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金山金門大橋







先進經濟體 二度衰退風險升高
2011/06/23
【廖玉玲編譯】

 

儘管今年全球經濟遭受一連串發生低獲利、高衝擊的事件打擊,但金融市場依然開心地上漲,直到一個月前左右才開始改觀。今年以食物、原油和商品價格上漲開始,燃起高通膨憂慮。接著中東出現大規模示威暴動,油價一飛沖天。然後是日本強震,重創其經濟和全球供應鏈。後來希臘、愛爾蘭和葡萄牙退出信用市場,要求國際貨幣基金(IMF)和歐盟紓困。

 

但事情還沒結束。雖然希臘一年前已獲紓困,但如今看來A計畫顯然已失敗;希臘將需要另一套官方紓困案,或找民間債權人幫忙;歐洲決策者正為民間參與的問題激辯。

 

對美國財政赤字的疑慮,也演變成醜陋的政治鬥爭,差點讓政府關門。在美國「舉債上限」的問題上,也正醞釀類似的狀況。如果問題沒解決,美國公共債務將冒「技術性」違約的風險。

 

直到最近,市場似乎才開始正視這些震撼。在此之前,除了日本地震與中東局勢動盪帶來的恐慌,導致市場回檔外,其他時間市場仍繼續向上。但自從4月底以來,全球股市開始出現較持續的修正,主要是投資人擔心,美國和全球經濟成長可能大幅減緩。

 

美國、英國、歐元區周邊國家、日本、甚至新興市場經濟體的數據,都在暗示全球經濟有些部分-尤其是已開發經濟體,就算沒有陷入二度衰退,或許也已停滯。全球風險規避增加,因為希臘問題「延展和假裝」或是「延後和禱告」的選項愈來愈不可取,失序的結果愈來愈可能出現。

 

樂觀者認為,全球經濟只是暫時疲軟。企業和消費者以「暫時」減緩消費、資本支出和創造就業機會等方式,回應今年的震撼事件。只要問題不再惡化,信心和成長到下半年就會恢復,股市會止跌回升。

 

但有許多理由相信,我們正走在持續向下的一段下坡路上。首先,歐元區周邊國家的問題,有部分是無法償債,而非沒有流動性:鉅額且不斷攀升的公共和民間赤字與債務、需要清理和調整資本的金融體系、大量流失的競爭力、缺少成長的經濟、以及不斷上升的失業率。我們已不可能再堅持希臘、愛爾蘭和葡萄牙的公共與/或民間債務不需要重整。

 

其次,減緩美國經濟成長的因素由來已久,包括民間和公共部門緩慢但持續的去槓桿化、油價居高不下、就業市場疲軟、房市再陷衰退、地方和州政府財政問題嚴重、聯邦政府因赤字和債務負擔無以為繼。

 

第三,過去幾季來,英國經濟成長幾乎原地不動,實施撙節措施時又碰上通膨增溫,導致英國央行無法祭出寬鬆貨幣政策;通膨甚至可能迫使央行秋天前要升息。而日本已因地震重返衰退。

 

這些經濟體成長速度疲弱、低於平均趨勢,因為去槓桿化的過程需要縮減公共和民間支出,以提高儲蓄率、減少債務。如今,已開發經濟體今年除了要面對的一連串「黑天鵝」事,大多已經或者很快就要移除貨幣和財政刺激措施。

 

如果現在的狀況確實是比一時的疲軟還糟,那麼市場會繼續修正,進而削弱經濟成長力道,因為股市下跌對財富的負面效應,會減少民間支出。2007到2010年間,股市只要出現利空、市場下挫,各國政府就會祭出更多政策行動因應,但這回決策者已彈盡援絕,恐怕無法再啟動更多資產再膨脹,刺激實體經濟。

 

這種缺少政策子彈的情況,已反映在實施某種形式撙節措施的多數先進經濟體。公共債務已重,許多國家也瀕臨危險,因此政府透過更多紓困、擔保和限制問題資產的方式,支撐銀行體系的能力大幅受限。貨幣主管單位可能不會再實施新一波所謂「量化寬鬆」政策,因為在多數先進經濟體內,通膨正逐漸增溫。

 

如果全球最新的經濟數據是反映出更嚴重的問題,加上市場和經濟持續走低,決策者可能會發現自己毫無招架之力。如果真是如此,許多先進經濟體成長速度變慢或直接陷入二度衰退的風險,將急遽升高。

 

(作者Nouriel Roubini是Project Syndicate專欄作家,現為紐約大學經濟學教授、有「末日博士」之稱)


    全站熱搜

    tigercsia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