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豹心得》
1.過去台灣民眾因對國際金融商品投資不熟悉,加上管道受阻,使得一般大眾平日忙於工作之餘,對資金的有效運用缺乏國際化概念;但近年來,國內金融機構大力推廣財富管理業務,加上境外基金管理辦法等相關法令之頒行,使得國內民眾對近年國外金融商品趨之若鶩!

2.個人認為此次央行介入市場管理雙率是在發覺台幣貶值可能引起的負面效應,其事態嚴重性後,才積極介入市場管理;其過去一向偏向弱勢台幣之企圖也不會藉大幅拉升台幣而改變,台幣應於適當價位持穩(33元附近),再觀察後續市場變化來決定台幣升貶走向。

3.但由此次引起台幣大幅貶值之成因分析,台灣內部貨幣利率將因此調整而走揚已勢不可免。一般民眾過去長期飽嘗低利、低報酬之苦,境外金融商品於個人之資產配置中將日形重要,不會因台幣一時止貶而有所改變,因此,跨國貨幣利差將區於平衡,台幣利率有將不易見到2003年~~2006前後之相對低檔。

4.利率上揚對國內上市櫃公司中負債比率過高,或是其總資產報酬率(ROA)明顯低於其舉債成本者,將造成負面影響;其次,對利率敏感型產業也將受此影響。大家在做投資佈局時一定要詳研公司相關財務報表,才能因應此一情勢之變化。


《工商時報社論》
工商時報 2007.06.08 
由利差交易盛行看央行貨幣政策妥適性
工商社論

    國際間熱錢流竄,利差交易(carry trade)盛行,是近年國內外金融市場的熱門話題,也對各國央行貨幣政策形成重大挑戰。

    以日本為例,受到人口老化及泡沬經濟破滅影響,日本央行持續採零利率政策,以對抗嚴酷的通貨緊縮。同期間美國、歐洲及新興市場,經濟表現不錯,各國央行也傾向升息以穩定物價,遂造成可觀的「國際利率差距」。許多投資機構、避險基金乃至個別投資人,乃借入低利率日圓資金,轉投資高利率的美元或歐元、英鎊,及其它新興市場貨幣,並購買當地股票債券,賺取三%以上利差。過去五年這種跨貨幣「利差交易」,在股票、外匯及債券三個市場都明顯獲利。因為前幾年利差交易獲利可觀,現今引誘更多人「有樣學樣」,日圓匯價也難有起色。近日歐洲央行及紐西蘭央行決定再升息一碼,更強化前述「利差交易」優勢。台日情況類似,投機性資金移動規模將越來越大。

    在國際金融理論中,有所謂「未拋補利率平價說(uncovered interest rate parity)」,意指套利活動會引起跨國資金自由移動,最終本國利率將約略等於外國利率加外國幣升值率,減去持有外幣要求的通貨溢酬(currency premium,即持有外國幣要求額外的報酬以彌補風險)。若國際利率上升,本國利率通常也會上升,形成「國內外利率連動關係」。若日本及台灣的央行,基於國內經濟不振考慮,想要切斷此種利率連動性,刻意壓低本國匯率及利率,會造成本國資金外流,本國幣也因而貶值,形成「低利率與低幣值」局面。央行這種「雙低貨幣政策」在對抗通貨緊縮時無可厚非,但在物價上漲時,卻很可能助長通膨。另日本及台灣尚有特殊問題。其一是人口結構正快速老化,民眾必須加強儲蓄以因應養老所需;且企業又大量將生產基地外移,使廠商的國內投資活動大減,遂產生可觀的「超額儲蓄」,國內資金供過於求,利率欲振乏力。其二是,台日兩地民眾,過去的理財活動保守,國際化的程度很低,投資人要求的「通貨溢酬」偏高。許多存款人保守地持有「低利率定期存款」,把錢留在國內,這也是為央行執行「雙低貨幣政策」,提供有利外在條件。

    但目前情況明顯改變,許多存款人不願把錢放在低利存款帳戶「睡覺」。據報導,因新台幣利率及匯價長期偏低,國內定儲戶大撤資,銀行體系定儲去年九月約新台幣六.八五八兆,今年四月降至六.七七兆,連續七個月減少。另據央行發布國際收支統計,去年台灣對外證券投資(含股票、債券等)達四四一億美元,今年第一季也超過一百億美元。最近海外基金賣到「缺貨」,主管機關甚至暫緩核准新的海外基金募集,央行也公開勸說投資機構及投資人多買國內股票,目的就是要減緩國內資金外流,一方面提振國內股市,一方面降低新台幣貶值壓力。

    現今不但是擁有大量資金的保險公司投信公司、勞保勞退基金,以投資海外方式進行「利差交易」,甚至央行本身也大舉從事利差交易。迄今年三月底止央行持有國外資產,總額達九兆新台幣,其平均收益率估計在五%以上。而央行的負債項目,通貨發行通額約一兆,不必付利息;央行收受準備性存款,部分不付利息,部分付很低利息。另央行執行沖銷操作,今年三月底止發行的定存單達三.六兆,央行收受郵匯局轉存款一.五兆,此二者支付的利息僅約二%。也就是央行總資產與總負債兩者間利差約三%,以九兆國外資產計,央行一年利差收入達二千七百億台幣。現今我國央行盈餘,遠遠超過我國所有金融機構(除央行外)總盈餘,此在國際間極罕見。近年央行一年繳庫盈餘逾一千五百億,獲利來源即是利差。過去四年美國聯準會升息約四%,我國央行雖十餘次調升貼放利率,但攸關市場利率走向的「央行定存單利率」升幅不到一%,這是台美利差擴大根本原因,也是國內銀行存放利差一再縮小主因。

    綜上所述,我們認為央行「雙低貨幣政策」實有改弦更張必要。近期央行為抑制新台幣貶值,大量賣出外匯,收回鉅額準備金,使金融業同拆利率回升至三%水準,值得肯定。過去幾年我們一再發表社論呼籲,央行外匯存底並非「多多益善」,央行升息不能「說一套、做一套」,必須同步調升沖銷操作利率,可惜言者諄諄,聽者藐藐。期望央行打擊利差交易,應由自身做起,為有效抑制通膨壓力,須將匯率穩定在一美元對三十三新台幣價位,央行定存單及金融拆款利率提升至三%水準。本月底央行理監事會,應就這些議題充分討論,形成合宜決策。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