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由Samlucky原創並分享,特此致謝!










克魯曼專欄/安倍啟示錄—向陳腐教條說「不」

過去3年,儘管失業率居高不下,先進國家的經濟政策因為一種令人沮喪的傳統教條當道而處於癱瘓狀態,創造就業的具體構想都被「後果嚴重」的警告擋下來。「非常嚴肅的人士」說,如果我們擴大開支,債券市場一定會懲罰我們;如果我們印更多鈔票,通膨將上升。我們不應該有任何作為,因為已無任何可為的餘地。進一步撙節是唯一的例外;我們必將因為持續撙節而獲得回報。

然而一個大國似乎已經反其道而行。它是日本。

在日本,政府更替頻繁,然而局面似乎不變。新任首相安倍晉三曾經擔任該職,其所屬政黨自民黨重新執政被解讀為曾經長年治理不當的「恐龍」去而復返。此外,揹負龐大政府債務及人口老化嚴重的日本,轉寰空間似乎小於其他先進國家。

安倍不僅矢言終結日本長期處於經濟停滯的狀態,而且已經採取傳統教條戒之再三的具體措施。初步跡象顯示,進展良好。

以下是部分背景說明。早在2008年的金融海嘯導致美國與歐洲陷入嚴重且持續性的經濟衰退之前,日本即已預演經濟停滯。股市與房市泡沫導致日本停入衰退時,主政者的反應力道不足、慢半拍,而且前後矛盾。

確切而言,日本政府編列可觀的公共工程支出,卻因為擔心債務的問題而總是在復甦明確可見之前縮手。至1990年代末,持續性的通縮已成定局。2000年代初,日本銀行(央行)為了對抗通縮而發行大量貨幣,卻同樣在局面改善的初步跡象出現時縮手,以致通縮從未消失。

儘管如此,日本從未面臨我們2008年之後所經歷的就業及人類災難。的確,由於我們的政策反應如此失當,我曾經說,曾經嚴厲譴責日本政策的美國經濟學者(包括聯準會主席柏南克和我)應該前往向日皇明仁道歉。畢竟我們做得更糟。

日本的經驗含有另一個教訓。擺脫長期衰退誠然不易,卻主要是因為很難說服決策者接受採取大膽行動的必要性所致。也就是說,問題主要在於政治與智識,而不是純經濟層面。因為採取具體行動所必須承擔的風險遠低於「非常嚴肅的人士」希望你所相信的程度。

尤其是說到所謂的債務與赤字風險。在美國,部分人士一再警告,我們必須立刻縮小開支,否則將步上希臘的後塵。然而未擁有個別貨幣的希臘不同於美國,而日本當然提供了一個更恰當的模式。悲觀論者不斷預言,日本終將出現財政危機,然而末日並未降臨。日本政府仍然可以低於1%的低利率長期舉債。

安倍強力要求日銀調高通膨目標,最近並公布另一套金額龐大的刺激方案。市場反應如何?

答案是,很好。市場原預期通縮會持續,如今已改持正面態度。然而政府的舉債成本未有任何改變。通膨幅度溫和的預期心理影響下,日本的財政前景已經大幅改善。日圓兌美元匯率誠然大貶,卻是好消息。日本出口商鼓掌叫好。

簡言之,安倍以不錯的效果取笑傳統教條。

如今,部分略知日本政界生態的人士警告我,不要以為安倍是好傢伙。他們說,他的外交政策很糟糕,贊成擴大開支與舊式的利益分贓比較有關係。

然而這一切無關宏旨。無論動機如何,安倍已經向一種不好的傳統教條說「不」。如果他成功,值得一記的結果可能即將出現:曾經身為停滯經濟先驅的日本最終可能為我們指出一條明路。

(作者Paul Krugman是紐約時報專欄作家/陳世欽譯)

【2013/01/15 經濟日報】@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