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對2012全球經濟五大風險

再過五天就進入2012年,全球經濟歷經2011年的顛簸動盪,後遺症快速顯現,2012年的經濟風險更讓人惴惴不安。面對內外嚴酷的挑戰,台灣能否化危機為契機,是明年政府最大的考驗。

2012年全球經濟存在五大風險,歐債危機仍是頭號風險。今年,歐盟聯合國際貨幣基金(IMF)幾波救市措施及紓困方案,雖暫時穩住情勢,讓高債務國獲得喘息機會,但根本問題難以解決。歐元區整體債務過高,重建財政紀律是恢復市場信心的唯一途徑,但德、法主導的財政聯盟緩不濟急;歐盟峰會協議排除希臘以外國家由民間承擔債務的做法,亦讓紓困規模及難度大幅升高。歐洲央行近日表態不能無限制買債,讓市場信心更為脆弱。明年第一季是債務國還債高峰,也是金融市場對歐盟方案的第一道考驗,即使勉強通過,歐元區經濟持續疲弱,很可能觸發另一波危機。明年歐元區問題若看不到終極解決方案,必是難關重重,且關關難過。

第二,美國經濟仍有反轉風險。近月美國經濟溫和復甦,似為全球經濟帶來曙光,但此現象和全球熱錢回流美國,激勵金融市場及消費有關,應屬短期現象。況且,美歐金融及經濟關係極為緊密,歐元區動盪,美國亦難置身事外。前周美國聯準會(Fed)議息會議聲明雖指美國經濟溫和擴張,但強調將維持超低利息至2013年中,似已為美國經濟可能反轉留下伏筆。

第三,大陸經濟硬著陸風險升高。抗通膨及調控房市是今年大陸宏觀經濟政策的基調,但最近情勢明顯逆轉。大陸出口增長受歐美景氣衝擊大幅趨緩;包括投資與消費的內需,則因緊縮政策及房市、地方債及民間借貸三大泡沫瀕臨崩解,正由熱轉冷。內外需同步降溫,造成今年大陸經濟增長率逐季下滑,明年房地價格若全面崩解更將帶來巨大變數,「保八」甚至「保七」的壓力將與日俱增。北京已調整明年大陸宏觀經濟政策基調為「穩中求進」,「保增長」更提升為最優先的工作事項,充分反映大陸經濟硬著陸的巨大風險。

第四,全球經濟二次衰退的風險。美歐等已開發國家正陷入債務負擔沉重、金融體質虛弱、財政緊縮及高失業率的惡性循環;以大陸為首的新興市場則奮力掙扎,要和已開發國家經濟脫鉤。美、歐、大陸經濟負面走向的共伴效應,正推升全球經濟二次衰退的風險。IMF、聯合國及亞洲開發銀行均警告2012年全球經濟可能出現最壞狀況。

第五,政治風險將加深全球經濟危機。北韓、中東等地緣政治風險居高不下;各國經濟不振導致執政者垮台及政局不安的連鎖效應,更影響全球合作應對經濟危機的能力。

美、歐是台灣產品的最終市場,大陸和台灣經貿關係又極為緊密,若美、歐、大陸經濟同時熄火,對台灣經濟的衝擊可能更甚於二年多前的金融海嘯。根據亞洲開發銀行的最新研究報告,若歐債危機惡化,引發全球經濟危機,2012年台灣GDP(國內生產毛額)成長率預測值將從4.1%腰斬至2.0%;即使僅歐元區陷入經濟衰退,台灣GDP成長率亦將降至2.9%。

面對極為嚴峻情勢,台灣短期應對之策極為有限,從強化社會安全網,並擴大內需,穩住就業著手,降低出口減緩的衝擊,是較可行的對策。在中長期,全球經濟危機亦帶給台灣經濟全面轉型的契機,如果政府和民間能夠通力合作,全力改造企業體質,提升產業結構,讓台灣經濟成長能夠兼顧出口及內需,並與在地產業及在地就業緊密結合,增進經濟成長的幸福指數,則台灣仍可化危機為轉機,走出新的成長之路。

【2011/12/26 經濟日報】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