而其再投入的時間及數量即有很大調控空間;後者即是調控的目標。

然而,去年11月以來,近七成美國公債是由聯準會吸收,促使市場認為,在QE2結束後,債市的巨大需求缺口將推升公債殖利率,超低利率的維持並不容易,即使不採用數量型的量化寬鬆,也勢必改採價格型的貨幣政策,例如限制長期公債利率水準等,因而政策工具的運用順序也關乎QE2的退場效應。更重要的是,聯準會主席柏南克已公開表示,如果美國經濟成長減緩到一定程度,聯準會還有其他工具,暗示不會坐視美國經濟的惡化。

QE2失靈的另一政策效應,是讓凱因斯學派擴大政府支出的主張再次浮上檯面,但美國國債高達14.3兆美元,已達舉債法定上限,歐巴馬政府正為提高舉債上限以避免債務違約和國會周旋,未來要持續擴大政府支出恐力有未逮。美國經濟似正陷入無計可施的窘境,後續發展的變數愈來愈多,對全球經濟的影響令人憂慮;本周中央銀行的理監事會將如何應變,將至為關鍵。

【2011/06/27 經濟日報】


→如你/妳看完這篇文章後,覺得是篇好文的話,麻煩你/妳在右下方按一下「推」哦!
 你/妳的一個小動作,都是鼓勵版主創作的動力哦!


★點選以下圖片即可訂購去~

 

 

       

鉅豐烈豹財經網  鉅豐烈豹財經網 鉅豐烈豹財經網
 鉅豐烈豹財經網  鉅豐烈豹財經網 鉅豐烈豹財經網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