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社論:

匯率政策變比不變好

近來新台幣升值壓力強大,上周一度升至29.89元兌1美元,雖然中央銀行連日藉尾盤買匯勉力守住30元關卡的所謂「彭淮南防線」,但市場升值預期心理有增無減,央行長期執行的穩定匯率政策正備受挑戰。

多年以來,因為台灣經濟成長動能不足,央行一直採取抑低新台幣匯率的政策,藉以刺激出口,提升經濟成長率。民進黨執政八年期間,出口占國內生產毛額(GDP)比重從49.2%上升至70.7%,貿易出超對經濟成長的平均貢獻率高達65.2%;究其原因,央行低匯率政策當居首功。

今年台灣經濟成長率勁升,估計可達9.98%,雖然貿易出超貢獻率降至19.7%,國內需求包括投資及消費貢獻率提升至80.3%,但據主計處估算,若將國內投資及消費所需進口部分予以扣除,內需貢獻率則降至31.6%,出口貢獻仍高達68.4%。是以,央行堅持不讓新台幣匯率升值過速,以維持出口競爭力,可以理解,外界也應該給予肯定與支持。

然而,當前國內、外經濟及金融情勢丕變,央行要維持出口優先的匯率政策困難度愈來愈高,代價也愈來愈大。從國際面來看,金融海嘯後,全球經濟強弱易位,美元、歐元持續走弱,新興市場及亞洲各國貨幣持續走強,已是大勢所趨。尤其,美國、歐盟將貿易失衡矛頭指向中國大陸,人民幣長期升值趨勢無可避免。台灣和大陸經濟關係日趨緊密,弱勢新台幣轉為強勢新台幣是必然走向。

其次,美國聯準會(Fed)及歐洲央行(ECB)持續推動寬鬆政策,造成全球資金氾濫,並擴大亞洲等新興市場貨幣升值壓力及資產泡沫化風險。美國歐巴馬政府在期中選舉失利,聯準會須為歐巴馬尋求連任大力護盤,量化寬鬆政策勢必持續,龐大熱錢也將繼續湧入亞洲等新興市場炒匯、炒股及炒房。雖然央行與財政部已聯手圍堵及驅趕熱錢,但若央行仍死守新台幣匯率關卡,熱錢伺機進入台灣套取暴利的機會就愈大,金融市場恐難有寧日。

再從國內金融情勢觀察,長期來央行為抑低新台幣匯率而不斷進行調節買匯,外匯存底因而快速累積,過去兩年增加近1,000億美元,今年11月時已達3,792億美元,高居全球第四,占GDP比重高達92%,較外匯存底世界第一的中國大陸50%比重,高出將近一倍。如果央行為維持匯率穩定,讓外匯存底繼續快速累積,新台幣很可能步人民幣後塵,成為被施壓升值的對象,屆時的新台幣升值壓力將非央行所能掌控。

央行大量買匯釋出新台幣,也導致貨幣供給持續擴增,雖然央行藉大量發行可轉讓定期存單(NCD)等方式沖銷,但流動性過剩問題持續惡化,迄10月時廣義貨幣供給M2達30.5兆元,約為GDP的2.3倍,遠高於一般國家水準,甚至比大陸的1.8倍還要高。這等龐大的過剩流動性,在各種利多因素及預期心理交互影響下,不無可能引發通貨膨脹及資產價格的世紀大泡沫。這也是央行堅守匯率政策可能須付出的代價。

綜合上述各種可能變數,我們認為匯率政策改變要比不改變好。當然,短期內央行若放手讓新台幣升值,可能重擊出口產業,後遺症太大。但是,央行可以考慮落實動態平衡觀念,不再死守匯率關卡,儘量放大匯率波動區間,並視內外經濟情勢變化,進行動態調整。另外,央行貨幣政策也必須做一定程度的調整,以彰顯抑制資產泡沫的堅定決心,再配合必要的資金管制措施,才能緩和嚴峻的金融情勢,讓環伺四周的國際巨鱷無機可乘。果能如此,央行彭淮南「六A總裁」的美譽必可持續不墜。

【2010/12/23 經濟日報】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