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舊金山藝術中心











柏南克有難言之隱?克魯曼抱不平
 

克魯曼說,柏南克的講話一如他前一天預測,了無新意,亦即不會提出任何大幅降低美國失業率或大力推助美國經濟成長的辦法,而所以不提,往小處看,是由於聯準會內部分歧,更重要的是外來的政治恫嚇:柏南克如果對症下藥,大則會被某些勢力指為叛國,小則人身安全難測。

克魯曼話說從頭。2000年,柏南克為經濟深陷泥淖的日本借箸代籌,建議日本政府在公開市場購買長期公債來壓低利率和企業借貸成本,同時宣布接近零的短期利率,並延長期限。

這類非傳統的刺激能將通貨膨漲控制在3%到4%範圍內,政策持續數年,將能促進企業融資,鼓勵民眾投資消費,為經濟注入活水。

柏南克開給日本的這帖藥,有助降低日圓匯率並增加出口,適用於美國當前困境。

克魯曼說,聯準會去年的確擬定購買長期債務的政策,就是一般通稱的「量化寬鬆」,但遭到極大的政治反彈,反擊的高潮是德州州長培瑞前兩周加入共和黨總統參選行列時,天天對媒體放話,指2012年總統大選前的任何進一步貨幣寬鬆都「簡直是叛國」,柏南克如果這麼做,個人後果嚴重,「他要是來我們德州,我們對付他的手段會很難看」。

克魯曼說,想像一下聯準會真的為美國實施柏南克2000年那帖日本藥方,一場政治風暴可以預測。

「美國政治對立弄跛了財政政策,聯邦政府不圖創造工作,反而縮手無為,自己變成生產和就業的累贅。」

 

 

克魯曼
歐新社

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主席柏南克在26日的關鍵演說裡表示,聯準會手中有刺激經濟的工具,只是暫時不用。他沒有說是哪些工具,也沒有深入明說為什麼不用。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克魯曼在他的《紐約時報》專欄裡細說其故,兼抱不平。

「柏南克如果對症下藥,大則會被某些勢力指為叛國,小則人身安全難測。」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